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武汉肺炎未爆弹?专家:印尼卫生体系濒临崩溃

俗称武汉肺炎的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持续肆虐,路透社25日报导,印尼的病床、医疗人员和加护病房设施严重不足。卫生专家警告,印尼恐将成为疫情的新中心。

**印尼卫生体系令人忧**

报导指出,由于印尼政府对疫情反应缓慢,掩饰了病毒在这个世界人口第四大国家的爆发规模,卫生专家表示,印尼将面临冠状病毒案例激增。

印尼记录了686起确诊案例,但因为低检测率和高死亡率,这个资料被视为低估了感染的规模。印尼目前通报55人死亡,在东南亚中人数最多。

位于伦敦的传染病数学模型中心(Centre for Mathematical Modelling of Infectious Diseases)23日公布一项研究,估计印尼的冠状病毒感染者只有2%被通报,使得实际人数恐将多达3万4,300人,比伊朗的确诊者还多。

而其他模组则推估,在最坏的情况下,首都雅加达(Jakarta)在4月底前的确诊案例,可能多达500万人。

公卫经济学家阿斯柯贝特(Ascobat Gani)表示,“我们已经失控,疫情已扩散到各地”,“或许我们会踏上武汉或义大利的路,我想我们已经进入那样的范围内。”

**印尼政府看法较为乐观**

在此同时,印尼政府则认为,病毒的影响不会那么严峻。

印尼卫生部疾病管制及预防局秘书长艾玛德(Achmad Yurianto)针对与义大利和中国疫情相较一事表示,“我们不会像那样。重要的是我们团结民众…他们必须保持距离。”

路透社指出,和其他受到疫情严重冲击的国家相比,印尼的卫生体系表现不佳。根据印尼卫生部的资料,这个人口逾2.6亿的国家拥有32万1,544张病床,约等同于每1万人12床。

相较之下,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南韩是每1万人115床。

在2017年,WHO发现印尼是平均每1万人有4名医生,就人均来说义大利是印尼的逾10倍,南韩则多了6倍。

但艾玛德表示,有了适当的社交距离措施,应该不需要大量的额外床位,而且医疗人员足以对付这个病毒。

**印尼医疗体系承受压力**

然而,印尼大学(University of Indonesia)流行病学家布迪(Budi Haryanto)表示,医院并未准备就绪来支援可能的病例,治疗将会是有限的。

尽管印尼目前只有数百人因为冠状病毒住院,但医生告诉路透社说,卫生体系已经承受压力。

许多卫生人员没有保护装备,一名医生说,由于缺乏防护衣她必须穿著雨衣。

而医院对于感染控制不良的一个迹象就是, 根据印尼医生协会(Indonesian Doctors Association),已有8名医生和1名护士死于这种冠状病毒。

在义大利,疫情到25日为止已造成7,503人死亡,以及至少23名医生丧生。

**防护衣和口罩不足**

另一名医生说,由于缺乏保护装备,雅加达郊区一家医院的员工扬言24日不来上班。

这位要求匿名、忍住眼泪的医生透露,他们只好自己带口罩,穿上可能品质不符标准的防备衣。“我的朋友们,一个个的感染了病毒。”

印尼政府本周表示,已为医务人员采购了17万5千套新的防护设备,并将分发到全国。

此外,雅加达也开设一家新的急救医院,最终将可治疗多达2万4千名患者。医生和医务人员也被承诺将加发奖金,而50万份快速测试包已从中国运抵。

**登革热高峰期将届 ICU病床恐不足**

由于印尼的卫生体系非常分散,因此中央政府很难协调反应。而缺乏加护病房(ICU)病床也令专家忧心,特别是印尼即将进入登革热高峰,这会增加对这项设备的需求。

澳洲伯斯(Perth)的科廷大学(Curtin University)公卫专家克莱蒙斯(Archie Clements),针对感染冠状病毒的患者表示,“如果你病得很重,而你能住进ICU并戴上呼吸器,那么大多数人应该能活下来。”

“但如果不能把他们送进ICU,并为他们戴上呼吸器,那么他们就会死。”

一份刊登在“危重症医学期刊(Journal of Critical Care Medicine)的研究,以2017年的数据比较了亚洲国家的成人加护病房,结果发现印尼是每10万人有2.7个危重症护理床,在这个地区位于最低之列。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