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武汉疫情 为什么说中南海早就知情

中南海--中国权力核心所在 DR

(法广RFI 安德烈)武汉疫情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即便按照官方的数据,已造成千余人死亡,近五万人确诊,许多地方封城封村,给活着的人造成的心理创伤无法估量。为什么武汉疫情失控到这种地步,梳理一下几个重要的时间点很有必要,武汉市长周先旺有关武汉12月份向中央报告的最新表述十分关键。

周先旺给出的时间

武汉官网‘汉网’11日向外界披露了一个重大信息,武汉市长周先旺作为防疫前线最重要的领导人,在全民怒指武汉当局隐瞒疫情、耽搁对抗疫情的宝贵时间,且北京开始向武汉官方动刀,习近平钦差大臣取地方官员而代之的情况下,这位市长表示早已在12月份就已向中央报告疫情,就已向科学家通气,并且“遵从了科学家的建议”。他暗示他做了该做的。武汉为什么没有早向社会大众公布疫情,周先旺指自己是“依法披露”,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他不能向全社会告知,暗示这一责任不在他身上。

李文亮的时间

如果以目前普遍承认的12月8日发现疫情作为起点,疫情在12月下旬就有了相当的蔓延,武汉医护人员从一群从华南海鲜市场的工人身上,发现了同样的肺炎病症,也就是依据这一医生的观察和诊断,李文亮医生在朋友圈发出警讯,指出这是一个可与萨斯病毒比较的病毒。正如众人所知,他随后被毫无医疗知识的警方传讯、训诫,封嘴。与他差不多同时被封嘴的共有八名医生。

李医生发出武汉疫情警讯的时间是12月30日。李文亮医生后来不幸感染新冠病毒,医治无效,于2月6日逝世。

武汉金银潭医院专家的时间

1月24日,武汉金银潭医院副院长等人在‘柳叶刀’刊载的文章里提到,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第一例新冠病毒症状开始日期是在12月1号,这个时间比后来所认定的12月8号早了一个星期。如果按照12月1日发病推算,至少这个人在11月中旬就被感染了。

中国国家疾控中心科学家的时间

中国疾控中心有着一流的传染病学家,包括科学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包括首席专家曾光。当武汉1月23日封城,500万武汉人大逃亡,病毒迅速扩散之际,高福等人的一篇针对425名确诊新冠病毒病例的研究论文在著名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了,这个论文披露了新冠病毒可能早在12月中旬就已经出现了人传人的情况。这是中国一流卫生专家给出的武汉肺炎人传人的时间。论文一出,正值国民人人恐慌之际,身兼重要职务的科学家遭到指责,人们指责他们为什么在早已知情的情况下不向社会通报,但是,高福等人表示,这是一篇“回顾性”的论文,意思是说,他们知道人传人的时间并不比别人更早。

针对有人指责疾控中心拿到数据发表论文而没有发布疫情,原中国国家疾控中心副主任杨功焕12日对‘今日头条’表示,中国疾控中心同美国的疾控中心不一样,不具备发布疫情职能。但是,疾控中心有无失职呢?杨功焕认为,“我觉得他们失职主要是,第一,有些专家出来说了一些不太负责任、不严谨的话,第二要问他们内部是不是跟武汉市卫生部门提了建议。当然也可能疾控中心提了建议,我们不知道而已。”

直报系统

中国在2003年发生疫情之后建立了一套可向中央全天候直报传染病等重大疫情的先进系统。按照直报程序,无需经过层层官僚系统,主治医生、专家、或发现疫情的医院等卫生单位可直接向北京中央报告疫情,为什么这么重大的疫情,迟至几十天后,才由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下令全力对抗,也就是在中共中央最高层首肯下,权威专家钟南山向外界宣布了人传人的严重事实。

既然存在着一个直报系统,这就意味着国务院,中共中央,直至习近平应该对武汉疫情是知情的,具体什么时间知情,武汉市长周先旺的说法可以是一个很好的佐证,12月份。

第一例发生的时间

要弄清楚传染源,就要知道第一例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原中国国家疾控中心副主任杨功焕对‘今日头条’表示,在传染源追踪的时候,应重视第一例,要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媒体报道最多的是12月26日发现的那几例,其实中国疾控中心‘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文章指出,从12月8号起就陆陆续续有了病人,而且这些病人中很多没有与海鲜市场接触。专家认为,所以需要溯源,溯源的过程是必须非常清晰地了解这个疾病是如何传播的。

武汉金银潭医院专家的论文提到的病例更早了一个星期,这是否是第一例病人,或者如专家所表述的“零号病人”?他现在状况如何,他接触了什么人,又去了哪些地方,他是怎么感染的,都很不清楚。

简言之,如果说时间就是生命的话,武汉疫情从发生到爆发到公开浪费了许多时间。武汉市长周先旺的陈述至少给我们一个很重要的启示,12月份,武汉地方当局就已相当知情,并已向中央通报;第二,中国从萨斯疫情之后建立了直报系统,既有这个直报系统,中国最高层应该很早就知情,为什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迟至1月20号才决定采取行动,这是一个很重大的疑问。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