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你自恋吗?

(德国之声中网)"当我走近一间房间时,我经常感觉别人在注视着我。"对于这种说法我可以选择是或者否。这是我正在做的一个心理测试的问题之一,该测试共有23个问题。做完测试之后我算是松了一口气,因为结果显示,我并没有自恋型人格障碍。

这只是我通过谷歌搜到的一个网上自我测试,当然不能和专业的诊断相提并论。因此我询问了同为心理学家和心理治疗师的法特(Aline Vater):如何判断我是不是自恋者?

这名专家依据美国精神医学学会的《精神障碍诊断及统计手册》(DSM)第5版表示,如果出现九个特征中的五个,则可称此人有自恋型人格障碍。

为了直观地说明这些症状,我们就先假设我患有自恋型人格障碍症,那么我们编辑部的晨间会议将会如此进行:

**全场焦点**

我一旦走近房间,就会被所有人关注。这一点我毋庸置疑。因为我才貌双全,而且如果没有我的提议,整场会议就会毫无意义、无果而终。

别人在发言的时候,我在异想天开。我想像自己是编辑部主任,而且是史上最年轻的部门主任!我似乎能感受到同事们敬仰的目光,他们还从未遇到过比我更出色的领导。

由此我已经表现出两个自恋型人格障碍的特征:自高自大;对成功、权力、美貌抱有幻想,但是会议尚未结束。

**竟敢批评我?!**

心理学家法特指出:"自恋型人格障碍的特征不仅包括自高自大,而且还会无法忍受批评。"

终于轮到我向同事们阐述我的精彩选题建议了。我想他们应该会拍手称赞。可惜同事们仅仅觉得我的建议凑合,所以反响平平。这让我感到无地自容。

同事们简短地讨论了我的选题,并提出反对意见,最后表示无法采用。我觉得自己就像这个选题一样遭到拒绝和藐视。这令我感到备受伤害,并因此愤怒不已。

但是在同事面前,我却用傲慢自负的外表掩盖我内心的委屈。因为我的主意如此独一无二、精彩绝伦,这些普通人可能根本无法理解。我没有和同事们一起共进午餐。当然也没有人问我是否愿意一同前往。

**孤独且缺乏同理心**

因为感到被同事羞辱而愤愤不平的我在晚上回家后也无法平复心情。我的伴侣自然应该要看出我的一天很糟糕,并立刻给我温暖和安抚。但是我又一次大失所望。这个白痴什么也没看出来。我当然要大吵大闹、拿他撒气。这一天和这一段关系就这样结束了。

"患有严重自恋型人格障碍症的人经常会和他人发生冲突",法特解释说。她补充道,不仅和同事合不来,人际关系也无法持久,友情更是不稳定。与他人的亲密关系毕竟建立在一定的同理心基础上,"自恋者极度缺乏同理心。他们虽然能看出别人正在难过,但是他们却无法感同身受。"

这位心理学家接着指出:"如果您觉得自己总是和别人闹别扭,那么寻求相关的心理咨询无疑是正确的选择。"

**自恋者通常不止出现一种障碍**

频繁的冲突不仅对我身边的人造成困扰,也在不断的折磨我。这种孤独、被忽视、不受欢迎的感觉令我抑郁。

法特:"自恋者经常因为其他症状来接受治疗。比如抑郁症或者毒瘾等。"她将这种出现一种以上的障碍称作"共病"。

为了对自恋型人格障碍作出确切诊断,通常需要分几周进行长达数小时的诊断访谈。"与特别熟悉疑似患者的人交谈对诊断的帮助尤其大",法特如是说。

**发现模式**

假设我觉得自己患有自恋型人格障碍,然后找到心理咨询师法特,但是她却无法治愈我。法特解释说:"从定义不难看出,人格障碍是一种始于童年时代且根生蒂固的持久固定模式。"

法特坦言:"因此我们对此没有治疗方法,只能试图了解,这种模式是如何产生的,并且制定应人而异的行为手册,使患者得以应对这种障碍。"

自恋者通常在童年时代被父母过高或过低评价。"这两种情况都有悖孩子的需求。"可能造成的后果是:自高自大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受到折磨的心灵。

假设我接受了一段时间的心理治疗后重新参与编辑部会议。我可能依旧渴望被称赞和敬仰。如果这一愿望无法被满足,我可能仍然会立刻感到备受羞辱。

但是我却不会将这种自我价值遭到打击的责任归咎于他人,而是找到造成这种感觉的基本模式。由此我可以逐渐改变自己对待他人的态度:少一些怒火与期望、多一点同理心。然后我可能就没有那么孤独了。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