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台学者:台湾民众对有否中国势力介入选举认知不足

2019年12月14日,台湾民间团体“假新闻清洁剂” 在台北街头向民众讲解如何辨别假新闻。 图片来源:路透社/Ben Blanchard

 

【公民论坛 】 : 台湾2020年总统和立法院选举投票活动日益临近。舆论各方在猜测可能的选举结果的同时,也在关注中国政府是否会以某种方式干预选举。2018年11月底台湾地方选举中高雄市出人意料的选举结果吸引了各界对中国网军干预选情的怀疑。在两岸关系持续僵持的背景下,北京面对即将到来的台湾总统选举是否会无动于衷、袖手旁观是各方关心的议题。欧洲议会、美国政府近期都先后呼吁中国不要干预选举。国际非盈利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几天前发表报告,特别关注中国压力对港台两地新闻自由的破坏。无国界记者组织近日也发表公报,提醒台湾总统候选人警惕试图影响选举的不实资讯的攻击。台湾大学新闻研究所教授王泰俐女士近日刚刚完成一项关于大选期间不实资讯传播议题的调查。她向我们介绍了她对这一现象的观察。

民调显示:电视新闻成假新闻传播重要途径

 

法广:随着台湾大选投票日期临近,据您的观察,假新闻现象是否确实有更加严重的趋向?这些假新闻通常以哪些途径、以怎样的形式出现?

 

王泰俐:今年的假新闻现象与去年一样,也非常严重,尤其是现在离选举日越来越靠近。但今年的假新闻的发展形式与去年有些不同。去年,假新闻主要是通过网络上的社群媒体(传播),例如台湾人喜欢用的脸书FB,或者是网络论坛有非常多的假新闻,一些对选举结果造成影响的假新闻都是在网络社群平台(传播),有些是首先发自中国的微博,然后被转发到台湾。

 

今年的总统大选期间,台湾的假新闻状况与去年不太相同。今年前半年流行的一些假新闻主要涉及农产品。比如,台湾一家比较亲中国的电视台曾在今年4月报道一则新闻,说台湾南部文旦滞销,两百吨文旦被丢进曾文溪......后来被证实根本没有这回事,这家电视台也被罚款......很多听众朋友可能会认为,这种农业假新闻与政治无关。但台湾现在流行的假新闻通常看起来不一定与政治直接相关,但是可能对某些群众的心理影响很大。比如对农民来讲,这类假新闻会影响他们的心理,他们可能就会怨恨执政当局,产生很多情绪,然后整个社会就会产生某种对立和混乱。今年下半年,尤其是现在离投票越来越近,最新的一些假新闻比如:明年如果现在的执政党民进党的候选人蔡英文继续当选的话,台湾就会面临大规模失业,也就是经济会变得更不好;另一个假新闻是台湾中选会(中央选举委员会)会作弊,等等。还有各地方赌盘等传出的各种谣言......这些假新闻通过什么管道传播呢?有一半可能是来自中国的微博网站,另外一半来自台湾的社群媒体。今年并不是通过脸书散布,主要是通过台湾人很喜欢用的社交媒体LINE。

台湾还有一个比较特别的状况。我自己才刚刚做完一个跟今年总统大选有关的假信息研究的民意调查。我以全台湾的民众作为随机抽样的样本。总共抽样1099份,询问他们:在今年的选举期间是否常常听到、多常听到或感受到自己身边有假新闻现象。54%的台湾民众在调查中认为,台湾的假新闻确实挺严重。但是,绝大多数人也认为,(这些假新闻途径)主要是传统主流媒体,以台湾来讲,也就是电视新闻。其次是台湾人喜欢用的一些入口网站。第三个途径是网路上流行的一些论坛。在网民看来,这是假新闻的三个主要来源。

法广:那么网民的这种判断与实际情况是否相符呢?

 

王泰俐:以今年来讲,至少从我的民调结果来看,今年来自网路上的假新闻仍然还是很多,但是,对民众来说,他们感受最深的假新闻是来自电视主流媒体。台湾很多电视媒体都取材于网络新闻。所以,某个假新闻有可能是来自网络,但是对民众来说,他们接收的管道并不是网路,而是通过电视新闻这些主流媒体得到的。就今年而言,民众从网络上获得的假新闻比去年少很多,如果有,也主要是通过Line,这种通讯媒介为主。我推测其中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台湾去年地方选举受到的假新闻传播的影响太大了,所以今年一整年,美国的脸书和台湾的脸书都有很多打击假新闻的动作,比如,台湾的脸书在选举期间删掉很多他们认为可能是假账号和假信息的粉丝页。FB(脸书)今年在打击假新闻方面做了不少工作......

 

法广:就是说(这种努力)还是取得了一些成效......

 

王泰俐:是,确实是,但是今年假信息流传的管道,就目前我的研究来看,是从主流媒体或者Line 这个通讯平台,传播给台湾选民。这与去年假新闻主要来自脸书不同。

中国介入选举?国际警讯与民众认知间的差异

 

法广:国际社会近期不断有学者和政治人物呼吁台湾警惕来自北京方面的舆论攻势、警惕北京试图干预选举的努力。是否有迹象显示这些假新闻有不少是来自大陆呢?

 

王泰俐:台湾有很多大数据研究专家试图追踪网路上这些假信息的来源,想了解有多少是来自于中国、经过什么传播管道有可能被台湾的选民接收......到目前为止,有很多直接的证据,比如,某则消息可能是从中国的微博账号上或是从很多境外账号传出,但是,这些账号与中国政府的关系,目前来看,很多情况下并没有办法建立直接联系,我指的是从研究所需要的具体的证据。虽然很多国际媒体都很关注这个问题,但是,在台湾来看,影响比较大的可能并不是 直接来自于中国的微博或官方媒体的影响,而可能更是台湾国安局在立法院曾经作证说:台湾有所谓的“中国的同路媒体”,就是说有些主流媒体在资金结构上,与中国有非常紧密的合作关系,包括电视台,包括报纸,就是我刚才说的,其实是通过主流新闻媒体的途径,经常性地报道一些没有经过证实的消息。台湾的政论节目很受民众欢迎,也是传播假信息的一个重要管道。但是,在我的研究里(这项研究才刚刚结束,上周才收到所有数据)。我分析之后,注意到一个让我自己比较忧心的一个状况是。如果询问台湾民众是否认为本次选举中有中国势力介入的状况,调查显示,其实只有48%的民众,也就是不到五成的民众,认为中国试图介入台湾选举。这个认知与全世界很多媒体和智库、以及很多国际机构对台湾提出的警讯很不相同......

 

法广:怎么解释这种认知差异呢?

 

王泰俐:我觉得台湾虽然面临来自中国的很大威胁,很多台湾人的认知不够。我个人认为其中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台湾媒体识读教育不够。我们目前的媒体识读教育才刚刚开始推动如何辨别假新闻、假咨讯。在今年以前,台湾的教育并没有这样的内容,一般民众对于如何辨别假新闻,认知非常不足。第二个原因很可能是因为台湾媒体两极化的现象,就是说很多媒体有各自非常鲜明的政治立场,社会对立因此也很严重,比如对于某个议题,如台湾的未来、或其他政策,民众的很多认知因为新闻媒体趋向两极,很少有客观、中立报道的媒体,提供正确、没有偏见的新闻资讯,这就让民众在判断时遇到很大困难。尤其是台湾很多选民认为自己是所谓的中间选民,不认为自己偏向蓝,也不认为自己偏向绿,也就是不偏向统,也不偏向独。他们认为自己是独立选民。可是,我的研究显示,这群中间选民事实上比较不太关心政治新闻,就是说他们不太经常去收看或收听政治新闻。但是,不收看,不收听,他们就更没有办法对假新闻做出正确的判断。所以,我个人认为可能是这两个原因造成一般的台湾人对于台湾是否真的面临来自于中国的渗透或中国的威胁,至少我的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民众没有这样的认知。

 

重视假新闻危害对台湾保障民主自由有重大影响

 

法广:在资讯自由与开放,和防范不实资讯之间,如何找到平衡点?

 

王泰俐:很多民主国家现在都面对假信息、假新闻的威胁。要不要用立法的方式去对抗假新闻,在很多国家也都引起很大争论。这也是为什么台湾虽然今年通过或修改了一些法律,希望对假新闻,根据其严重状况,推出了一些处理法则。但是到目前为止,通过的这些法则都与政治议题无关,比如可能是与天然灾害的假新闻散布,或者是农业类假新闻散布有关。而关于政治类,正是因为考量言论自由,所以到目前为止,相关法案都还只是在立法院审议之中。因为很多人认为,虽然台湾有政治假新闻泛滥的问题,甚至可能很多(假新闻)来自中国大陆,但是,因为要保障言论自由,所以,无论是还在研议当中的 《反渗透法》,还是《中共代理人法》,在立法院都还有很大争议,一直都没有通过。

 

我确实认为,言论自由在台湾得来非常不易,所以要好好珍惜。但是,假新闻并不在言论自由的保障范围之内。但是,谁来认定假新闻?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议题和关键。选举落幕之后,台湾社会比较趋于稳定之后,我希望大家,不管是什么政治立场的政治人物,能在立法院好好地处理这个问题,因为台湾受假新闻、假信息的影响实在太严重了。如果要立法,应该通过怎样的立法方式,才能够既不侵害言论自由、不会造成过去那种白色恐怖,又同时不让民众受到这么多假新闻、假信息的危害。我觉得这个是选后,台湾社会要面临的问题。

 

其实,假新闻在台湾并不是最新现象,这与其它民主国家是相同的,唯一新的不同点,是现在的传播科技和网路社群媒体太发达了,以至于它传播的速度快到在意识到严重伤害之前,结果已经造成。台湾在去年的地方选举中得到非常大的警讯,但是,一整年下来,大家吵吵闹闹,仍然缺乏一个(共识)......以台湾的执政党来说,民进党过去一年中,试图要求每一个部会,一旦发生相关的假新闻,就要在第一时间站出来澄清。但我个人认为这远远不够。我希望台湾政府能够参考欧美一些先进国家,用国家级的研究中心的方式,比方说用大数据研究,确认台湾到底有多少假信息来自境外、整个传播途径如何...... 到目前为止,台湾一直依靠个别学者,用自己很有限的研究人力,做这样庞大的研究,这根本就远远不够。像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等大国,都是以国家级的研究单位,以国家级的力量,开展这样的研究。台湾非常非常需要这样的研究团队和人力,用国家级的研究预算。但这些,目前都没有。我们看到很多国家都有针对假信息的研究方案,包括怎样因应,出了很多白皮书。但是台湾到现在还没有这样的政策或白皮书。所以我非常期待,明年不管是哪一个政党赢得台湾总统大选,都能重视这个问题。我认为这对台湾保障未来的民主自由有非常非常重大的影响。

 

法广:但是台湾朝野是否也因为政治上的争斗,两大政党也各取所需,所以在这个问题上难以达成共识呢?

 

王泰俐:对,确实如此。正如我刚才所说,在选举期间大家都非常激动,各种仇恨语言非常多。我很期待在选举之后,无论结果如何,无论哪一个政党都要面对这个问题。如果台湾要保有我们的民主自由的制度,我们始终必须面对假新闻和假讯息的问题。

 

法国RFI 瑞迪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