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肺炎疫情:赶在全民隔离前,6名英国抖音网红带上1400万粉丝紧急集结

英国最受欢迎的6名抖音创作者搬到了一起生活,他们希望满足处于居家隔离之中的年轻人日益激增的需求,但一些人对他们在这个特殊时机下的行动表示质疑。

“字节小队”(Byte Squad)在新冠疫情之前就计划了这一行动,并在3月23日英国开始全民居家隔离前完成了搬家。这是英国第一家“抖音公馆”(或“抖音之家”,TikTok house)。此前,这种现象已经在美国出现。

尽管他们的家人和舆论对这项行动的时机持保留态度,但他们的创作已经展开。

一名业内专家表示,新冠疫情的爆发可能会使得这一尝试不像以前那样有利可图。

这群抖音创作者的粉丝总数超过1400万人,他们的视频目前每周播放量达到7300多万。

TikTok是中国短视频社交应用程式“抖音”的海外版,如今它已风靡全球。它是2019年下载量第二高的应用程序,仅次于WhatsApp。

## “干货”

自从宣布社区封锁和隔离措施以来,英国人在抖音上花费的时间比以往要长得多。据行业分析平台“传感塔”(Sensor Tower)的数据,从1月至3月,英国人的抖音平均观看时长增长了23%。

19岁的肖尼(Shauni)、22岁的SurfaceLdn、20岁的塞布(Seb)、17岁的蒙蒂(Monty)、19岁的KT·富兰克林(KT Franklin)以及20岁的莉莉·罗丝(Lily Rose)从这种日益增长的需求中看到了机会。他们将尝试生产更多与新冠病毒疫情相关的“干货”。当然了,更多的还是舞蹈表情包和恶作剧。

除了在个人账户发布内容外,六人还试图创造一种类似真人秀的形式——在抖音、YouTube和Instagram上发布一个名为《字节公馆》(Bytehouse)的故事,讲述他们的经历。

- 援交:英国名人网红不为人知的阴暗面
- 香港网红开微博谈示威 感觉有何不同
- 网红新生代:树立明星职业新准则
- 抖音:开始在西方年轻人中风靡的中国APP
- “圣战者”登陆抖音 20余个帐户被封

该团体与英国公共健康机构英格兰公众健康(Public Health England)推出的“超越”(Rise Above)项目合作,在禁足期间向主要对象是青少年的观众群体宣传积极的心理健康信息。

这座维多利亚式的宅邸被打造成一个“LGBTQ安全空间”,有同性恋情侣也有异性恋情侣,但它位于伦敦市中心的具体位置是保密的,以防粉丝们前来参观。

他们制作的一个视频是建议人们进行室内活动,比如学习“握脚”或在家“搭建堡垒”。

“我想通过帮助人们待在室内来帮助他们战胜新冠病毒,”蒙蒂说。

“我们每天都做直播和其他内容,这样粉丝们在家里就可以与我们互动。看到一些反馈和评论很让人鼓舞。”

但他们六人也会发布一些品牌广告和推广集体的音乐曲目内容,群策群力,从而提高盈利能力。

例如,在品牌商赞助下,他们每晚都要玩名为“你在想什么”(What Do You Meme)的卡牌游戏,用于向观众宣传这一产品。

为了符合规则,这些视频会被标记为“广告”。

“如果你想为Z世代(美国及欧洲的流行用语,意指在1995-2009年间出生的人,又称网络世代、互联网世代)创造下一代的内容,那就必须由Z世代自己来做,而这正是我们在努力尝试的,”粉丝字节(Fanbytes)创新总监佛罗·阿德波茹(Flow Adepoju)说。她所在的网红营销机构“粉丝字节”旗下公司“字节天才”(Bytesized Talent)是这六名网红的管理方。

“粉丝字节”每周都会送一个“护理包”上门,里面有食物和必需品。

另一家网红机构“优客网络”(Yoke Network)联合创始人穆斯塔法·穆罕默德(Mustafa Mohamed)表示,在美国的YouTube明星们,例如由杰克·保罗(Jake Paul)创建的团队10(Team 10)和法兹战队(FaZe Clan)等,几年前就开始住在一起创作。

英国游戏明星KSI也曾住进几名游戏名人开设的“希德门公馆”(Sidemen House)。

最近,美国最具影响力的抖音明星们则占据了“海普公馆”(Hype House)。

默罕默德解释道,这其中的逻辑是你需要强强联合受众。

“我曾和一个名叫阿瓦尼(Avani)的抖音明星一起工作,她当时在海普公馆。”

“我看到她的粉丝从几百万到1500万左右,而她的收入也直线上升。”

“粉丝字节”团队从今年年初就开始计划这个项目。

当发现新冠病毒将袭击英国时,他们曾考虑取消这项计划。

“我和我们的网红进行了坦诚的交谈,”粉丝字节首席执行官蒂莫西·阿莫(Timothy Armo)说。“他们中的每一个人仍然想继续实现它。”

阿莫表示,一些人曾和他们的家人交谈,部分父母表达了担忧,但当他们意识到这个机会对他们的孩子有多重要时,他们最终被说服。

在美国洛杉矶,由音乐家蕾哈娜(Rihanna)为推广自己的美容产品而设立的抖音基地“芬蒂美妆”(Fenty Beauty)在3月下旬关闭。

公司发言人称,这是“由于新冠病毒而采取的预防措施”,基地里的明星们只能远程发布视频。

一些抖音用户则在这六人所在的字节公馆(Bytehouse)评论区留言,质疑他们继续集体创作是否明智。

有人质疑这是否破坏了政府关于保持社交距离的要求。

阿莫表示,尽管对与家人分开有所保留,但几名网红意识到这对他们的社交媒体生涯意义非常,尤其当他们考虑到因为隔离可能会有更多的流量。

阿莫之前曾与英格兰公众健康的“超越”项目合作,在抖音上发起了一个不着地足球挑战,以对抗反社会行为。因此他此次可以轻松让整个团队都参与进来。

总的来说,阿莫认为,尽管有新冠病毒的存在,但继续开设抖音公馆的冒险已经得到回报。

“我们收到了成千上万条来自年轻人的评论,他们说我们的内容让他们的生活更有趣,”他说道。

他不愿透露这几名抖音网红到目前为止赚了多少钱。但他表示,在英国拥有200多万粉丝的抖音明星的年收入可能超过2.5万英镑,有些人通过长期的品牌打造和营销机会可以赚更多。

然而,一家曾与抖音创作者合作的数字公司警告称,全民隔离在家并不一定能带来金钱。

音乐营销公司“伯斯蒂莫”(Burstimo)数字营销总监亚历克斯·乔布林(Alex Jobling)表示:“在这样的危机中,品牌首先要削减的是营销预算。”

他认为,现在是网红培养粉丝的好时机,但不一定要签新的赞助协议。

一般网红的努力方向是让社交媒体的明星身份成为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和全职工作。

蒙蒂说,入驻基地的原因之一是为了证明英国的抖音明星可以获得和美国明星一样的地位。

“我觉得英国的情况没有美国那么严重,所以能抓住这个机会是件好事,因为我知道这很重要,”蒙蒂说。

到目前为止,室友们的视频内容还没有在YouTube或Instagram上产生太大的影响,他们的视频在这些平台的浏览量只有几千次。

然而,在抖音上,他们的表现已足够出色。他们合作运营的“字节小队”账户已拥有超过23万名粉丝。其中三个视频的观看量超过了80万次。

他们最受欢迎的视频观看量达到170万——通过打趣美国的“海普公馆”。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