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郑义:中美流感死亡比较

近日以来,中国各大门户网站转发了一篇有轰动效应的文章:据美国疾病管制中心(CDC)最新统计,截至125日,估计在这个流感季美国至少有1900万人染病,18万人住院,1万人死亡,其确诊人数及死亡数,远远高于目前武汉肺炎的感染及死亡人数。文章最后含怨抱屈地提出一个问题:为何外界的注意力却大多放在武汉肺炎上?言外之意无非是:美国人才生活在可怕的瘟疫爆发中,炒作武汉肺炎简直别有用心!另一篇新闻通稿则说,美国爆发40年来最致命流感,已有6600人死亡,一千多万人感染。这一则新闻也被国内各大门户网站转发,在自媒体上刷屏。

 

中国大陆刷屏消息:美国流感大爆发-vs-武汉肺炎?【传染力高出20倍】

 

本人久居美国,看到这样言之凿凿的消息不免大为诧异。美国流感严重到这种程度,为何美国政府、媒体、民意代表没有任何动作?为何社会上没有恐慌,自己也没有丝毫感觉?直觉式的反应有两点:第一,数字本身或对于数字的解读有问题,需要查证;而且,为什么没有披露可资比较的中国流感数字?可比的数字有一个:每年流感疫苗覆盖率。中国是12%,美国是40%。每年秋末冬初,在美国是被追着打流感疫苗。一进医院、诊所,一定要问你是否同意马上注射疫苗?在许多公共场所,比如超市、教堂、停车场,都有防疫人员摆摊免费注射疫苗。按常识想想:美国疫苗覆盖率是中国的20倍以上,患病率怎么可能反而超过中国呢?第二,美国流感之所以没有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显然与武汉肺炎的威胁性无可比性。在美国,在野党是压制不住的,弹劾现任总统的风波至今没有落幕。在美国,新闻不仅自由,而且跟政府过不去,简直结了仇,以至于贵为总统的川普只能在自己的推特上跟媒体干仗。基于我对美国社会、制度的近距离了解,这些数字背后必有隐情。众所周知,美国的人命太值钱,中国无法望其项背。死几十几百士兵,仗就打不下去,赶紧撤军;因污染或吸烟引致死亡,其赔偿可高达令企业破产。若政府对流感爆发不作为,或反应迟钝而死了一两千万人,白宫早就被各州来的民兵占领了。当然,我完全了解中国大陆流行的反美情绪。出了任何事总是要骂美国,八杆子够不着的事也是美国。这回新冠肺炎封城、封省、封国,搞得人心惶惶,不骂美国如何自解?不骂美国如何坚守“厉害了”的万丈豪情?

 

 

洛杉矶医疗人员要求给未完成入境手续因而短期逗留(72小时)在边境巡逻设施中的移民注射流感疫苗。(20191211日,《圣地亚哥联合论坛报》)

 

回到具体数字,每年流感死成千上万人是美国权威机构的数字,看来没有造假。那么,就要看如何解读了。

我上网搜索的结果如下:美国这个流感死亡人数很宽泛,并不仅指流感死亡,而把因流感加重病情的死亡全部算进来。比如一位肺病、或心脏病、糖尿病重症病人,死前患了流感,就算作“与流感相关的死亡人数”。中国的统计方式不同,仅仅是直接流感死亡,那些因流感加重了基础病而导致的死亡一律不算。比如,一名患者老毛病是肺炎和心脏病,因患流感导致肺炎恶化,然后造成心脏病发作,最终因心脏病死亡。——在美国,其死亡原因就是“流感”。在中国,则不是死于流感,而是心脏病。也就是说,中美两国的“流感死亡”因统计方法不同,是没有可比性的。美国每年死成千上万,而中国仅仅是两位数。因此,那条轰动全中国的新闻,根本不敢列出中国的死亡数字。几十比1万,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戏就作过了。

那么,如以美国统计方式估算,中国每有多少人死于流感呢?20199月,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余宏杰课题组在《柳叶刀·公共卫生》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Influenza-associated excess respiratory mortality in China, 2010-15: a population-based study),指出2010-2015年,中国平均每年有88100例流感相关的呼吸死亡。而且,这个将近9万例的年均死亡并没有包括流感引发死亡的另一个主因:心脏病。中国人口是美国的4倍,流感引起的呼吸死亡人数是10倍上下,这个数字拿出来就不好看了。如果再加上流感引起的心脏死亡,那就更令人难堪了。还有一个更惊人的数字:年均20万。据上海红枫国际妇儿医院官方网站披露:“中国疾控中心调查了中国流感死亡人数比例:每年因为流感引起的死亡人数,北方是万分之1.8,南方是万分之1.1。乘以13.6亿人,中国每年因流感引起的死亡人数在20万左右。”——真是令人无言。

2019828日新华网报道:在日前“2019年季节性流感防控策略学术交流会议”上,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处呼吸道传染病室主任冯录召说,目前统计的流感发病和死亡人数不能完全反映中国流感疫情和死亡率的真实水平,获得诊断的流感患者要少于实际发病人数。同时,还涉及到流感致亡的死因归因问题。他说:“流感会引起肺炎等严重并发症,也会加重患者本身的其它慢性疾病,这部分死亡的患者(在中国)不会将其归为流感致死,而是以其并发症为死因,例如会归咎于肺炎、慢阻肺、糖尿病并发症等。”

同样一个流感死亡,存在两种统计方式,哪种更有道理呢?中国的道理不清楚,但美国和国际卫生组织的道理是:如果死亡原因是传染病和其他疾病的共同作用,则必须将传染病作为根本死因。这样的死因分类有利于凸显传染病之危害,有利于防止传染病的大规模爆发。但万万想不到中共媒体的创造性发展:以此证明武汉新冠肺炎大爆发并不可怕,远不及一场美国流感。

上帝救自救者。

郑义,纵览中国

 

 

猜你喜欢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