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从台湾“酒店小姐”确诊看防疫下的特种行业

(德国之声中文网) 8日一名“酒 店小姐”确诊后,台湾在4月9日宣布酒 店舞厅全面停业。这个工作的神秘性质引起各种窥视和讨论,许多人也担心特种行业成为防疫的破口。

在台湾的“酒 店”工作了10几年的M小姐接受德国之声访问,她直言停业只是让产业“地下化”,对于防疫更加不利。

她说:“像酒 店还要来上班打卡,可以管控到上班的小姐有谁,客户也是要透过我们这些干部。如果有小姐确诊,公司都会有资料。”她说酒 店停业之后,“传播”变多了,更加危险。

“传播”指的是随call随到的陪酒服务。M小姐说这些传播可能叫小姐到KTV或者其他一般夜生活的地点上班,反而没有任何管控。

就她来看,在“酒 店”还可以做消毒,但许多从事这行的年轻人离开“酒 店”之后普遍没有卫生观念。她说:“他们反而更不怕,我觉得漏洞会更大。”

M小姐也说,政府全面围剿特种行业让社会“失衡”,也可能让治安出现问题。她说:“黄赌毒或是兄弟也都是靠八大。这就像公司如果现金花完了可能会倒闭,我们这行是如果大家都很穷的话,就可能会产生社会上的问题,像是强盗或是抢劫。”

她口中的八大就是特种行业,与情色、性产业、性工作有或多或少的关联。

面对无预警遭停业,台湾目前有业者发起联署,要求政府提出配套措施,并希望政府补助“无兼职、无劳健保等,仅以酒 店工作收入为生活依据的公关”。

关注性工作者权益的日日春协会也要求政府说明法源依据,强调政府“把酒 店舞厅等陪侍业当软柿子开刀,且吃定社会不会为性产业工作者讲话”。

**其他国家的状况**

美国大约有100万名性工作者。由于美国大部分地区都处于封锁状态,性工作者的客人数只剩2成。美国民间团体建议,疫情期间,性工作者除了谈服务、价格和基本规则时,也要防疫,比如戴上防护手套。也有组织也呼吁性工作者在这个期间尽量避免实际会面。或者是有团体呼吁客户可以捐款或预付危机后服务费用。这个也很实际。

墨西哥首都则大约有7千名性工作者。其中许多人因为接不到客人流落街头,睡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和人行道上。他们依靠社工和施舍才能吃到一点点食物。当地政府帮他们设立庇护所,也发放一个紧急支援包,里面有42美元、一些食物和药品。

针对性产业没有法规的印度,光是在首都德里的GB路地区,就有大约5千名性工作者。印度民间团体正协助性工作者筹措基本生活资金。新德里妇女委员也发信给政府,敦促当局帮助性工作者。

在法国从事性工作不违法。 2016年通过的法律是把购买性服务定为非法。刑事责任是在嫖客身上抓到就会被罚款,罚嫖不罚娼。法国的性工作组织4月初写信给总统马克洪,要求政府设立紧急基金,补偿他们的收入损失。欧洲的英国也有组织捐款给性工作维生。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