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一国两制的“怪胎”澳门比大陆更大陆

图为澳门一家赌场外景 网络照片

国际信贷评级机构惠誉这个月16日将澳门主权评级的前景观望从“平稳”调低至“负面”,理由是澳门与中国无论在金融、经济以及社会政治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在此之前,香港的美国商会会长和主席在毫无理由下被澳门拒绝入境,他们当时正计划出席澳门的美国商会一年一度的舞会。遭到澳门闭门羹的还有好几名最近在香港选举中得胜的民主派区议员。到了最近,准备到澳门采访回归20年的香港记者,也陆续有人被拒入境,其中更包括事前已获澳门批准采访的“红顶商人”马云旗下的南华早报记者。

澳门近日来经常在毫无理由下拒绝外人入境,较中国大陆犹有过之,或许是因为领导人到访而提高警戒的过度敏感,但事实上澳门特区政府对北京的指示和交待的任务,往往提早超额完成,与香港这个同一实践一国两制的特区比较,显然更得到北京的欢心。

例如澳门早在10年前已经就基本法23条完成立法,但同样要为基本法23条立法的香港,到了今天连个影儿都不见。不但如此,澳门甚至连基本法没有规定的任务,也往往抢先完成,例如即将卸任的澳门特首崔世安去年已经成立一个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同时全面加推相关立法和措施,包括制订网络安全法,试行“天眼”监控系统人面辨识功能,扩大司法警察局权限至涵盖国家安全并大增人手。

但反观香港,连基本法赋予的责任至今还未动手,更遑论成立什么国安委了,特首林郑月娥炮制了一个逃犯条例修订,以为稍为可以向北京有个交代,但孰料触发香港自回归以来最大的政治风波,最后还要落得一个撤回修例的下场。

对澳门这个比大陆更大陆的城市,根据境外传媒包括路透社等报导,中央领导人将论功行赏,甚至有意扶植它成为足可取代香港成为中国另一金融中心。

身为澳门特区的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苏嘉豪告诉苹果日报,当局设立国安委就是出于完成北京下达的政治任务,对香港立下示范作用,其政治意涵远高于应用价值:“国安法现阶段不是用来执法,其存在价值是令人们的自我审查心态更强烈。例如有市民或团体为一些本地社会事务发声,都有人会善意提醒说:‘已立了廿三条,要小心点’。它就好似头上的一把刀,可能一世也不会砍下来,但悬在头上已经足够。”

更令人担忧的是,报导指出,澳门还提出因应网络安全法实施而修改法例,扩大负责刑事侦查工作的司法警察局职权,明确将与网络安全和国家安全的犯罪列入司警局的专属职权。司警局将新增保安厅、国家安全情报工作处、国家安全罪案调查处、恐怖主义罪案预警及调查处等特定附属单位,总人手拟由目前的1266人,增至7年后的1600人。

苏嘉豪批评,当局以保障调查重大犯罪警员的“人身安全”为由,建议负责国家安全案件调查的司警可豁免公布任用名单,恐怕将形成“秘密警察制度”,而当局试验人脸辨识“天眼”镜头亦有侵犯隐私权之嫌:“市民最担心当局会否因为新增人脸辨识功能而建立大型资料库,有齐全澳60多万居民、以至入境旅客和外劳的资料,然后在一个画面就可以搜寻到特定人士。”他谓当局一直不肯承诺不会建立相关资料库,质疑试行人脸辨识监控欠缺现行澳门“天眼”法例的授权,准备在立法会提出当局此举属无效且违法。

报导又引述澳门时事评论员黄东表示,每年对外公布召开两次会议的国安委运作黑箱作业,而在国安委成立仅一年多后,澳门就推出一系列打压公民权利的措施:“既然官方一直说澳门很安全,为什么要搞到全澳几千个天眼监控?又要增设人脸辨识?那笔钱怎样花根本无人监管,但肯定的是我们的自由正在温水煮蛙不断被剥夺,恶法构成的潜在心理威胁越来越大。”他又指在北京眼中一国两制在澳门成功落实,因为澳门经济依赖博彩业和内地自由行旅客,造成民众容易被收编而“听话”,但这套模式难以在香港复制。

(法广RFI香港特约记者 甄树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