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印尼武汉肺炎确诊激增 斋戒月返乡人潮是考验

印尼俗称武汉肺炎的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确诊数激增,平日寸步难行的交通壅塞景况不复见。印尼政府呼吁民众齐防疫,但保持社交距离仍未成全民运动,且随著斋戒月及返乡潮将至,大批人流移动让外界忧心印尼能否控制疫情扩散。

随著印尼武汉肺炎确诊病例不断增加,雅加达及其他城市是否封城引发讨论。

不过,面对封城的可能冲击,包括赚取日薪的民众将失去收入等,印尼总统佐科威(Joko Widodo)坚持不封城,目前诉求两个主要方式抗疫,即要求民众减少外出,并用快筛加快找出冠状病毒疾病带原者,进行隔离。

雅加达省长阿尼斯(Anies Baswedan)曾力主封城,但决定权在中央政府,他因此下令雅加达23日起进入14天紧急状态,有不少业者配合,但雅加达人流仍相当频繁。

近日来,雅加达街头虽仍是车水马龙,但过去处处塞车的景况已不复见。例如连接雅加达东区、中区、南区的主要干道卡萨布兰加路(Casablanca Road),过去总是寸步难行,汽机车喇叭声和指挥交通的吹哨声不断,当地骑士称为“地狱之路”,现在虽仍有相当车流,但交通顺畅许多。

而过去繁忙的通勤列车车站附近,现在约晚上8时左右就显得寂静。

此外,雅加达多处景点已关闭,如伊斯蒂柯拉清真寺(Masjid Istiqlal)、旧城区(Kota Dua)及许多购物中心附近过去总挤满摊贩与人潮,现在冷清许多。

雅加达商务金融中心SCBD街头的中午时分异常冷清,部分公司、购物中心和商家配合暂停营业或在家上班政策。

为了让民众保持“社交距离”,雅加达偶见军、警或省政府执法人员在车站、公车站或街头提醒民众,但由于没有执行封城政策,民众大致仍可自由活动。

雅加达实施紧急状态以来,在雅加达东区卖沙嗲的街头小贩维塔(Vita)仍每天出门做生意。来自中爪哇省(Central Java)的她告诉中央社记者,“我很担心政府封城,这样我就没有办法做生意了,我靠每天卖沙嗲的收入生活,没有收入就得回乡”。

维塔的忧虑是许多底层民众的写照,26岁的她说,自己也担心受病毒感染,但有小孩要顾,还是要出门做生意,疫情爆发后比较少客人上门,以往晚上9时可卖完收摊回家,现在晚上10时还卖不完,“我没有办法一直害怕,只希望疫情和政府的限制性措施赶快过去”。

在雅加达另一头,中区瑟南市场(Pasar Senen)的果菜店家仍忙著下货、搬运、整理蔬果,也有许多人来批货,一旁停满等待载货的迷你交通车巴驾(Bajaj)只见和往常一样繁忙的景象,几乎不见有人戴口罩。

一名印尼大学公卫专家对中央社记者指出,他担心街头小吃的卫生问题会使疫情扩大,因为很多街头摊贩没有办法使用干净、流动的水清洗碗盘。

截至26日中午,印尼的武汉肺炎确诊数累计达893例,遍布全国34个省级行政区的其中27个,死亡人数总计78人。其中,雅加达有515个确诊案例,死亡人数为49人。

此外,随著武汉肺炎疫情扩散,对印尼医疗体系造成相当大的负担,医护人员防护装备不足,西爪哇省(West Java)勿加西(Bekasi)等地传出有医护人员用雨衣充当防护衣的情形。

根据伊尼医学会理事会(IDI)及印尼媒体报导,印尼至少已有7名医生及1名护士因感染武汉肺炎殉职,另有一名医生因准备抗疫工作过度疲劳而心脏病发过世。

印尼政府将近期取得的快筛试剂组优先让医护人员受检,确定无感染的医护人员将逐户到高风险民众家中进行筛检。

日前在勿加西体育馆受检的医生威尔第(Verdi)说,民众现在很担心被感染,过去不太因发烧、咳嗽就到医院,现在有症状就会到医院,医院人满为患。

前来受检的护士柯瑞(Corry)说,防护装备很有限,“希望可以有更多”。她每天接触约5名武汉肺炎疑似病患,现在她怀孕更担心受感染,但仍要以照顾病人为优先。

同样负责照顾武汉肺炎病患的护士艾齐(Eci)指出,医院有25名医护人员照顾患者,但是只有3套防护设备,“我们只能尽可能利用,再用各种方式保护自己”。

印尼政府近期已积极整备医疗器材、防护装备,也将2年前用于亚运、位于雅加达的选手村改装为武汉肺炎紧急医院。医院负责人、军官阿贡(Agung Hermawanto)说,政府会提供足够医疗物资,也将征募更多志工协助医护人员抗疫。

此外,印尼逾9成人口为穆斯林,斋戒月今年落在4月底至5月底,斋戒月结束后接著就是迎接穆斯林一年一度最重要的节日开斋节。

斋戒月期间,穆斯林每天会在傍晚开斋时间与亲友一起用餐,大约在开斋节前两周起,会陆续返乡与亲友团聚,外界忧心这可能加速病毒扩散,让疫情更加严峻。

近期学界也纷纷发表忧心印尼疫情发展的研究。雅加达邮报(Jakarta Post)报导,印尼如果不采取断然防疫措施,可能成为武汉肺炎疫情的重灾区,甚至有可能成为“东南亚的义大利”。

报导指出,政府没有对雅加达实施封城,病毒随人流的移动从雅加达散布到其他地方。例如,苏门答腊岛(Sumatra)的占碑省(Jambi)、巴布亚省(Papua)、西努沙登加拉省(West Nusa Tenggara)、北摩鹿加省(North Maluku)等地都是近期出现确诊首例,大多数患者都曾到过雅加达或雅加达近郊地区。

印尼策略发展倡议中心公卫专家努鲁尔(Nurul Nadia Luntungan)指出,对于已有社区感染的地区,除了大规模筛检,同时还必须实施部分的封锁措施。

艾克曼生医研究院(Eijkman)的艾克曼牛津临床研究所(EOCRU)预估印尼4月底的感染人数会高达7万人。路透社引述伦敦传染病数学模型中心(CMMID)的报导指出,印尼官方公布的确诊数只有实际的2%,实际上已有3万4,000人感染。

任教英国的印尼学者哈迪(Hadi Susanto)甚至评估疫情最高峰时,可能有近半人口感染。雅加达邮报就此访问哈迪,他说,若民众一切生活照常,半数人口在印尼出现确诊首例后的50天可能被感染。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