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美国版大开粮仓赈济灾民!纽约卯力调度人力、粮食 不使人民饿肚子

“纽约州暂停” (New York State on PAUSE,即居家令) 的行政命令在3月22日正式上路之后,所有非重要的商业活动,如餐厅、酒吧、戏院等都立刻停止营业,失业的问题也立即浮现。根据16日的《纽约邮报》 (New York Post) 报导,光是上个礼拜,纽约州就有40万人申请“失业保险福利金” (Unemployment Insurance) ,过去五个礼拜,已累计120万人申请,情况最严重的纽约市则有超过52万人申请。三月的失业率由二月的3.7%,升为4.5%,而且继续攀升的可能性非常高。上一次就业市场出现严重问题是在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 (Financial crisis of 2007–08) ,当时纽约州有30万人失业,与现在的“五个礼拜就有120万人失业”相比,就能体会这场瘟疫对纽约州的经济摧毁的速度和深度,也因此,整个纽约州,尤其是纽约市,近百万人正陷入巨大的民生危机,即遭遇“粮食不安全” (Food Insecurity) 的问题。

**免费供餐 拿了就走 (grab and go)**

所谓“粮食不安全”,就是人们无法稳定取得食物的情况,而战争、气候、空气、人口、经济等因素,都会造成粮食不安全。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现在已有非常多的美国人因担心买不到蔬果和鸡蛋,而开始种菜养鸡,出现如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的胜利花园 (Victory Gardens) 现象,希望能够自给自足。然而,也有许多失业的美国人,不只付不出房租或房贷,也几乎快要没有钱可以买食物和日用品。为因应这样的危机,纽约市政府宣布,自4月3日起,所有的纽约市居民都可以到纽约市的公立学校领取三餐。

三月中开始施行“居家令”,纽约市教育局立刻就在435所的公立学校设立“拿了就走” (grab and go) 的餐点供应站,让纽约市的孩子免于饥饿。4月3日,则再加入成人。不需要证件,也不需要登记,所有有需要的纽约人都可以到公立学校领餐。周一到周五,每天早上7:30到11:30,是孩子与家长的领餐时间,11:30到1:30,则是没有孩子的成人的领餐时间。一次可以领走一日的三餐,并有素食和清真 (halal) 食物的选择。星期五的时候,则会再多领周末两天的六餐。


纽约市政府推出免费取餐拿了就走grab and go 的政策,还贴心地在网站上使用数十种语言提供取餐地点查询。图:撷取自纽约市政府网站

**粮食供应与人力调度 都考验供餐政策能否持续**

不过,不是每个人都能出门去领餐,像是比较容易被感染的老人,或者有些因害怕被感染而不敢出门的人,就需要送餐的服务。纽约市政府将送餐服务与失业问题结合起来,雇用11,000名有执照的计程车司机来运送餐点。不过,因为需要送餐的人数天天都在增加,纽约市的“食物统筹者 ”(Food Czar) 凯萨琳‧嘉西亚 (Kathryn Garcia) 表示,这是人力与运输工具调度的大挑战。

在《全国公共广播电台》 (National Public Radio)的访问中,嘉西亚表示,她的工作不只是统筹餐点的供应,还要确保食物供应链的完好,所以杂货店可以继续营业。因此,她还要关心美国中西部的农场是否有足够的人力,因为这会关系著往后两个月的食物供给状况。甚至,为以防万一,根据《美国之音》 (Voice of America) 的报导,纽约市政府拨出五千万美金来为储存粮食做准备,如果食物供应链出现断裂,还可以提供一千八百万份餐。

根据《高谭公报》 (Gotham Gazette) 的报导,纽约市的“食物储藏室 ”(food pantries) 和 “食物厨房” (soup kitchens) 就出现人力的问题。一直以来,这些地方的志工大多是年长者,由于他们是感染新冠肺炎的高危险群,因此无法再继续提供服务,而许多“食物储藏室 ”和 “食物厨房”就关闭了。

**尊严与肚皮的拉锯 白思豪:没有人有错,饿就来吃**

在这场瘟疫中,除了要与顽强的疾病对抗,也要面对“粮食不安全”的重大挑战,事实上,还有许多人没想到的尊严问题。周三 (15日) 纽约市长白思豪 (Bill de Blasio) 对纽约人说:“不论你是谁,人在哪里,如果你需要食物,我们都在这里为你服务,不必感到羞愧。我想强调一点,我们现在所面对的危机,并不是任何人的错,任何人需要食物,不必犹豫,我们都在这里为你服务。这是免费的。”

2005年上映的“最后一击” (Cinderella Man) 是部传记电影,描述出生在纽约市的拳击手詹姆斯‧布莱达克 (James J. Braddock, 1905—1974) 的人生故事。他经历了19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 (Great Depression) ,极度无助下,他领取了社会救济金,对此,他深感羞愧。事实上,他不是特例,那个年代的美国社会,有不少贫穷的美国人,宁可打两三份工,也不愿意去领取社会救济金。然而,有意思的是,布莱达克在经济情况变好之后,除了还给政府救济金,还经常捐钱给天主教的工人收容所,重视尊严的他,应该是理解了社会救助的重要性。现在,严重的经济灾难再次上演,有许多人也像当年的布莱达克一样,对于要伸手拿救济餐点感到羞愧。似乎,对于许多人来说,帮助他人的给予比接受他人的施舍还容易。不过,只有先活下来,度过难关,有一天才能给予,不是吗?

美国之音|纽约市教育局免费餐点资讯|纽约邮报|高谭公报 (Gotham Gazette)|纽约美食|全国公共广播电台

作者》**蔡嘉凌** 专栏作家。现旅居纽约。著有"Our Stories, Our Truths"


(本文转载自新头壳/蔡嘉凌)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