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复课闹革命?德国学生:不想做“小白鼠”

(德国之声中文网) 从三月中旬起,全德国的中小学、幼儿园就全面停课。随着近期疫情形势不断缓和,当局宣布,将从5月4日起逐步推动复课,首先返校的将是中小学毕业班年级。有些州甚至在这个日期之前,就允许部分学生返校上课。

在北威州,部分学生已经在周四(4月23日)返校复课。15岁的艾丽娅(Elea Marschollek)对德国之声表示,当她收到周四返校的通知时,"彻底被震惊了"。她认为,复课决定非常"不负责任",因此甚至还向州长拉谢特(Armin Laschet)的社交媒体账号发送了一条消息,强调"我们是未来的选民,我们不会忘记谁不在乎我们的健康。"

艾丽娅是一所实科中学(Realschule)的毕业班学生,如果毕业成绩达标,就可以转入文理中学高中阶段(Gymnasium)学习。她说,她最担心的倒不是她本人,而是害怕将病毒传染给其他人。她的哥哥正在接受养老院护工培训,"要是我在学校中被感染,然后我哥哥再传染给老人,那就会是个彻头彻尾的灾难。"

**家长质问政府**

德国当前的社交隔离令要求,公共场所的所有人互相保持1.5米以上距离,且必须提供洗手设施或者免水洗手液。毕业班学生家长豪瑟(Susanne Hauser)对德国之声表示,她对学校是否能够达到社交隔离令要求存有怀疑:"我知道我女儿学校里的厕所是怎样的状况,她总是尽量避免用学校的厕所。"

目前,北威州的中小学毕业班年级学生可以自己决定到底是返校上课还是继续在家自学。但是,豪瑟表示,这一抉择对她女儿来说其实非常难:"一方面,她不想错过任何东西;另一方面,她要是拿到了高中毕业证书却失去了父亲或母亲,又有什么意义呢?"

53岁的豪瑟患有哮喘以及慢性阻塞性肺病,因此被界定为新冠病毒高危人群。她说,她难以理解这种事关健康的重大决定为何在仅仅停摆几周后就仓促做出,"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待在家里,然后突然他们就说结束了,这有些过分。"

北威州家长委员会主席拉德克(Ralf Radke)也同样觉得州政府操之过急。他对德国之声透露,近些天,他的电话响个不停,许多家长都非常震惊和担忧,不少人都不愿意让自家孩子返校。拉德克认为,坚持举行本年度的毕业考试并非正确决定。"要是一切顺利,那些政客们就能宣称,即便在困难时期也坚守教学质量标准。"他还指出,疫情期间举行考试十分繁琐。至于其他年级的学生,拉德克认为暑假之前没有希望展开正常的教学。

**学生不愿做小白鼠**

北威州的不少学生也在社交媒体上有组织地表达他们的不满。他们不仅仅担心疫情本身,还担心危机状态会影响他们的考试成绩。许多学生因此要求,取消本年度的毕业考试,将平时成绩的平均值作为毕业成绩。同时,这些学生也提出,如果有谁想提高一下毕业成绩,也可以自愿返校。

15岁的学生艾丽娅暂时还没有参与这场抵制复课运动。她担心,疫情让她不能专心复习备考,有可能让她无法达到转入高中所需的毕业成绩。她的梦想原本是在德国高中毕业后,去英国念大学。

根据安排,复课后,艾丽娅的学校实行小班化教学,教室内只有13名学生。但是,她依旧对政界的仓促复课决定心存不满:"我感觉他们想拿我们学生做试验,可是我们不是小白鼠。"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