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潘永忠:中国年末加紧绞杀人权与自由

(法广RFI)近年来,中国的人权状况始终受到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和不断质疑。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中国的人权状况似乎没有出现改观。年底开始流传的一份中国人权律师团的新年献辞,格外引人注目。这份新年献辞形容中国2019年的人权状况时使用了“大溃烂”、“大倒退”的字眼。如何评判中国目前的人权局势?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向我们表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您认为,在过去的一年,中国人权局势是否有所改善?

潘永忠:中国的人权状况,没有最坏只有更坏。有这样几个依据:

1、近年来,中国政府在外交、经济合作中,与“反中”捆绑,比如:批评与指责中国人权状况,评论香港“反修例运动”、台湾主权问题、维吾尔人权问题、西藏宗教文化问题、南蒙古独立运动等,都属于“反中”行为,必将遭遇中国经济制裁的报复,比如:2010年挪威颁发给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中国政府立即中止了两国正在进行的渔业合作谈判,及各领域交流活动,政治领域的会面被全部取消。经过挪威政府不断努力,一直到2016年,中挪关系才恢复正常。

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借助于国与国的经济外交合作,禁止各国对中国的批评,结果是,眼下敢于站出来批评中国政府的国家,几乎寥寥无几,造成国际压力减轻了减弱了,中国政府对异议人士、民主人士、宗教人士等的镇压,更加肆无忌惮。

2、中国政府对异议人士的镇压加剧了。独立中文笔会年末整理了一份因思想、言论和宗教等原因,被判刑入狱的政治犯资料,他们是:笔会会员:吕耿松、陈树庆、秦永敏、胡石根、刘飞跃、黄晓敏、徐琳、周远志、桂民海、刘艳丽(女)、王怡、张宝成。

笔会荣誉会员:陆建华、海莱特•尼亚孜、刘贤斌、陈卫、李铁、买买提江•阿布都拉、陈西、李必丰、姚文田、伊力哈木•土赫提、王炳章、贡却才培、董如彬、王默、吴淦、赵海通、王全璋、张海涛、卢昱宇、王喻平、吾买尔江·艾山、古丽米拉·艾明(女)、余文生、扎西文色。

还有同样是文字狱的囚徒:黄琦、陈家鸿、洛桑嘉央、阿不都卡德尔·加拉里丁、阿卜拉江·阿吾提·阿玉甫、乌麦尔江·哈桑·波孜克尔、牙里坤·肉孜、阿不都热合曼·艾白、齐曼古丽·阿吾提(女)、热依拉·达吾提(女)、阿卜杜拉迪尔·贾拉拉丁。

3、前些天,高瑜女士透露:年前以来中国政府针对大陆的民主人士、异议人士进行了封网,阻止他们上网与外界联络。比如:因“六四事件”获罪的中共高官、曾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先生,曾“因泄露国家秘密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现长期遭遇监禁生活,去年12月20日以来,鲍彤等一些知名人士家里的网络均遭遇了全面禁封。

再比如:2019年12月26日晚,丁家喜律师等四位民主人士,被山东警方非法抓捕,警方在执法过程中未出具任何法律文件。

法广:您如何看待中国各地遍布监视器和摄像头与“维稳”之间的关系?

潘永忠:中国各地遍布“监视器”和“摄像头”。我也听到一些回国的朋友议论,有说好的:街上小偷少了,犯罪少了,市场执法的恶警也少了。也有人更担忧了:对异议人士、民主人士的监控与管制更为严酷了。此外中国的大数据、人工智能在社会上广泛应用,每个人都有一张社会保障卡,记录了个人的兴趣爱好、教育健康、学历资历、经济状况、饮食消费习惯、交友乃至阅读嗜好都在管辖者的视野之中,每个人都成了一张塑料“卡片”,成了透明人。

我们怎么看这些现代科技、大数据库、人工智能呢?其实问题不在“监视器”、“摄像头”和社会保障卡上,我的思考是:现代文明不能拒绝与放弃现代科技,一个国家的文明与安全,关键是建立在国家民主制度上,及落实在执行宪政制度上,一党独裁与集权统治下,言论、写作、出版等没有自由,动辄被污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甚至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而现代科技成为统治者镇压与打压反对派的有力工具,换句话说,等于是现代科技提高了中共政府“维稳”的手段。2019年,人权律师继续成为各地司法当局和律师协会重点打压和监控的对象,这也恰恰证明了中国人权倒退的原因所在。

法广:中国家庭教会牧师王怡在2019年年底被判9年监禁,王怡究竟做了什么引发北京不满?此一判决为何引发强烈反响?

潘永忠:12月30日,四川成都中级人民法院在网站公布了对王怡的宣判,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非法经营罪数罪并罚,判处王怡有期徒刑9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5万元。消息传出,举世震惊与愤怒!

王怡是一介书生,是虔诚的基督徒,是加尔文派中国家庭教会成都秋雨之福教会的长老和牧师,是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曾任笔会的理事,是自由撰稿人、法律界人士、宪政论衡网站主编,曾被《南方周刊》评为最有影响力的公共知识分子。

2016年以,中国修订宗教事务条例,对于教会加上一条条桎梏,牧师的布道稿须接受审查,神职人员要由党任命,限制与海外机构联络,以教会不能“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全国千家教堂的十字架被拆除。王怡勇敢地站出来大声批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走向威权主义,反抗这样的限制,同时他公开在“六四”这天,为国家祈祷,成为政府严厉打击基督教运动的焦点人物。

我们的态度是:近年来王怡坚定地信仰基督教,向世人宣传福音,这些与国家颠覆有何相干?因何而形成势力?对他冠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非法经营罪”,岂不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们强烈谴责与抗议中国政府再一次的犯罪行径。

法广:北京往往将宗教信仰与颠覆国家政权联系在一起,您如何解读此种做法?

潘永忠:宗教信仰与颠覆国家政权挂钩,可谓是中国特色。自习近平执政以来,中共政府在镇压异议人士、民主人士等的手段上、宣传策略上,发生了根本变化,即与国际反恐战略衔接,中共也以反恐为名,打击三股势力,即:国家颠覆势力、民族分裂势力与宗教极端势力。国家颠覆势力是指政治反对派、民运人士等。民族分裂势力是指台湾、香港、西藏、维吾尔、蒙古族等自由民主独立运动等。宗教极端势力是指“在宗教名义掩盖下、传播极端主义思想主张、从事恐怖活动或分裂活动的社会政治势力”。

我们不仅不能接受这样的宣教与政策,还要揭露这一行径,让世人认清中共阴谋。美国、德国等一些民主国家,态度鲜明,决不会承认中国式的反恐政策与方针。

法广:新的一年开始之际,您对中国人权状况近期内得到改观是否抱有希望?

潘永忠:中国与现代文明接轨,成为现代民主国家,是中国人百年一梦,要经历艰难旅途,我相信许多人还在坚持,还在努力。

我还是认为,这种改观需要有个过程,比如说:世界人权宣言是1948年12月10日在巴黎召开的大会上通过的。而中国的“人权”入宪,一直到2004年第十届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通过了宪法修正案,首次将“人权”概念引入宪法,明确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可见中国人对“人权”的认知与认可,迟了整整半个世纪。问题是这只是徒有虚名的第一步,关键是全国人民应该督促政府,真正落实与实施“尊重和保障人权”法案。

台湾是榜样。台湾与中国,同宗同族同文化,台湾也经历了极权、一党专政的国家,台湾能够和平完成宪政转型,这是整个中华民族的动力与目标,台湾走过的路,我们也要坚持不懈地再走一次。

追求自由民主人权,在中国是华丽奢侈之梦,但我们依然会坚持不屈的信念,去迎接残酷漫长的现实。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