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肺炎疫情:中国游客滞留巴基斯坦 求助使馆无果

尽管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经大幅好转,但疾病仍在全球蔓延。在中国邻国巴基斯坦,一些中国游客称,因巴基斯坦暂停国际航班被迫滞留超过一个月,求助中国大使馆也没有得到相关帮助。

北京游客姚元3月中旬从中国大陆飞到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打算自由行游玩10天后回国。不过3月21日,因为新冠病毒疫情,巴基斯坦政府决定暂停所有往返巴基斯坦的国际客运、商业包机和私人飞机,导致他在伊斯兰堡滞留了一个多月。求助当地大使馆和中国外交部无果,他感到非常失望无助。

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周五(5月1日)数据显示,巴基斯坦的新冠病毒确诊病例超过16000宗,死亡人数达到385人。

## 求助政府无果

巴基斯坦暂停国际航班原本是到4月4日,不过之后政府一直在延长禁令。4月下旬,巴基斯坦政府称国际航班将暂停至5月15日。封航不断延期,姚元和一些被滞留的中国旅客购买的航班一再被取消。

“比如之前说封航封到4月14日,一些航空公司就开始卖4月14日之后的票,但随后政府又宣布延迟,这样航班就一直在取消。”他说。

姚元购买了泰国航空、阿提哈德、南航和巴基斯坦航空的机票。其中,阿提哈德航空取消四次,南航取消两次,泰国航空取消两次,巴基斯坦航空取消一次,“先是希望到失望,然后失望到绝望”。

“就跟买彩票一样,花了五六万结果一张都没有‘中奖’!,而且好多只退代金券,还要跟航空公司不断交涉,损失不计其数的手续费,”他说。

与姚元一同滞留的还有浙江游客李明,李明原本打算3月22日回中国,但没想到21日巴基斯坦封航。目前,他就职的公司已经复工,“我如果再不回去,我觉得我可能就会失去工作”。

姚元和李明试图求助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和外交部,但两个部门都未能给予他们帮助。他们认为,两个部门都在互相推托。

“联系大使馆,他们说没有权限,即使国内要派飞机过来接我们,也不是他们能说了算的,需要国内统一调控,”姚元说,“(中国)外交部跟我说,他们已经把我的信息收集起来,已经发送给大使馆了,那我的问题又回到了大使馆。”

BBC中文记者周四和周五多次联络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及中国外交部,但转接了数个工作人员后仍未得到正式回应。

4月下旬,巴基斯坦进入斋月。姚元和李明说,他们居住的旅店楼下,每天都有大批穆斯林聚集,在草地上席地而坐,极少有人戴口罩。两人担心传染,已经很少出门。

## 香港接回滞留旅客

另一方面,香港特区政府周四(4月30日)派出专机从伊斯兰堡接回了319名香港滞留旅客。香港政府称,这些乘客抵港后会接受强制新冠病毒测试。在收集深喉唾液样本后,他们会乘坐专车前往火炭骏洋邨的检疫中心进行14天强制检疫。

这些旅客需要自行支付乘坐专机的费用,每名乘客约6000港元。

4月25日,香港政府发言人表示,入境处接到一些滞留印度和巴基斯坦的香港居民求助,与印度共和国和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驻港总领事馆联系,并和多间航空公司联络,探讨安排班机予滞留港人返港。截至4月24日,香港入境处已成功联系上约3200名及2000名分别滞留在印度及巴基斯坦的香港居民,政府称会按情况分批协助受影响港人返港。

香港政府新闻网称,专机得以顺利安排,有赖中国外交部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特派员公署和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的全力支持。姚元表示,看到这个新闻,觉得“非常无助心寒”,“一边是全力支持配合香港人包机撤侨,另一边是自己被当做皮球一样反反复复地被踢来踢去”。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曾在4月初表示,3月份全球疫情加速扩散后,中国已经安排包机9架次,从伊朗、意大利等国接回包括留学人员在内的中国公民1457人。

中国与巴基斯坦历来关系友好,中国将巴基斯坦视作“好邻居、好朋友、好伙伴、好兄弟”。

*(应受访者要求,姚元与李明为化名)*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