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近3万人出走香港,是什么让这里不再宜居?

文/赵银峤 纪硕鸣

香港特区政府统计处2月18日公布,2019年年底香港人口临时数字为750.07万人,比2018年年底增加14,200人,增长率为0.2%。期间,有39,100名单程证持有人来港,连续3年下跌。有29,200名香港居民移出,按年大升8,800人,升幅为43%,创六年新高。

曾经的香港,一度是全球最宜居的城市,但是近三万人移民的数字创下新高,也正说明港人的信心正在减弱,香港在他们眼中变得不再宜居,去年持续的社会风波是主要因素,使得香港精英阶层前往海外寻觅避风港,但综合来看,这并非唯一原因。

 

香港宜居指数在下降

或许很多香港人都记得,2012年,英国《经济学人》旗下的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将香港评为“全球最宜居城市”,那一年的评比,新增了七项与空间有关的标准,包括绿色空间、城市扩张、自然及文化资产、污染、孤立程度等,使得香港跑赢了加拿大的温哥华、多伦多等榜首的“常客”。

不过,从那以后,香港的排名出现了下降。2013年,2014年的经济学人智库评比中,香港下跌至全球31名,2019年变成了第38名,该机构还表示,香港目前排名并未考虑到持续数月之久的社会动荡,这将影响香港2020年的排名。

香港在其他的评选中已体现出排名下降的趋势,全球外派人力资源顾问机构ECA International最新的地区评分调查报告显示,香港在东亚区外派雇员最适宜居住地点的排名,由2019年度的第四十一位,跳崖式下跌至第九十三位。

宜居指数的下降,还体现在吸引力的下降。虽然数据显示,香港2019年度有39,100人为单程证持有人的移入,即平均每日约107人,占现时每日内地来港单程证名额150个的71.4%。但2016年时,共有57,400人持单程证人港,目前已经连续三年下跌,2019年的跌幅达近一成。

数据显示,香港警方在2019年下半年接获约2.3万宗可作申请移民、俗称良民证的无犯罪纪录证明书,较前年同期急升约60%。而台湾内政部移民署数字,香港居民获批居留许可人数,由前年的4100多,上升40%至2019年的逾5800人。一些国家如日本、马来西亚、泰国都被追捧,港人移居申请比以往明显增多。

香港历史上曾出现过移民潮,这次社会动荡加上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双重打击,使得移民潮再次出现,背后体现出三个原因。

 

移民潮背后的三个原因

一.缺乏安全感。2019年持续半年的反修例风波令香港不再安全,面对动荡局势及对前景的忧虑,香港人觉得不能安心、放心的生活,有人为年幼子女着想,有人担心前景,纷纷计划移民。

香港人对未来并非完全没有信心,日前,香港智库组织“民主思路”调查显示,香港市民对2047年后继续实行“一国两制”的支持度高达73.5%,反映香港市民即使对当前“一国两制”状况有一定批评,他们依然相信“一国两制”是适合香港未来的体制。

然而,对未来的信心并没有改变对当下的不满,香港的不稳定,令不少香港人的信心下滑,进而产生不安全感,这可能是出现移民潮的直接原因。香港中大亚太研究所在2019年9月调查发现,移民原因方面,最多人认为与“香港政治争拗太多、太烦或社会撕裂严重”有关,占27.9%。

有媒体引述香港的移民中介称,2019年6月前,前来谘询的客户仍对移民举棋未定,但在6月之后,不仅谘询数量翻倍,而且客户似乎都已经下定决心离开。事实上,这些人对于香港缺乏安全感,希望逃到他们认为安全的地方。

二、缺乏对香港政府的信心。反修例风波还没有完全平息,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使得香港社会再次面临挑战,如今本该是上下一心抗疫的关键时期,社会上出现了缺乏信心的现象,不尽不实的谣言引发市民抢购厕纸、米、油、罐头等,令香港数星期内变成日用品也难买到的悲情城市。

香港人并非缺钱,甚至医疗药物等亦不缺。香港人最缺乏的是信心,港府在处理疫情上的“慢半拍”,使得大部分人缺乏了信心,在求人不如求己下,唯有靠自己囤积口罩、消毒药水、粮油食品等。

这种缺乏信心也导致了移民潮的出现,有移民顾问指近日不少香港人因为“不想每天找口罩”而打算移民,移民申请急增4倍。此外,香港社会问题积存,不少人都要面临教育问题、住屋问题,港府在过去的表现无法令人满意,结构性问题没有被合理地解决,这种不安就会使人心生离意。

三、生活成本过高。经济学人智库2019年《全球生活成本调查报告(Worldwide Cost of Living)》中显示,香港的生活成本排名比2018年上升三位,首次与新加坡和巴黎并列榜首,共同成为全球133个城市中生活成本最昂贵的城市。

美世人力资源顾问公司(Mercer)发表《环球生活成本指数调查》,指香港连续第二年成为企业外派员工生活成本最高城市,这份报告给出了具体数字。例如香港租住房屋的成本全球最高,一间860至1290平方呎(约等于80至120平方米)的未装修两房单位租金约为9000美元(约7万港元),大幅抛离排第二和第三的纽约和东京。如在一间热门咖啡店买一杯浓缩咖啡,香港的价格也是全球最贵,超过7美元(约54.7港元)。香港一公斤汽油的价格亦冠绝全球,逾2美元(约15.6港元)。

成本高的另一面,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面临著无法买房、工时长、低工资、退休欠缺保障等普遍问题,而这也是导致矛盾不断激化的深层次社会问题。许多香港年轻人觉得,几十年来香港政府忽略了他们,这助长了他们对制度的不满。这一背景之下,移民变成许多港人为自己及下一代改善生活的目标,社会动荡成为一个导火索,促使他们加快了移民海外的步伐。

伴随移民潮来的,往往是人才的流失,虽然现阶段暂未见到香港大规模的人才流失,但若移民潮加剧,不能及时恢复港人及外来人才对这座城市的信心,未来香港只会不断走向下坡,失去往日的华彩。如何在逆境中稳住人心,是香港政府首先需要正视的问题。(超讯)

猜你喜欢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