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客座评论:哀悼过后中国政府须追责

(德国之声中文网)4月4日是中国传统的对亲人去世寄托哀思的清明节,中国政府选择这一天,在全国悼念新冠疫情中去世的烈士和平民。上一次的哀悼,是在10年前对青海玉树地震的死难者,再上一次,则是四川汶川大地震。

中国政府第一次为在突发公共灾难中的罹难者举行全国哀悼活动(地震乃自然灾害,2003年发生的Sars疫情,尽管死亡人数也不少,但政府并未举行哀悼活动),向那些卑微而无辜的死难者致以国家哀思,是一个进步,顺应了民意。此前,民间呼吁国家公祭这次新冠疫情的死难者。

截至4月4日,中国新冠肺炎的确诊人数82899例,死亡3335。面对这个百年罕见的病毒对人的生命造成的威胁,中国政府举行哀悼活动,是它需要做的,因为从现代政府的角度看,如果中国当局还想人们把它作为一个现代政府对待,起码对其治下的子民要有哪怕是假装的某种形式上的善意和尊重。

当今时代,即使独裁如朝鲜,完全忽视民意,我行我素,是很难行得通的。某种意义上,和民主选举的政府相比,专制政府由于缺乏民意合法性,它其实更在乎民众对其某个政策和施政的反应,在能够讨好大众的时候,会尽力讨好,照顾大众情绪,因此,当某项政策或某个行为能够赢得大众好感或者平息他们的不满,对统治具有加分作用而不会削弱统治,它会尽量顺应大众的要求和期待。这次全国公祭就是出于这个考虑。

**问责势在必行**

不管当局举办哀悼活动的真实意图是什么,对大众来说,毕竟该举动本身包含着善意和对平民生命的尊重,所以即使不支持但也不要反对。另一面,大众也要警觉当局借举行哀悼活动而逃避它在新冠疫情中该负的责任,对疫情的应对不力特别是初期的瞒报行为所导致的后果逃过究责。

之所以提出不要放过追责的问题,乃因中国政府至今根本没有表现出要对疫情扩大化进行追责的意思。尽管2月初,当局免掉了民愤比较大的湖北省委书记和武汉市委书记,也对李文亮医生的训诫事件派出了调查组,然严格来说,这只是对民意的回应,算不上严肃问责,中共对两级政权主要领导人的免职没有提出让民众满意的原因,他们虽然因抗疫不力而被免,但这只是外界的猜测,具体何因人们不知道,或许也是代人受过,另外,也未有其他党内纪律处分。对李文亮事件的调查,最后也是和稀泥,仅仅处罚两个基层警察,以致民众对该调查结果非常不满。

由此来看,当局逃避究责的意图很明显。但这是逃避不了的,政府自己不问责,民间和社会也要去追究政府防疫不力的责任。自疫情在武汉爆发后,民间就一直有此声音,随着事态进展,究责的呼吁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比如在中国舆论中有影响力的学者于建嵘前段时间就提出了一个问责清单,把问责对象指向地方各级政府、县级以上卫生行政部门、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和它们的负责人,清单规定了几种问责情形,包括未按传染病防治法要求履行报告或公布职责,存在隐瞒、谎报、缓报传染病疫情的。若按这个清单,被问责的机构范围和人员势必很多。

如果说,当局之前以政府还在抗疫,问责会分散官员注意力,打击他们的抗疫信心,不利抗疫而可以置民众呼吁于不顾,那么,全国哀悼活动的举行,表明抗疫进入尾声,应该响应大众呼声,给社会一个交代。这亦有利于改善中国目前所处的国际环境和国家形象。近期西方对中国的疫情数据质疑甚多,要求中国政府道歉,当局对此一概不理,反批这是西方要甩锅给中国,把自身防预不力之责扣在中国头上,要中国承担起病毒起源的道义责任,达到诋毁和损害中国形象的目的。不论西方国家有没有这个目的,因瞒报等导致疫情扩大对中国民众造成的生命危害和自由损失总要道歉和问责,假如中国政府这么做了,即使认为在当前环境下不宜对西方"低头",承认错误,国际舆论看到政府对中国民众道歉,问责失职官员,也会觉得这是一个对本国民众负责的政府,是可以打交道的。

此次举行全国哀悼,或许当局有向民众道歉和认错的成分在内,然而即使有,也不能代替真正的问责。这是两回事,一码归一码。假使政府认为哀悼了人民就不应该或不要去追责,则是打错了算盘。对于问责,这不是人民过分的要求,中共自己也有专门的党内规章,去年9月当局印发了修订后的问责条例,其中第7条第9款规定"履行管理、监督职责不力,职责范围内发生重特大生产安全事故、群体性事件、公共安全事件,或者发生其他严重事故、事件,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恶劣影响的",应对党组织和领导干部问责,问责方式有通报、诫勉,责令辞职、免职、降职等组织处理,直至纪律处分。新冠疫情造成几千人的生命损失和经济社会的停摆,还有恶劣的国际影响,这不仅仅是处理两位地方书记就可敷衍了事的,必须有对从中央到地方一众官员的处分包括刑事责任,乃至高层有人出来承担责任,像武汉市长周先旺在1月27日接受采访时所说,愿革职以谢天下,才可平民愤,向死难者交代。

**没有所谓的将功补过**

在问责这个事情上,当局也不要抱着侥幸的将功补过心理,实在说,它是无法将功补过的,无论后期政府怎么努力抗疫,都无法弥补民众已经遭受的损失,特别是失去的生命。问责不是要搞清算,而是让政府长记性,任何时候,都要将人民的生命和权益放在政府工作的头等位置。

在2月23日的17万人视频动员会上,习近平也谈到了问责问题。他说,"有少数干部表现不佳甚至很差……对党对人民极端不负责任",各级党组织"对不担当不作为、失职渎职的要严肃问责,对紧要关头当'逃兵'的要就地免职"。不能只是说说。也许习担心究责最后会究到自己头上,于是不做这事,但如果他真的像他声称的那样时刻为人民利益着想,有担当的话,就应该勇敢地排除障碍,厉行问责。即使自己要承担领导不力责任,该认错要认错,该向人民道歉要道歉。习若这样做了,虽然短期里会有损其权威,但也可能得到人民的原谅和支持,在中共内部带来一个正面示范效应。我相信党内还是有高官有基本的羞耻之心,愿意像周先旺一样革职以谢天下,只是目前的官场生态不允许他们这样做,对于这些官员,当局要允许他们辞职或者责令其辞职,从而从新冠疫情开始,开创一个干得不好就主动辞职的官场传统。这比什么都不做对习近平要好。

所以,在全国哀悼过后,中国政府下一步还是老老实实地去实行问责。全民也要盯着这个事情不放,直到当局行动起来。

*邓聿文为政治评论员,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兼中国战略分析杂志共同主编。*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