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纽约医护怒吼:士兵没枪不上阵 为何我们得上工

美国约30名护理人员2日在纽约一座医院外示威,其中一人忍不住问道:“士兵没枪不会上阵,没有防护装备的护理师为什么就得上工?”

法新社报导,在现在维持社交距离时期不多见的这场抗议行动,是针对美国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俗称武汉肺炎)疫情最严重的纽约市医疗人员在治疗患者时缺乏口罩、工作袍和其他防护装备。

**抗疫前线战士 却没有武器盔甲**

纽约已经通报近10万例确诊患者,其中约2,373人病故,护理师们表示,防护装备短缺让他们冒著生命危险工作。

由纽约州护理师协会(New York State Nurses Association)率领的护理师们在布朗克斯区(Bronx)的蒙特菲尔医学中心(Montefiore Medical Center)沿著围栏外分散站开,小心翼翼地维持彼此间的距离。

这些护理人员戴著口罩,佩戴黑丝带声援所有COVID-19患者,并高举海报公开谴责个人防护装备短缺,装备短缺的现象正影响纽约各地医院的员工。

协会主席谢瑞丹-龚萨雷兹(Judy Sheridan-Gonzalez)告诉法新社:“我们是前线的战士…对抗敌人时却没有武器和盔甲保护自己。”

**缺乏防护中镖 刚退烧就被召回上班**

43岁的马修(Benny Mathew)表示,自己在没有适当装备的情况下治疗了至少4名武汉肺炎患者,因而遭到感染。

他的病毒筛检结果3月25日出炉,显示为阳性,到了3月28日,马修虽已退烧,医院却随即要求他返回工作岗位。

他说:“他们说,如果你没发烧就可以回来上班,这是他们的唯一标准。”

“他们要我戴口罩回来上班。我们人手不足,所以我认为回来工作是我的职责。但我担心会把病传染给我的同事,和本来并没有染病的患者。”

马修的姊姊住在义大利,因此他一直持续关注义大利疫情发展。2月初,马修任职的医院收治首例疑似病例时,马修在家就将自己与妻小隔离。

**担心口罩被污染 连厕所都不敢上**

根据同样位于布朗克斯区的蒙特菲尔门诊手术单位护理师阿诺姆(Jacqueline Anom)表示,许多医院不得不挪用门诊病房来应付源源不绝的病患。

病患原本不应在这座11层楼的建筑物里过夜,这里没有淋浴间,病房没有门,也没有适当的床铺。

但感染武汉肺炎的患者躺在担架上、从3月31日开始不断被送来这里,并且留置在此。

首批治疗染病患者的阿诺姆表示:“我没有做必要之事所需的装备。”

阿诺姆值班12个小时期间,多半不敢在没有适当装备的情况下离开治疗室,即使是上洗手间,因为她担心自己的口罩和工作服会遭到污染。

她说:“真是一团乱。我已经从业20年了,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充满不确定感。”

“真的很令人生气,我很愤怒,因为我们身在美国,不应该为个人防护装备抗争。”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