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武汉病毒研究所先知先觉1月21日抢注专利开人脑洞


(法广RFI  肖曼)武汉肺炎疫情大发特发制造了前所未有的人道灾难,这才把武汉病毒研究所推进了舆论质疑的风口浪尖。但除了被社交媒体点名的个别研究人员以外,武汉病毒研究所一直一言不发。直到2月5日,被舆论千呼万唤的武汉病毒研究所一改低调,宣布“要为国家利益”而抢注一项可有效抑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美国在研药物“瑞德西韦”在中国的用途专利。这一动作引发舆论不解,并难以转移消解舆论最近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质疑目光。



据介绍:瑞德西韦是由美国吉利德科学公司开发的一种新型实验性广谱抗病毒药物,被认为可以有效抑制呼吸道上皮细胞中SARS病毒和MERS病毒的复制。尽管这一药物仍还停留于针对埃博拉病毒的三期临床试验中,但最新消息显示:此药在美国用于一位感染“武汉肺炎”的患者后立即发生效力。消息传出,武汉病毒研究所立即为瑞德西韦申报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用途专利。此外,该药270份样本也被送到北京中日友好医院,要对“武汉肺炎”患者进行临床试验。


本周二,武汉病毒研究所官网刊文说:他们早在1月21日就为尚未正式使用的美国新药瑞德西韦申报了中国发明专利,而在1月21日的前一天,中国官方才刚正式宣布武汉肺炎是一种人传人的严重传染病。也就是说:武汉病毒研究所对瑞得西韦的药效研究是早在在这之前就开始进行的。就在武汉人懵懵懂懂不知自己处于疾病传染风险之中时,武汉这个城市顶尖的中科院病毒研究所就已经通过细胞实验发现了一种对付尚无正式名称的新型冠状病毒的有效药。


果不其然,武汉病毒研究所不仅神秘,而且确实了不得,也许它真的是走在了病毒的前面。但这正是当下人们的恐惧所在,也更加深了各种流传的有关病毒来源的忧虑。很多人在得知武汉病毒研究所是中科院最高级别病毒研究机构的同时,却都不解为什么在武汉肺炎病毒的流传过程中,这个机构极端异常的低调,武汉的山水养着这个研究病毒的机构,武汉百姓却成为病毒的最大牺牲者群体。疫情公布后多项因素才把被藏在深闺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推进公众视野,但仍披着神秘面纱。


就抢注使用专利一事,武汉病毒研究所可能出于显示自身要为国家出力的动机,但却由于用了“发明专利”的用语,令人不解。据自由亚洲报道:这一消息引爆舆论,网友纷纷留言讨论。有网友说,“大家知道美国的‘瑞得西韦’在中国的治疗专利是被谁抢注了吗?武汉病毒研究所,他们联合军事单位,在1月21日抢注了‘用瑞得西韦治疗2019年新冠病毒专利’,并且通过国际协议把权益伸张扩散到全球。这是什么神鬼操作?”


也有网友指出,“美国免费送的药被武汉病毒研究所抢注专利!美国免费开放分子结构,给中国送的治疗肺炎的药瑞德西韦被病毒所抢注商标,美国人彻底懵了吧!让你们看看蛇是怎么咬死农夫的!”


网友批评说,“太无耻了!拿着别人辛苦又无私给予的东西,略加更改就变成自己的东西还去注册专利想赚大钱。”“世界上最无耻的莫过于此了!不尽心尽力为抗疫情做实实在在的工作,确花大量时间搞投机取巧,为自己争名利,不惜偷取别人的成果!太恶心来!”“全世界人类都知道的事实,共产党这样耍流氓,就不怕全世界都会围殴吗?”


郑州法律人士任照周三向武汉病毒研究所发出公开信,促其公开病毒研究过程的详细资料。他表示,已经有多人实名举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管理混乱,随后被删帖。任照申请事项包括2019年到2020年间病毒保存和出入该研究所的明细,申请公开研究所冠状病毒的研发详情,申请公开对瑞德西韦药品的研发过程及申请专利的详细文件以及公开研究所教授石正丽的研究方向、发表论文及详细简历。


关于这次武汉新冠肺炎病毒的来源,中国官方从各方引证将毒源指向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但印度研究人员近日发表论文称,在新冠病毒中发现4个插入物与HIV病毒相似,怀疑中国疫情与武汉病毒所标本泄露有关。


2月 4日,大陆多益网络董事长徐波发布微博表示,自己实名带可靠证据作为线索,举报武汉病毒研究所。徐波例举一些基本事实,还附带“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发布的论文”等多个证据链接。


徐波说,因疫情防疫事关重大,怀疑武汉病毒研究所,对实验动物管理不善,致病毒实验动物流出,导致2019新冠状病毒疫情。他还强调,“我明确认为2015年石正丽研发的那针对人类的转基因病毒与武汉新冠状病毒有差异,但其实验室必然还存在大量其他类似病毒,且之后必然有继续研究类似病毒,这才是应该查处的真相。”


周一(2月3日)前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班农表示,中国共产党对所有事情都撒谎,如果新型冠状病毒被发现是人工合成的,中国共产党就完了。


 


猜你喜欢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