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港商人遭打爆头还被控袭警上庭前15分钟控方证据不足不告了

香港警察周日行动中资料图片 路透社图片

香港沦为警察国家,警察不但暴力偏袒执法,而且还野蛮检控。一名商人因为不满警察乱射催泪弹与警察理论,不但被打至头破血流缝了十针,而且还被控袭警罪名。然而被告17日上庭应讯前15分钟,控方一句因证据不足于是不告了,被告却因此平白无辜身心受损一个多月。这个案例足可反映由政府主动散播的白色恐怖已玷污了香港的法治。法官在裁定被告无罪释放时还训斥控方,警员经常在检控书上隐姓埋名用英文ABCD代替,对法庭造成不必要的不便。

现年51岁的被告谢永灵获法庭无罪释放兼索取讼费得直,他在法院外感谢法庭还他一个公道,指讼诉令他心理压力很大并影响生活,“被人打反而被人告,真的很不公平”。被问到会否循民事向警方索偿,他指“那些是黑警喔”,他身旁的女亲友则指,在与律师商讨后不排除向警方索偿。

根据保安局11月14日发布的统计显示,至当时被捕的4319名示威者中,有167人获无条件释放,但仍有3508人的案件仍在调查之中,已经或正在司法程序之中的人数(即包括本案被告谢某在内),有644人。其中更有34人自六月份已被捕,但直至11月14日,他们的案件仍在调查之中。数据足可反映,警方抓了再算,然后才认真“查案”,已是常态。

报称职业是商人的谢某,家住将军澳,该区上月4日发生激烈警民冲突,警方当晚疯狂施放多枚催泪弹试图驱散人群,科技大学二年级学生周梓乐亦在当晚神秘摔死在当地的一个多层停车场内。

根据案情显示,谢家中当时有一子一女,但恐怕催泪弹渗入家中影响子女健康,遂戴上装备下楼与警察理论,要求警方考虑附近居民的健康,停止施放催泪弹,但警方声称期间被告推撞警员,于是被逼制服被告,期间被告头部遭到警棍交加,事后到医院缝了十针,而且还被控袭警。至于声称被袭击的警员,则无一受伤。

被告原被控于11月4日在将军澳唐明街公园外袭击警员A及警员B。控方今指,调查后基于证据不足,申请撤回控罪。

辩方呈上被告及其中一名警员的医疗报告,指该警员事实上并无受伤,只是右手肘有触碰后的伤口;反而被告伤势更为严重,上次提讯时头部更包住纱布,“究竟谁袭击谁,都可以从医疗报告中作出推论”。

署理主任裁判官徐绮薇问,该份警告医疗报告是属于警员A或是B,辩方则谓,因控方未有披露警员身份,故无法回答。裁判官闻言不满指:“所以就应该要披露。”控方同意警员伤势并不严重,又指若案件进入了审讯阶段定会披露警员身份。裁判官即打断指:“控方长期用ABCD来代表警员,系对法庭有潜在的难处同不方便,那么现在究竟是警员A还是B?”此时公众席传出笑声,控方则补充指医疗报告属警员B。

辩方又指,袭警罪简单,实不应将案带上法庭后才因证据不足而在此阶段撤控,要求申请讼费,并透露控方在开庭前15分钟才通知撤控,辩方未有足够时间准备申请讼费文件,料讼费为约3万元。

控方反对讼费申请,指案发当日有约一百人堵塞将军澳交通要道。约凌晨1时半,警员准备撤退之际,被告却冲出来挑衅警员,被告当时戴头盔、背心和猪嘴等“呼吸器”。警员作出警告后向被告喷胡椒喷雾,惟被告仍继续冲向警员防线,涉抢胡椒喷雾,控方认为被告无故、无理地挑衅警员,“自招嫌疑绝对存在”。

辩方反驳,与警员理论不等于自招嫌疑;即使是自招,控方亦未能证实袭警指控,此案根本不应第一时间带上法庭,若以其他方式处理调查,便不会浪费法庭时间和公帑。裁判官最终批准讼费申请,由于双方未能就讼费达成共识,将交由聆案官评定。

据辩方指,被告遭制服后,头部两处裂伤、太阳穴红肿、膝头及背部擦伤,事后须留院,头部缝十针。而他于上次提讯时,右边头部及后脑位置均贴有染血纱布。

(法广RFI香港特约记者 甄树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