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夏明:中美贸易战给2019年的中国带来了极大冲击

中美贸易较量升级 2018年4月4日 路透社/Thomas White

 

【公民论坛 】 : 随着2020年的开始,人类社会步入了21世纪的二十年代,迎来了又一个十年期。刚刚过去的2019年,可谓一个不平凡之年。尤其对中国而言,更因为几个重要的纪念日期和多个重大事件而愈加凸显了这一年的特殊性。从大的格局看,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的整体局势和经济均造成不小的冲击。如何评判2019年的中国的整体局势?对此,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您谈谈,您如何看待2019年中国的整体局势?

 

夏明:2019,中国有几个重要的纪念日。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重要的是中共建政70周年。我们通常说:人到70古来稀。其实,对于一个政权来说,要维持70年也不容易,包括苏联共产党,也就70来年就崩溃了。所以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这是一个大考的关头、要反思的、要警醒的,同时要让他们自己意识到的、他的政权能否保持下去的这么一个年份。

 

我想首先评论一下2019年中国的整体局势。总的来说,2019年中国的经济是在不断地下滑。已经有经济学家认为:它的经济(增长)恐怕只有百分之二点几。甚至有经济学家、包括中国国内的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只有百分之零点几、甚至是负增长。另外也有中国权威的经济学家也讲到:中国2020年的任务恐怕是保“5”,能不能保到“5” 恐怕都是很困难的,等等。无论从各种的预期来看,中国已经走完了它过去的“经济奇迹”的这么一个过程。所以对中国的经济来说,在过去习近平当政七、八年的时间内,每一年全在往下跌一个(点),所以跌到了今天,从以前的两位数跌到今天的情况。这是最大的一个格局。因为没有了资源、没有了中共一直所吹嘘的它的“神话的能力”,它可以办实事、可以做大事、可以带动中国经济成长,没有这个神话,让中共的政治、经济都出现了各种危机。在应对这个危机的时候,习近平搞了一个“领袖+党国军”这么一个高度集权的体制。这个体制显得十分清楚,就是一个危机体制,受到德国法西斯的思想家施米特的影响,就是一种紧急状态的危机体制。所以中国政府、尤其习近平在试图用危机体制,无论在国内,我们可以看到,城管暴露的是一种危机体制特性,还有包括新疆、香港各种事务,也在挑战、或者说也在测试这种危机体制。不难看到,中共在这种危机体制的情况下,它想挽救自己的命运,或者想维持目前的格局、尤其是维持稳定,但是这其中就形成一种高度的恶性循环。因为在危机体制下,它的强权、个人极权往往对经济的活力、尤其对私营企业、对各种企业家的创新和效率的提高,都是有伤害的。不难看出,这种危机体制又跟经济下滑形成一种恶性循环,而经济下滑带来老百姓越来越多的不满,各方面的要求得不到满足,所以抗争又更多地挑战了这种危机体制。这个危机体制就会变得更加地残酷。所以今天我们可以看到中共在庆祝它的70周年建政的时候,其实已经陷入一种恶性循环。我对最主要的整体局势的评价是这样看的:有人在问:习近平会不会把中国带回文革?我的看法是:不,习近平不会把中国带回文革。因为有许多人认为,习近平在搞左倾的东西,在复辟毛泽东的东西,就是要把中国搞向文革。其实文革里面,还有一个是:毛泽东在动员底层的百姓去冲击官僚体制,文革里边还有一个底层造反的内容。今天习近平显然不许有任何的底层造反,而且习近平也根本不会允许老百姓去冲击他所掌握的党国军的官僚体制。所以今天我要说的就是,中国的整体格局是:习近平是不是在带领中国走向镇反?就是49年到50年刚建政的时候,中国搞的镇反。镇反主要是因为针对土改、抗美援朝等等,对国内的反革命的镇压。对国内反革命的镇压,主要是一个高度建立起来的军事机器、一个极权体制刚诞生的国家、以官僚体制高度地运作,对人民进行大规模的屠杀。使上百万人、包括地主、反革命、会道门几百万人被枪决、或者在镇反中被屠杀。因此我认为,中国今天的整体格局,其实是在奔向镇反的这么一个时期。

法广:中美两国经过近两年的贸易战,终于将在1月15日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此一举措是否表明中美两国的贸易冲突将偃旗息鼓?中国在这场贸易战中受到了怎样的损失?美国是否为赢家?

 

夏明:中美贸易战给2019年中国的整个政治、经济格局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尤其是因为美国即使与中国签订协议,美国部分增加的关税根本就没有完全地撤除。美国只是不再继续增加关税,美国并没有回到贸易战以前的、给中国的关税优惠状态。尤其对中国的参与美国企业的产业链条、我们可以看到在国际的产业链条中,中国过去是高度参与的。但是现在美国意识到中国的参与,有一种特洛伊木马式的威胁。所以经过这一年多贸易战的进行,让美国的许多的企业重新地评估了中国在产业链条中地位、价值和风险。因此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内,基本上美国在做一个准备工作就是:如何能够撤出来?怎么样抽身走人、而不对美国经济造成巨大的伤害?包括美国原本是要全面禁止华为的仪器在美国使用。但是后来又考虑到美国的一些农村地区更高地依赖华为,所以特朗普就几次延期。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基本上美国做的不仅是在贸易上不给中国市场,或者说是限制给中国市场,用市场来遏制中国的、尤其以国营企业为主的、在全世界的扩张。另一方面,它其实在用它的对世界链条的在资本和在市场、在高级市场的掌控,主要把中国的参与尽量地挤出去,或者让中国没办法掌握核心的技术和信息。所以贸易战,无论最后的协议怎样签、而且我们也知道,上一次在六月份、九月份,也都有机会可以结束贸易战。但是因为特朗普或者习近平,都在签订协议大概一、两天,全部推翻。不难看出,无论是习近平还是特朗普,都是个人意志十分强的领导人。他们的变数让我们无法预测。即使他们签订了(中美协议),我认为对中美贸易的大的格局、也就是中美的部分脱钩,中美现在是渐行渐远,这个格局是无法改变的。而如果中国失去了美国这个国家对中国的技术、市场和资本的许多的帮助,对中国的经济其实已经形成了一个结构性的冲撞、一个创伤。所以我认为,对中国的经济来说,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有的人说:过去中国经济增长率走到了6%,有的经济学家或者企业家说:这是我们上一个二十年最差的表现,但这恐怕是未来二十年的最好的一个表现。所以不难看出,贸易战对中国的经济、对中国大的格局、对中国整个的气势都有冲击,因为中国非常强调“势”,可以说,“势”已经去了。这是最重要的一点。

 

法广:美国在这场贸易战中得到了什么?

夏明:美国在特朗普当政以来在过去两年多时间里,对中美关系进行了一个全面的评估。美国无论从政界、还是从学术界、还是智库、思想界以及大众媒体,已经把中国提升到最重要的竞争者的角度。对美国来说,美国对中国的一种恶性崛起其实有一种担忧。而且中国这种恶性崛起,尤其表现在上海合作组织。我们知道,上海合作组织里边包括了欧亚大陆里边主要的专制国家。其中有:中国、俄罗斯、伊朗。现在阿富汗、卡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坦这几个中亚的国家以及巴基斯坦都囊括其中。土耳其现在也作为观察员加入了,有可能成为正式的成员国。当然其中有一个民主国家-印度,是因为地缘的关系。(印度)也是成员国。但是总的来说,上海合作组织是一个专制政权的一个抱团、取暖的地方。所以从美国与俄罗斯的冲突、或者对伊朗的行动以及与中国的贸易战,重要的(原因)在于担心在欧亚大陆形成一个专制的中心,对边缘的欧洲和北美形成一个结构性的挑战。因此我认为,美国在贸易战中,让美国人意识到,美国现在需要一个战略上的调整。这个战略调整集中的表现是:把中国做为一个头号的挑战者,其实也就是第一敌人。然后,中美进行部分脱钩,尤其在经济上,给中国的经济发展实行某些釜底抽薪,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在美国会受到一些华人、尤其是一些希望推翻共产党、希望中国变成民主(国家)的华人喜欢。主要的原因就是美国认清了中共的专制的本质,而且美国现在采取的许多政策对中共专制、尤其给它制定了不确定性,让习近平手忙脚乱,这点来说,作为美国捍卫自己的价值观,捍卫自己的民主,恐怕是最大的一个警醒,或者是美国最大的一个觉醒。这点可能是美国最大的一个胜利。第二,美国的最大的胜利是,美国不可能把自己的高技术、人才、资本信息流走、去中国发展,而培育一个挑战自己的价值观、甚至以自己的制度为敌的国家,中国甚至还有雄心要为世界发展指明方向。因此我认为,美国现在有一种觉醒以后,要制止中共在全球的这么一种崛起,美国作为一个世界领袖,是一个正确的做法。同时美国因为有这么一种关税壁垒的保护,因为有这种给中国制造的不确定性,美国的许多的厂家,基本上很多就开始回到了美国,依赖美国的制造工人,产业工人,或者是跟美国的盟友强化战略关系。所以尽管特朗普在所谓的全球的盟友上,好像让一些盟友觉得没有那么强化盟国的联盟关系,其实在经济上特朗普对中国贸易战毕竟会强化美国跟日本、加拿大、墨西哥、欧洲国家等的盟国关系。所以从实际上来看,我们不要只停留在表面的言辞,其实特朗普一方面加强了国内的、美国的就业和生产能力,保护了美国的高科技发展的势头,同时也强化了美国和盟国的关系,所以尽管我对他有许多批评,我并不认为特朗普所有的做法都没有价值。这些对美国来说都很有积极地价值。从这些方面来说,美国也可以说是一个赢家。

法广RFI 流芳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