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中美新冠肺炎争论尚未结束 欧盟就疫情中“慷慨政治”发出警告

(法广RFI 弗林)自今年1月湖北武汉及周边地区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以来,截至目前为止这场席卷全球的大流行病毒已经在197个国家和地区发现确诊病例,共有超过41万人确诊,并有至少18608人不幸患病去世。与此同时,这场疫情给各国无论是在社会,还是经济和金融等重要层面所带来的影响都是过去百年来前所未有的冲击。

截至本周一已经有至少34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相继出台封城等针对境内民众出行限制的管制措施,致使全球在当时有17亿逾人被迫在家隔离。而这一数字随着印度总理莫迪政府周二宣布该国进行封国21天的决策后,近乎成倍增长,致使全球因新冠肺炎疫情需要居家隔离的人数达到约30亿人。疫情灾难全球化给世界各国民众带来的深刻和切实影响,实在是此前令人近乎不可想象的场景。与此同时,仍要注意的是,目前确诊新冠肺炎人数排名前列的国家仍是中国、意大利、美国和西班牙等经济发达国家,经各方消息显示然而疫情已经触及到非洲、拉美州和中东的一些经济及医疗水平欠发达国家,因此疫情在近期于这些地区的发展情况则有待观察。尽管缺乏具体数据加以支持,但世卫组织还是在近期多次警告非洲国家“医疗匮乏是一个残酷的现实”,应当格外小心新冠病毒在那里的推进,需要最大限度做到“检测、隔离、治疗”。

正当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正在进一步扩散之际,这场疫情给全球化等现行国际社会合作体制带来的影响也成为了各方关注的焦点之一。值得注意的是,美中两国作为全球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双方政府之间在这场深刻影响两国正常运营的灾难中却展现出进一步分歧和对抗,而并不是合作及相互支持的态度。疫情期间,两国政府就疫情来源及事已至此谁应承担责任问题而互相指责,激烈程度有增无减。从开始的中层官员和官方宣传机器及媒体舆论间的口诛笔伐,一直随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对新冠病度可能是美军带入武汉的指控,刺激升级为特朗普多次出面直称的所谓“中国病毒”,并屡屡为这一用词辩护,及在记者会上赤膊上阵公开表示对中国不满的元首级别的论战。特朗普在3月22日出席白宫防控疫情记者会上直言称,对中国在疫情爆发初期缺乏合作和信息,感到沮丧,认为中方应该及早通报。但特朗普强调,他依然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保持良好关系,亦尊重和敬佩中国对抗疫情。

就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等官员提出,对中方在处理疫情初期存在就疫情信息不够透明,让试图向外界预警的医护人员消声,浪费宝贵预警时间及阻碍美国专家赴华参于实地考察等指控的同时,中国外交部的部分官员,及官方媒体则纷纷加大了对特朗普当局地反击和批评。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剑指特朗普,指责他存在处理美国国内疫情不当,及向中国甩锅的言论和氛围宣扬则在近年来其他的美中分歧事件中系实属罕见。针对这一现象,《纽约时报》近日发表了一篇题为“新冠疫情加剧美中分歧”的评论文章指出,就特朗普在两国较劲下展现出的这一强硬态度,美国国内学界和政策分析人士中也存在两种声音。例如,可被称之为“鸽派”的奥巴马政府外交官兼国防部亚太事务助理副部长马格萨门(Kelly Magsamen)就认为,双方“竞争态势”削弱了遏制新冠病毒的努力。她说,“我们需要共同努力控制住疫情,而不是为了指责中国而指责中国。”此外,康奈尔大学贸易政策教授普拉萨德(Eswar Prasad)也称,这种新的敌意“令人沮丧”。他说,“天安门事件后的美中关系在一个特别不幸的时期恶化到了新低,而在此刻,两国本应该联手限制大流行病对公共卫生、经济活动和金融市场造成的破坏。”

此外,还有一些特朗普政府的卫生官员提出,向中国当局施压谴责可能使其更抗拒共享有关病毒的准确数据。另有声音指,这样做可能也会让中方在向美出售和供应口罩等急需的医疗物品上带来无谓的阻碍。与此同时,但是持强硬态度的人士则认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大流行是一个可以突显他们眼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给美国等西方国家所拥有的自由民主机制,及市场经济等根本性质和战后国际架构带来威胁的实例。对此,白宫前首席战略师班农就多次宣扬,中国政府“已向世界证明,他们对中国人民和世界构成生存威胁,而不仅仅是对美国构成威胁”。显然,美中两国之间就构成这一全球性危机的来源和责任问题的相互指责尚未结束。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周二的记者会上,当谈及所谓“中国病毒”和“武汉病毒”用词时表示,“近一时期,中美之间有一些关于病毒源头的争论。我想指出,挑起这场争论的恰恰是美方,首先称病毒起源于中国,首先使用‘中国病毒’、‘武汉病毒’说法的也是美方”。他说,“根据媒体报道,早在3月6日,蓬佩奥就公开对外使用‘武汉病毒’的提法,此后美方一些政客和高官持续不断地借此污名化中国,引起中国人民的极大义愤和强烈反对。白纸黑字,言犹在耳,美方是抵赖不了的。”

耿爽在会上强调,“中方已经多次重申,美方个别人处心积虑地将新冠病毒同中国相联系,不断地对中国搞污名化。中国人民对此强烈义愤、坚决反对。世卫组织和国际社会都明确反对将病毒与特定国家和地区相联系,反对搞污名化。”在当天除了美中外交争论继续发酵外,另一值得关注的是,随着疫情的发展,在特朗普政府推行“美国至上”政策方向,及因其国内疫情自顾不暇之际,中国近期开始对包括意大利和塞尔维亚等欧盟成员国和欧盟周边国家加大医疗援助和介入。就这一现象,此次在协调和应对疫情反映并非理想,其自身存在已经受到疫情发展威胁的欧盟方面也首次发出了警示的表态。对此,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何塞·博雷利(Jose Borrell)发表了题为“新冠病毒大流行病及其正在创造的新世界”的评论文章。文章中,这一欧盟外交事务主管写道,“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将会重造我们的世界。我们当下并不知道这一危机将在何时结束。但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当它结束时,我们的世界将看起来非常不同”。

博雷利在文中对欧盟内外有关疫情爆发时间表,及对疫情防控叙述方式的“战斗”进行分析并发出警示。对外,他就中国在抗击新冠病毒疫情期间的“慷慨政治”发出警告,敦促欧盟国家准备好迎接一场“全球话语权之战”中的“影响力之争”。他说,"中国全力推出的信息是,它和美国不同,是一个有责任感的、值得信赖的伙伴。"他还表示,在这场舆论战中,有人正试图诋毁欧盟有责任感、值得信赖的形象,而在某些情况下,欧洲人被贴上了耻辱的标签,好像是所有人都是病毒携带者一样。对此,他强调,欧洲必须保护自己不受到诋毁。博雷利称,“对欧洲而言问题是这样的:我们可以确定,随着疫情的演变和我们对疫情反应的发展,观念将再次发生变化。 但是我们必须要意识到,(其中)包含一个地缘政治因素,包括通过操纵和‘慷慨政治’争取影响力的斗争。而通过用事实进行武装,我们需要捍卫欧洲免受其诋毁者的攻击。”对内,他还表示,“欧洲内部也有一场叙事之战。 至关重要的是,欧盟必须证明它是一个具有保护性的联盟,且团结并不是一个空洞的词语。(面对疫情)在以国家为单位成为中心力量的第一波浪潮过后,如今,欧盟已在成员国授权其采取行动的所有轨道上实施联合行动并脱颖而出:(包括)联合采购重要医疗设备,提出联合经济刺激计划和共同行动,同意必要的放松财政和国家援助规则的决定”。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