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台湾2020年大选投票在即 海外台湾人返乡投票

(法广RFI 罗拉)台湾周六1月11日大选投票,因担忧台湾民主进程,不少台湾人返乡投票。旅法演员和导演杨宜霖周五从巴黎乘坐飞机去台湾返乡投票,成为本届台湾返乡投票的海外选民中的一员,那么她为什么花费精力,做出如此的选择呢,这是否反映出台湾人的某种危机感呢?

危机感导致回乡投票

杨宜霖表示已经离开台湾17年,是首次回国投票,因为觉得形势紧张,如果现在不会去投票,有点担心以后没有办法投票。

对于不少返乡投票台湾人的危机感,她回答自己感到主要源于蔡英文与其对手韩国瑜的对比,如果今天两位候选人只是因为政治取向不同,有足够能力当总统候选人就不会有这种迫切感要去投票,但是此次觉得台湾真是会有危险。

虽然往返只有两天时间,她还是觉得要回台湾新竹去投票。

大家知道,台湾海外公民无法通讯投票,因此在海外的台湾人就必须返回原籍去选举投票。

投票选举重要

台湾投票选举有大约20年代历史了,那么为什么投票选举这么重要?

杨宜霖:这几年无论在台湾或者世界其他地方,在美国英国甚至法国,有个趋势很可怕就是政治上民主局端化。此前大家不会相信如此极端言论,这几年这类候选人当选,如美国特朗普,英国约翰逊,这是一种可怕的民主现象。

我认为全球民主越来越民粹化,越来越极端化,当然这有很多因素,每个国家面临情况不同。但是我认为包括我在内的年轻人对投票不重视,我们接到许多信息回去比较但是不去投票没有用处。

据台湾侨务委员会公布的数据,2020年大选中登记返台投票人数为5千3百多人,比2016年大选期间大约增加了一倍,这是否显示在海外的台湾人捍卫民主的决心?

杨宜霖:现在巴黎大罢工,交通困难,能够到飞机场都是非常辛苦。

反对一国两制与香港反送中

台湾总统候选人反对一国两制与香港反送中有什么联系?

杨宜霖:因为唇亡齿寒,香港的例子让一国两制不可信。香港人丧失了很多民主自由的权力 ,甚至生命受到威胁,这让即使住在海外的我们也紧张,担心自己的国家也变成这个样子。

民主和自由对于我重要主要因为我在台湾没有感受到言论自由被威胁的危机,长大后有机会去言论自由受到钳制的国家旅游的时候感到,自己在言论自由国家成长的幸福。

如果说话不能自由,表达不能自由,在某种程度上思考会受钳制,这是很可怕的事情。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