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台湾小学男生担心粉红口罩引发的性别教育讨论

台湾政府在肺炎疫情期间实施口罩统一管控生产及销售。在此情况下,民众购买时需登记名字,亦不能挑选口罩颜色。但是,本周小学男学童告诉家长,担心戴上浅粉红色口罩会在学校会被嘲笑,引起话题,也意外开启关于校园性别平等教育的议题。

- 台湾女性参政遭遇挑战:从性羞辱到婚育观
- “穿裙子的男孩”触动台湾哪根神经

## 粉红色风暴

根据台媒“东森新闻”报道,台湾许多学童用的小型口罩是淡粉红色。在防疫记者会上,媒体向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反映,有男学童向家长抱怨,忧心戴上粉红色口罩被同学嘲笑。

本周陈时中与其他官员于记者会上开始戴上粉红色口罩,表达立场,希望学童能宽心。“颜色没有性别,我们小时候最喜欢看的卡通影片,就是粉红豹。”陈时中对媒体说。

但是有关粉红色口罩的讨论,仍在台湾蔓延。

台湾总统蔡英文跟进,在社交平台上发文,表示“不管男生或女生,粉红色都是很棒的颜色”,台政府各大部门包含教育部及外交部等单位也纷纷在社交网站上,将单位识别图案改为粉红色表达支持。

有关粉红色口罩引起之话题,也从防疫转移到校园性别平等教育。

## “打破刻板印象”

主持台湾儿童频道节目多年的“西瓜哥哥”李岳接受BBC中文采访时表示,他主持儿童节目快20年,节目常态性的会有一些专家协助审核儿童节目内容。其中,儿童教育专家会希望节目上教育大众,不要让儿童观众陷于性别刻板印象的窠臼。

“譬如专家会建议男主持人或参加的儿童来宾,不一定要穿蓝衣服,女主持人不也一定要穿粉红色。”李岳表示。

赖品妤、黄韵涵李岳说,看到这次还是有学童害怕粉红色,表明在电视教育上的努力还有进步空间,“不过,看到民间跟政府正视这件事情,希望大家打破性别刻板印象,我也挺开心的。”他补充。

高雄港和国小老师刘育豪也在脸书分享教学经验表示,他选择有一日上课,特别戴着粉红色口罩在课堂先主动询问学童是否察觉老师“今天哪里比较特别”,刘育豪说他问了一轮才有人提到“老师戴粉红色口罩”。他接着询问:“我是一个男生,戴粉红色口罩,会怎样吗?”但学生回答都挺正面。

不过,刘育豪也在专栏发表文章强调,颜色天生没有性别之分,是不同社会将颜色做不同的意见表达。他认为教育工作者不应对粉红色口罩心生恐惧的小男生说“你其实可以勇敢”等话语。

“若整体社会不够友善,其实那种内在的勇气是培养不出来的,更别说有办法戴得理直气壮了。”他解释。

## 网民反应

许多读者在BBC中文脸书讨论此事。有读者表示自己身为男性,对粉红色口罩仍然敬谢不敏。也有人认为,台湾社会虽有进步空间,但不能强求每个人都马上改变,有些人口头上同意,但不希望自己的小孩冒被嘲笑的风险。

台湾盲人钢琴家刘裕翔则告诉BBC说,颜色对他的创作来说“想像空间很大”,譬如蓝色在歌词中可以代表忧郁,但也能代表意涵,不需要局限在固定的性别或任何想像窠臼。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