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赴海外抗疫 古巴医生何以愿冒生命危险

(德国之声中文网)古巴,晚上9时,到处响起掌声。就像在众多遭受大瘟疫重创的国家一样,人们向战斗在抗击Covid-19新冠病毒前线的医护人员们表达敬意。然而,古巴医护人员们不仅承受着被病毒传染的危险,而且,医院破败、工资低下。

数十年来,古巴医疗卫生体系被官方宣传机器吹到了天上,并由此在国际上几乎成了一个神话。全民免费医疗服务被吹嘘为革命的最大成就之一,并仍被许多人视为榜样。然而,古巴人对医院条件恶劣的不满在增加:从床上用品到饮食,所有的东西病人都须自备。

**应付危机高手**

眼下,古巴卫生体系也受到了考验:新冠病毒在全国传播。根据官方提供的数字,已有186人被确诊感染,6人已经死亡。由于古巴医生受过如何应对不测情况以及如何利用有限资源的训练,现在,他们拥有特别有用的本事:他们当中有很多人是应对危机高手**。**

资源有限却能干大事的这种能力是古巴医生们的一大强项。过去几天,他们飞赴新冠病毒疫情肆虐的多个国家。该国卫生部称,已有40多个国家提出申请,希望得到古巴医护人员的帮助。毋庸置疑,这当然是这些国家的一个明智决定,因为,它们将在情况紧急时得到有经验的大夫。

然而,古巴政府和申请国之间的协议所附的规定也值得人们关注:根据这些规定,古巴医生们会在奴隶般的条件下工作,而当事国所付的薪资中只有很小部分成为医生们自己的收入。古巴大夫们冒着风险勤勉工作,但最大的受惠者乃是政府。对一医疗使命的收入绝大部分去了哪里,哈瓦那政府并不透明。

虽然官方宣称,这笔钱将用于改善国家卫生设施和服务,但并无相关证据。因此,这笔钱既可能用于拯救人的生命,也可能用以维持国家镇压机器。

**意识形态高层建筑**

还有,医生们还得接受,自己的工作被意识形态化:只消看一眼古巴大夫们在出发前站在菲德尔·卡斯特罗画像旁所拍的照片,就能明白,他们被古巴政府用作了宣传工具。哈瓦那当局要从大瘟疫中捞取意识形态上的好处,并传播这样的观点:威权式规定虽限制自由,却能拯救生命。

不过,随着其中一名医生决定不再返回祖国,官方的宣传窘相毕露,"国家英雄"立马成了"逃兵"。谁若在使命结束后不返国,谁就8年不得入境看望家人。此外,当事人无权拿到在海外所挣的钱,所有的钱均只能汇入古巴的银行帐号。

**得到国内得不到的商品**

很多人不禁会问,那他们为啥还要参与这样的有生命危险、挣钱极少的使命呢?除助人这一动机外,还有更多的原因:在如此艰难的日常生活中,逃离这个监狱式的岛屿犹如一次自由的呼吸。身在海外,虽进入了一个紧急境遇中,却能得到国内无法得到到服务和商品,从而可把商品带回国,改善自己的和家人的生活境况。

若干年前,我遇到过一名瘟疫学专家和大学教授,她曾参与在委内瑞拉的医助使命,原因是,只有这样,才能挣到翻新自家住宅屋顶的钱。我还听说了一名神经外科大夫和一名肾脏病学专家的故事。 这位外科大夫做脑颅手术,却没吃早餐,因为,他的薪水还不够买一杯牛奶;那名肾脏病专家请求病人给他买一块甜点,以能让自己全天坚持下来。

**生活贫困**

虽说医疗人员的月收入在古巴国内属于最高的,却只相当于70美元。而在这个国家,一升植物油售价约2.5美元;在国有商店,一升牛奶售价超过1.5美元。在古巴,医生们实际上生活在贫困之中。

所有这些,以及其它更多的因素促使他们作出决定,登上飞机,在古巴以外的地方提供医疗服务,--即使因此会冒生命危险,并知道政府会拿走他们收入的绝大部分。

**为这些了不起的人鼓掌**

他们这么做,也是因为他们热爱自己的职业,因为他们和这个地球上的所有医生一样,是了不起的人,而不是因为他们认可某种意识形态,或因为他们属于某个政党。医生们是当代的英雄,而这绝不是不是因为官方宣传有此说法。

今晚9点一到,我会在阳台上为他们热情鼓掌。这是对他们的工作的感谢,但绝不是对强使他们贫穷、履行政治责任的那个制度的欢呼。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