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疫情下,女性更脆弱

(德国之声中文网)新冠疫情危机不是没有小乐趣。对法国人莱布莱弗(Audrey Lebeau-Live)来说,其中之一就是按下她工作视讯会议的静音键,她可以去洗漱,再用一只耳朵听着女儿在隔壁房间做视频报告。如果一切顺利,她还可以去洗衣服。

法国3月中旬开始实施封城措施,学校停课。莱布莱弗跟很多家长一样,要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孩子,她在电话中说:“你有一种永远做不完的感觉,永远无法应付一切。”

她和丈夫一直都是分担家务,现在却要处理额外的任务,比如疫情前大家都在食堂吃午餐,现在她要多做这顿饭。她苦笑道:“多半是母亲们承担起了额外的责任。”她说觉得自己较有责任感,丈夫则采取这样的态度:我的事我管,其他东西可以等着。

**女性视角的缺失**

莱布莱弗在法国负责辐射防护和核安全机构IRSN的担任部门主管,她认为女性担当领导职务时,仍要处处证明自己,又批评决策者往往是男性,是他们决定让人们在家工作并禁止他们离开家,但这些决策者往往没有考虑女性的处境。

来自德国柏林的艺术治疗师埃尔舍(Hannah Elsche)也有同感。她有3个孩子,疫情使她不得不延长育儿假,其丈夫甚至没有问她谁来照顾孩子。她说而这种情况在身边非常普遍,“很多妇女此刻要担起照顾孩子的责任,因为她们的丈夫或伴侣挣得更多”。

也许人们会把这些称为“第一世界的问题”(First World problems),但欧洲妇女游说组织(The European Women's Lobby)负责人格雷(Catriona Graham)认为社会必须正视问题。她说:“性别歧视和不平等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性别定型。特别是在危机时期,很多人都会回归性别定型寻找安全感。”

传统的性别定型认为,女性对孩子和家庭的责任更大,也许还需要照顾年长的家庭成员。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资料显示,在疫情危机前,世界各地的女性所做的无偿照顾工作是男性的3倍,而这类工作现正以“几何级数倍增”。

**贫穷陷阱 身在防疫前线**

单亲家长中约有85%是女性,她们在新冠疫情下情况更糟。来自都柏林的赫莱利·恰普伊斯(Laurence Helaili-Chapuis)几年前成立团体支援单亲妈妈,她说最近接到很多求助个案,有些单亲妈妈连购物也很困难,也有些人在为自己的事业前途发愁。

这不是没有原因的,联合国已发出警告指,女性将是疫情经济危机中受害最深的人。据估计,全球有近6成女性从事“非正式经济”(informal economy)工作,收入比男性低丶可以存的钱比男性少,更有可能陷入贫困。

与此同时,在疫情中维持社会运作的主要是女性,她们受感染的风险也因此大增。以欧盟为例,医疗体系有近8成是女性,在超市收银和清洁的也以女性为主。

女性在危机中首当其冲,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针对西非埃博拉疫情的研究显示,妇女受感染的风险更高,部分原因是她们大多在照顾生病的人。

**“口罩19”代号**

在新冠疫情期间,还有另一种危险等着那些不得不待在家里的女性:家庭暴力。

担任欧洲议会妇女权利委员会主席的奥地利社会民主党成员雷格纳(Evelyn Regner)表示,疫情爆发前每全球每3名女性中就有1人遭受过暴力对待。而这个数字正在爆炸式增长。据联合国数据,意大利在疫情间拨打家暴求助热线的妇女多了75%;在其他国家,这种电话求助个案已经翻了一倍。

但雷格纳也提到,一些国家想出独特的方法协助受害人。比如在西班牙,药房是封城措施下民众获准去的少数地方之一,女性可以在药房使用“口罩19”(Mask 19)的代号求助,药剂师就会通知警方。

雷格纳说,无论是家暴丶工资差距,还是单亲妈妈面对的困境,新冠疫情都让问题变本加厉,“本来就很恶劣的情况现在变得更糟糕了”。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