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由血腥堆积起来的义大利解放纪念日

在义大利,4月25日的解放纪念日(Anniversario della Liberazione)纪念的是七十五年前1945年的同一天,以共产党人组成的“加里波底旅”(Brigate Garibaldi)为主的游击队,打倒纳粹扶植的傀儡政权并解放米兰的日子。每个城市解放的日子不同,例如威尼斯则要等到三天后的4月28日。

不过在威尼斯解放的同一天,米兰发生了义大利近代史上更重要的事件:墨索里尼与其情人Claretta Petacci、几位法西斯首领遭到处死,尸体被倒吊在Loreto广场(Piazzale Loreto)上示众。

4月25日游击队解放米兰的同时,墨索里尼出逃。而“北义大利全国解放委员会”(CLNAI)则以类似临时政府的角色,在米兰做成多项决议,其中最重要的是法西斯领导者必须处死。


以共产党人组成的“加里波底旅”(Brigate Garibaldi)为主的游击队在1945年4月25日在帕维亚(Pavia)城。(图:维基百科)

**临时政府决定处死法西斯领导班子**

经过两天逃亡,墨索里尼在Como湖畔的小城Dongo被捕,由游击队送至附近的Villa Belmonte关押。关于处决墨索里尼过程的各种说法中,有为了避免附近法西斯馀党劫囚的理由(墨索里尼在1943年7月被罢黜而受囚禁时确实曾被纳粹救走,另外成立傀儡政府“义大利社会共和国”),有以临时法庭已审判完毕的理由(但多数人的口述纪录里审判从来不存在),但总之4月28日下午4点10分,墨索里尼与其情人Claretta Petacci,在Villa Belmonte里被游击队直接处决。

但他们的尸体该如何处置?没有一个游击队员会忘记八个月前的1944年8月10日,发生在米兰Loreto广场的惨案。惨案发生的两天前,占领北义的纳粹军用卡车在Loreto广场附近的Abruzzi大道(Viale Abruzzi)遭到炸弹攻击,虽然连军车司机都没死,死的六个人反而都是路过的义大利人,纳粹占领军仍然报复式地枪决了监狱里十五名被俘虏的游击队员,并在8月10日早上六点将遗体杂乱地堆放在Loreto广场一角示众,在太阳曝晒下直到晚上八点。

**血债将被血还 墨索里尼料到自己的下场**

纳粹军人甚至禁止死者的亲友致意。围观的路人虽然愤怒,没人敢有任何进一步的动作。游击队员Don Giovanni Barbareschi前往寻求米兰教区总主教的协助,希望他到场为死者祈福,但总主教却要求他自行前往。于是,Barbareschi自己到了现场,冒险地整理了死者的遗体,试图从他们口袋中找出任何遗留给家属的字句。随后他也为死者进行了慰灵仪式。三天后,米兰教区总主教任命他为神父。他后来回顾这段历史时说,当他在广场上向死者下跪致意时,发现所有围观的人都跟著跪下了。

当时由纳粹扶植组成傀儡政权的墨索里尼曾说,我们会因为Loreto广场的血案付出惨痛的代价。他真了解义大利人,仅仅过了八个月,在他和情人Claretta与党羽被处决后,代价来了。


墨索里尼在朱利诺被枪决的地点。图:维基百科

游击队将他们的尸体运送至Loreto广场。路人踢尸体、吐口水,甚至在上面撒尿(如同后来很多人想对 ooo 和 xxx 和 yyy 以及 zzz 的尸体做的那样)。期间也陆续有法西斯党羽被运送至广场,在众目睽睽下枪决。

**吊挂墨索里尼示众的广场 如今已成速食店**

接著游击队决定,把尸体倒吊在广场旁加油站的横梁上示众。八个月前为游击队死者进行慰灵的Barbareschi,此时以神父的身份再次回到广场,对墨索里尼和他的情人、他的法西斯党羽慰灵。

整整七十五年后的今天,Loreto广场已经完完全全找不到任何这个历史事件的痕迹。只能在转角的BPM银行的柱子上,看见一些刚被撕去的抗议团体文宣。

BPM银行靠Loreto地铁站的出口,是被纳粹处决的游击队员遗体堆放的位置。而倒吊墨索里尼尸体的加油站?现在是一间麦当劳。根据旧照片的各种角度判断,墨索里尼应该是挂在McDonald’s的"d’s"再高一点,大概是二楼靠窗座位的那个位置。


在转角的BPM银行的柱子上,只看见一些刚被撕去的抗议团体文宣,已找不到75年前的历史痕迹了。图:饶祐嘉摄

墨索里尼应该是枪决后被吊挂在McDonald's的"d's"再高一点,大概是二楼靠窗座位的那个位置。图:饶祐嘉摄

作者》**饶祐嘉** 威尼斯建筑大学建筑学博士生,媒体驻欧特约撰述,现居义大利。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