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开战即终战——由精准刺杀苏莱曼尼漫谈智能化战争

 

军事科技类似其他科学、经济、文化,虽然发展迅猛,但是随国情不同,发展趋势在世界范围极不均衡。

战争是人类最为极端的社会活动。

因此,世界列强历来的军事竞争尤为激烈,军事科技自然飞速发展。

如今,战争已经由二战、朝战的机械化时代、原子时代,升级到越战的机械化时代、原子时代,准信息化时代,乃至飞跃为后来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的信息化、数字化和智能化时代,战争走到现在,已然踏进了智能化时代。

当然,除却美国等极个别国家之外,其余世界军事强国,诸如俄罗斯、法国等军事强国,还只能说处于信息化、数字化、以及准智能化水准。

显见,美国目前军力比较类似俄罗斯、法国等世界一流军事大国,我个人认为领先大约半个,甚至一个时代。

如是美军战力与主要火力尚处于牵引榴弹炮和坦克装甲车水准的伊朗军队比较,美军则至少领先两个时代。

——战力相隔二、三个时代,悬殊犹如大马士革弯刀与冲锋枪对决。

战力出现如此代差,战争自然也就注定将毫无悬念的一边倒。

因此,在2019年底至2020新年期间,伊朗政府和伊朗军方在中东暨伊拉克地区和美国矛盾空前激化,各色媒体纷纷猜测美国伊朗是否会有一战,以及战争将以如何模式展开时。

这时,我想起前不久,我和我的两位在军校任教的朋友茶叙闲聊,专门谈起的当代的智能化战争概念下的中东局势。

——如是以智能化战争概念区理解伊朗与美国的对局,结论毫无悬念:
要以目前伊朗国力、军力应对正面冲突美国,显然,这纯粹是伊朗头脑们胆量超越智商,想象超越体重的冲动。

伊朗头脑们会有智能化战争概念吗?

不得而知。

可能,伊朗军方高层不太了解,或者是不太愿意承认美国与伊朗实际上存在战力代差的现实。

他们并没有想到,他们在2019年到2020年开年来策动的这一些列热血沸腾的行动,可能真会使得他们卷入一场战争。

在智能化时代,战争再无纵深说,再无前线后方说。

类似以前新出现的导弹、卫星等,对战争形态、交战机制、决胜原则产生深远影响一样,现在的人工智能和信息则揭开了全新的多维度战争帷幕。

——随着现在的战争的向未来发展,交战双方弱势一方将再无机会扭转战局,同时,也无法承担战败结果。

智能与信息化成为世界军事战略绝对的高地。

未来战争的奇迹只能靠抢占了智能化战略高地的强势一方创造。

在2017年朝鲜半岛危机时期,我曾经专门介绍过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战争的概念可能会对朝鲜半岛带来的影响。

2019年10月,美军奔袭消灭巴格达迪的凯拉·穆勒行动,则完美诠释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战争的概念代入现代化战争的概况。

随着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战争的概念代入现代化战争,全新的、更新的战争形态、交战机制、决胜原则纷沓出现。

如果占据智能化战略高地,尤其占据智能的算法优势,那么,即可快速、精准地创意、推演、测算新作战项的态势、进程。继而,择优最佳作战方案,规定前所未有的,适合己方最大程度发挥战力的战争形态、交战机制、决胜原则,最终,实现稳操胜券战争目的。

未来战争的灵魂从来不是什么纸上谈兵的艺术、思想,战争内核,便是科技。

——某个程度上,中美贸易分歧的一个核心落在芯片上,也不是意外。

占据智能化战略优势,尤其控制智能的算法优势的一方,如要对付传统意义上的钢铁洪流,导弹原子弹,犹如赵本山卖拐忽悠范伟。

几乎不存在传统意义上的战争,剧情规定,好手好脚的范伟,就得在剧中完成买拐走瘸的表演。

算法,是智能化战争最具体的体现。

按照当前1000位量子比特的算法,大数据通过高性能、高效率的算法,进行高速、精确处理,将海量数据快速转换,用在实战综合分析,既可针对我情、敌情变化快速提供作战应对方案,更可以凭借“智商”优势,提高自己作战效能同时,不断扰敌,愚敌。

由此可见,智能化战略高地,可能在未来三十年都将是世界列强全力博弈的国际战略核心。

因此,智能化战争毫无争议地成为美军目标。

在寻找和捕杀本·拉登行动,奔袭刺杀巴格达迪行动,其作战核心正是基于人工智能的,突破了传统战争的界限的,一次典型意义的智能的极限作战。

2016年,美国研发阿尔法人工智能,其反应速度超越人类250倍。

“阿尔法狗”则通过模拟人脑神经网络工作机制,在围棋领域取得惊人的突破。

在实验室模拟空战,人工智能操控落后的三代机,轻松击败人工驾驶的先进的四代机。

所以,1月3日,当网络新闻传来美军导弹袭击伊朗军方驻伊拉克高层的消息的时候,如是结合美国与伊朗矛盾升级,以及了解美军现在的战力,尤其理解美军在智能战争概念践行的真实水平,其实,再看这一新闻,对这个结果便会感到毫无悬念,也毫不意外。

——这是持冲锋枪的美军,对持大马士革弯刀的伊朗的一次抵近射击。

谁将倒下,一目了然。

之前,2019年12月27日,伊朗支持下的什叶派武装以31枚火箭弹袭击美军在伊拉克北部的基地。

如此密度袭击,既说明了伊朗军事实力,也表达了伊朗和什叶派武装的粗糙的、迫切的想杀死几名美国人的欲望。

果然,一名美国承包商死于袭击。

随后,美军报复性轰炸了什叶派武装营地,导致25人丧生。

2020年1月,什叶派武装表示不服,再次围攻冲击焚烧美国使馆,并在馆旁搭设营帐,誓言围困美国使馆直到美国人撤离伊拉克。

看似,局势恶化不可收拾。

然而,随着智能战争时代的来临,本身就占据智能化战略高地的美军,自然不会按照对手想象,用飞机大炮坦克军舰这些传统模式去胡搅蛮缠。

他们会强调他们的算法优势。他们会在伊朗人意识的外面,用智能化的极限作战去解决危机。

——这是基于智能、文明差异导致的极为夸张的现实。

美军为针对伊朗解决这次危机,精心、贴身地打造“私人订制”模式的战争形态、交战机制、决胜原则,最终,以突破传统战争界限的极限作战方式应用,稳操胜券,解决危机。

——形象比喻,即为先当好了裁判员,再去球场吹着口哨打比赛。

现在和未来的战争,再无绅士拔剑公平决斗的场景,完全是国力、军力和智慧力、科技力的碰撞。

战争与嘴炮、阅兵等形式上的内容,越发疏远。

智能化作战只是明确作战目标,不再局限、纠结作战形式、作战规模。

战争一旦展开,即为科幻般的立体、全维、全领域作战。

战场更从传统的水、陆、空、天等空间领域向认知、信息、数据、智能等无限领域无限拓展。

如此这般,在传统战争里,守在戒备森严的、安全的、后方的司令部的头脑们,因为失去了传统战争的纵深、前后方等掩护,在智能化战争中,他们作为主要目标,暴露在无限领域、无限拓展的智能化战场。

相比普通官兵,他们的危险何止万倍。

在全天候、全时空、全方位、全领域的智能化作战中,人工智能以科幻般高效决策,通过提前布局、预警、提前,打击,先发制人,实现看到即毁灭的作战效果。

2020年1月,北京时间3日凌晨,两辆SUV在巴格达机场遭到导弹袭击。随后,五角大楼发推确认:
川普亲自下令杀死苏莱曼尼。

是役,素有中东军事强人,伊朗1.01般最高头脑之称的苏莱曼尼遭袭身亡。

正在与苏莱曼尼会晤的伊拉克人民动员组织二号领导人迈赫迪⋅穆罕迪斯,以及两位高级随同、保镖等一共七人,同遭美军智能无人机引导的导弹精准袭击,全部陨命巴格达机场。

之外,在袭击现场,无论伊拉克人民动员组织普通人员,或者伊朗圣城旅的相关其他人员,以及现场无关拉克人民动员组织和伊朗圣城旅的路人甲乙丙丁等,安然无恙。

显然,这是一场媲美凯拉·穆勒行动的智能化极限作战。

再无前敌、后方,再无安全纵深,这场来自头顶空中的无人机垂直打击,即实现了开战即终战的智能化作战目的。

——对于外行而言,这次袭击更像是一次暗杀行动,与战争无关。

甚至,有人有新闻综合美国拟调3000兵力支援中东,以及伊朗哈梅内伊誓言将采取严厉报复的新闻推断,美国与伊朗大战在即,甚至可能连环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战。

显然,这是毫无智能战争概念,也不来了解现在战争、战略的文人关门闭户之想象。

智能猎杀苏莱曼尼和凯拉·穆勒行动一样,看是战术性的手术式智能精准打击,然而,在战略层面,这类打击的目标直接针对作战对方的顶层决策人物,这对对方的顶层决策团队和大人物们的心理势必产生极大影响。

如在常规作战范畴,美军袭杀伊朗重要人物,伊朗也可以在常规作战范畴选定军事报复行动选项。

毕竟,美国在中东诸多国家都有基地、机场、人员和装备的分布,更有以色列和沙特等盟国目标,可谓点多面广,防不胜防。

然而,无论伊朗如何发起行动,每个行动都会有其指挥者、决策者。

——在1月3日被美军精确袭击击毙的苏莱曼尼,正是之前伊朗以常规作战袭击美军目标的主要的指挥官。

正是苏莱曼尼遇袭身亡的战例,势必警示着伊朗的指挥者、决策者慎重考虑在美军智能化作战背景下,如何展开报复行动。

每个报复行动背后的指挥者、决策者难免都会联想到苏莱曼尼的遭遇。

正常情况,这些报复行动的指挥者、决策者纵算胸怀大志,但是面对美军的智能化极限作战,必然不会心甘情愿地贸然决策,把自己当成下一个被炸得尸骨无存的巴格达迪、苏莱曼尼……

因此,看似伊朗在中东为苏莱曼尼复仇的选项多多,实则嘴炮之外,军力处于机械化水平,远远落后美军智能化作战水平的伊朗,犹如一位手持长矛的勇士,面对一挺子弹上膛,拉开保险的机枪,伊朗顶层人物纵算壮士,但也惜命。可想,从长计议方为智慧,自然也就绝无报复的勇气和底气。

何况,人所周知,目前,美军智能化作战体系确为世界发展最为先进、完备的作战体系。

体系之外,美军更有雷达和声呐极难发现和防备的微型隐身机器人,嵌入“光极”芯片的混合无人机。

这些武器更小、更轻、更隐秘。续航时间高达几个月。

瓜子花生般大小的微型无人机自由巡航,一旦扫描到人脸景象,得到万里之外数据分析和确定,即可直接撞向目标头部。

微型无人机携带的烈性弹药足以穿透大脑,毙人性命不过回车键一敲。

可以预测,美军相继猎杀巴格达迪、苏莱曼尼等顶层人物,可能会使得伊朗现在的顶层人物谨慎考虑复仇行动。可以预言,未来伊朗与美国嘴炮激战之余,相对极端行动反而可能会渐渐平息下来。

这是一种成本不高,适应规模化生产,又可以迅速投入现役,根据作战需要装载包括核武器在内的各种炸药,组成智能机器人进行集群作战的精准攻击武器。

——直接针对对方顶层指挥者、决策者,开战即终战的智能化作战的终极目标,对于伊朗哈梅内伊等高层头脑们而言,犹如1945年丢在广岛、长崎的原子弹。

区别不过是当年原子弹炸的是日本普通军民。

现在,在通常意义上,智能化作战的第一目标往往与普通军民无关,直接针对的,正是传统战争模式下,那些躲在大纵深后方最为安全地方的顶层人物。

可见,开战即终战的智能化作战,犹如达摩克利斯剑。

悬在头上,专门震慑有头有脸的顶层人物。

谁敢乱动?

作者:橡树,原载: 流浪的橡树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