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卡洛斯·戈恩的出逃对日本的影响究竟有多大?

日产汽车公司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 2019年4月4日 路透社

就在2020年即将到来的2019年12月29日,一条震惊世界的新闻占领了全世界媒体的重要位置:日本汽车原会长卡洛斯·戈恩在日本警方的严密监视下,竟然乘私人飞机成功逃离日本,到达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并称将召开记者会,控诉日本不公平的司法和政治迫害。

卡洛斯·戈恩究竟是怎样成功逃离日本?目前有各种版本的猜测,但是这样一个全世界都知道他的长相,被严禁出境的人物如此巧妙地逃离日本,这究竟对日本的影响有多大呢?

首先日本的检察与司法制度将受到世界的质疑。目前日本媒体报道的检察方面所掌握的戈恩主要涉嫌违法犯罪的事项大致有:

1、戈恩与Greg Kelly合谋,从2010年度到2014年度5年时间里,将戈恩计99亿9800万日元的报酬,记载为49亿8700万日元。戈恩在六个国家拥有日产所提供的高级住宅,这些住宅分布在巴西里约热内卢、黎巴嫩的贝鲁特、法国巴黎、荷兰的阿姆斯特丹、纽约及东京。这些都没有计入报酬。

2、在2015年度到2017年度的3年期间,还有约30亿日元报酬未做记载。

3、日产汽车还从2002年起,与戈恩住在里约热内卢的姐姐签订顾问业务合同,并向其姐姐每年支付10万美元的顾问费,但是其姐姐并未从事顾问业务。

但是这些“罪状”,大部分来源于检方与日产内部人员的一场司法交易,而且有许多“罪状”还没有得到完全的证实。

在日本的所谓“司法交易”,就是在特定的财政经济经等犯罪中,被告人或者涉案人和检察官做“司法交易”,被告人主动承认犯罪事实,或者向检方提供同案人的资料,揭发同案人的罪行,与检方合作,以求得从轻处理、免于刑事处分或不起诉等。但是,日产方面这场“司法交易”的主谋者,原日产社长西川广人也因从“股票升值权”(SAR)中得到的报酬中领取不正当增加额度的款项,于去年9月16日辞职。

戈恩一贯认为:他的遭逮捕,是日产干部的阴谋,是因为他所主张的日产和雷诺的合并将威胁日产的独立性,他还会大量披露在西方人看来是“侵犯人权”的日本检察与司法的现实,比如说在判决前“推定有罪”等现象等。

而有关戈恩是否有罪的戈恩与日本的检察、司法及日产的争斗,将不是在日本的法庭中,而是以全世界的舆论为交战场所展开,这将使日本的司法和检察是否公正,受到严峻的考验。

第二,将对日产汽车的经营造成更加深刻的影响.在戈恩遭逮捕以后,日产的经营每况日下,日产汽车公司10月8日宣布了原会长卡洛斯・戈恩和原社长西川广人辞职后的新的人事安排。专务执行董事兼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总裁内田诚(53岁)升任下一任社长兼首席执行官(CEO)。 此外,日产董事会还任命与日产共组企业联盟的三菱汽车公司首席运营官什瓦尼•古普塔(Ashwani Gupta)为日产首席运营官,日产负责业务结构改革的专务执行董事关润(58)则为日产副总运营官,但是关润12月25日宣布退出日产,将作为日本电产下任社长候补进入日本电产株式会社,刚刚开始不足一个月的日产上层人事再次崩溃。去年12月25日,日产的股票下降到历史最低水平,目前日产经营情况低迷,日产2019年7月发表了削减12500人的减员计划。

而戈恩在海外必将大量爆料日产内部的各种不利消息,将对日产经营继续造成巨大的打击。

第三、日本明年将举行奥运会和残运会,而一个全世界都知道的假释中的涉嫌者竟然乘坐私人喷气机逃出日本,这样就世界就会对日本的安全性提出质疑。日本的私人喷气机出入关的检察手续一般比乘坐普通飞机简便,一般的乘客要求2-3个小时前到达机场,而私人喷气机只需20分钟前到达机场就来得及,边检也走其他通道,私用飞机的行李并没有被课以保安检查的义务,而现在舆论普遍认为戈恩是藏在伪装成乐器箱的箱子里蒙混过关的,而且是没有经过X光检察,如果这样一个知名人士藏在行李箱里就能蒙混过关,那么如果是恐怖分子,携带危险的武器也能藏在行李箱等藏身处混入日本,那么岂不是十分危险?因此这次戈恩出逃,也对日本边检的安全性提出了世界性的质疑。

(法广RFI东京特约记者 楚良一)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