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传与蒲亭电话吵架 沙乌地王储气到拿石油淹巿场

独立新闻媒体“中东之眼”(Middle East Eye)报导,俄罗斯总统蒲亭(Vladimir Putin)和沙乌地阿拉伯王储萨尔曼(Mohammed bin Salman)上个月在电话中大吵一架,后来利雅德决定“用石油淹没巿场”,导致油价一路狂泻。

熟知内情的沙乌地官员告诉“中东之眼”,在此之前,两国关系已缓和数月,双方并同意一项重大军售案。但因为这起口角,双边关系几乎回到原点。

尽管全球需求因俗称武汉肺炎的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大流行而下跌,石油输出国家组织与伙伴国(OPEC+)3月6日集会时,主要油国仍无法就减产达成协议。蒲亭和萨尔曼就是在这场集会之前通电话。

不愿具名的沙乌地官员说:“蒲亭和萨尔曼于油国集会前通话,萨尔曼咄咄逼人地下达最后通牒,威胁若无法达成协议,沙乌地就要发起价格战。谈话非常私人,他们冲著对方喊叫。最后通牒遭到蒲亭回绝,双方不欢而散收场。”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消息人士指出,萨尔曼亲王对蒲亭摆出咄咄逼人姿态前,有先跟美国总统川普的女婿、白宫资深顾问库许纳(Jared Kushner)联络。

消息人士指出:“库许纳转达川普同意萨尔曼跟蒲亭通话,他没有要求萨尔曼要这样做,不过他知道而且没有予以否决。萨尔曼于是自己决定打这通电话。”

石油输出国家组织、俄罗斯和其他国家无法在上述集会中就每天减产150万桶达成共识,油价接著便暴跌。有关那次集会的报导指出,沙乌地试图以强硬手段对付俄罗斯。一名产业分析师评论说:“看到蒲亭被逼入绝境的险象。”

川普起初为油价崩跌而喝彩,认为可以用便宜原油来填补美国储备。不过在美国石油业者抗议之后,白宫态度就出现“发夹弯”。大部分厂商都有投资成本更高的页岩油探勘,油价显著上涨才能让他们损益两平。

去年9月沙乌地阿美石油公司(Saudi Aramco)石油设施遭到伊朗攻击后,川普对此无动于衷。莫斯科逮著机会,从那个时候开始和利雅德默默地拓展外交关系。但是上述通话引发龃龉,使得双方长达数月努力的成果化为乌有。

消息人士透露,沙乌地于1月中旬原则上决定采购俄罗斯的铠甲S1M弹炮合一防空系统(Pantsir S1M SPAAGM)。官员指出,双方未签合同,但已作成决定,不过沙乌地有但书,希望此一俄罗斯系统有一部分能在沙乌地生产,“他们认真看待这套系统,当时距沙乌地阿美遇袭不过3个月”。

相关磋商是透过蒲亭人马、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Russian Direct Investment Fund)执行长德米崔耶夫(Kirill Dmitriev)进行联系。俄罗斯和沙乌地后来之所以能够达成4月12日宣布的石油协议,他也扮演重要角色。但是此一协议终究不足以防止20日出现破天荒的负油价。

消息人士指出,德米崔耶夫于2月22日与萨尔曼会晤时,王储就对油价走跌引以为忧。官员指出:“当时(武汉肺炎)疫情的影响已显而易见,油价开始下跌。他以蒲亭特使身分到访,探讨相关议题。那场会晤气氛不错,但是萨尔曼就我们的预算无法承受油价下跌表达忧心。”

德米崔耶夫还询问萨尔曼,能不能将游艇停泊在沙乌地外海。这名消息人士指出:“当时双边关系还挺好的。”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