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台湾“反渗透”背后 绿营的求同存异

台湾绿营急推《反渗透法》,引起两岸关系的又一巨浪,就算在绿营内部对于这部法案也存在不同意见。对此,来自台湾深绿阵营,台湾战略模拟学会研究员何澄辉日前接受《超讯》访问时认为“反渗透”的主要的目的应重前期防堵。

 

纪硕鸣、赵银峤

 

扑朔迷离的“王立强”事件,在台湾引起不小的波澜,让“中共渗透”的议题在岛内持续发酵。就在此时,民进党突然在台立法院抛出《反渗透法》并火速通过二读,还规划在12月31日强行表决通过。引起了蓝营的激烈反弹和两岸关系的又一巨浪,不少舆论都表示,《反渗透法》是民进党制造恐慌,目的只是为了骗选票,夺取政治权利。

 

不难看出,《反渗透法》综合了台湾内部从今年5月延续至今的所有讨论,也成为了大选前台湾蓝绿阵营攻防战的一个重要环节,就算在绿营内部,对于《反渗透法》也存在不同的意见,那么深绿又是如何看待这部法案?《超讯》采访了台湾基进党不分区立委候选人、台湾战略模拟学会研究员何澄辉,参与基进党《境外势力影响透明法》起草的他,认为“反渗透”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揭露讯息,事先防范。

 

《反渗透法》背后的争议

 

中国大陆提出“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后,台湾绿营一直没有停止过对反制策略的讨论,并且策略已向法律层面转换。随着台湾立法院在5月完成“国安五法”的修法,蔡英文7月还公开表示,将在9月起推动最后一项修法,也就是俗称的“中共代理人法”,但在蓝营强力杯葛下,这次修法已“胎死腹中”。

 

眼看今年立法院会期即将结束,明年年初又要改选立法院,民进党自然不会放弃推动修法,因此,11月25日公布的《反渗透法》草案,民进党团首天召开公听会,第二日便会将该法迳付二读。虽然符合议事规则,但是这一做法回避了掉委员会讨论。被国民党批评民进党不顾重要性,硬是“仓促行事”。

 

《反渗透法》草案全文共12条的内容,注重的是借由规范台湾人的行为来防止境外势力的操作,规定“任何人不得受渗透来源的委托、指示或赞助”,进行五种行为:政治献金、游说、助选、不实讯息、干扰集会游行。 违者需要背负有期徒刑或是新台币500万元以下的罚金。如果强行完成了立法程序,将成为台湾法律体系中第一部“反”字头的法律,

 

法律草案在迳付二读之后,还需要经过一个月的协商冷冻期才能够进入三读。 民进党党团希望在12月31日院会三读通过法案,因此决定放弃往年提前休会、让立法委员忙竞选的惯例,要立法院会继续召开下去。

 

但是这部《反渗透法》在台湾引来诸多争议,事实上,绿营各党团都针对如何“反渗透”提出了草案,包括修正《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与拟定《境外势力影响透明法》专法等。民进党的《反渗透法》草案,形式上是一套新的专法,与先前通过一读的《境外势力影响透明法》没有关系。对于民建党的《反渗透法》,之前曾经与民进党共同起草《透明法》的基进党感到惋惜。基进党发言人颜铭纬认为:“就像是我们有很多先进武器,但是我们没有雷达。面对新型态的间谍渗透,我们需要做的是民主的反渗透雷达。”

 

该不该“先登记”?

 

台湾陆委会发言人指出,《反渗透法》立法是为弥补现行法令中,缺乏防堵境外势力“在地协力者”。而与其他版本的最大不同,民进党《反渗透法》没有触碰到“登记制”这一争议焦点。台湾基进党认为,他们提出的《境外势力影响透明法》比《反渗透法》好在可以透过资讯揭露事先防范“代理人”,另外还可以规范“非专业间谍”,例如窃取商业机密的商业间谍等等。

 

台湾舆论都普遍认为《反渗透法》针对的就是大陆或中共,为什么在“境外势力”的定义中不直接点名?台湾战略模拟学会研究员何澄辉表示,“反渗透”对境外敌对势力的定义不单单指中国大陆。

 

何澄辉为《境外势力影响透明法》起草人之一,他是荷兰莱顿大学博士候选人,专业为法律与国际政治战略研究,现为“台湾战略模拟学会”智库研究员。在他看来,一个法律要讲未来性,未来台湾可能会面临其他一系列的挑战。所以对境外势力未来可能是国家主体,可能是极端主义团体,可能是某种另外的团体,其重点并非在于对象,而是渗透这一行为,“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即使是从中国渗透进来,也完全可以用别的国家的身份进来。”何澄辉说。

 

至于外界认为其他国家也有可能会被定义为“境外敌对势力”,蓝营甚至放话,连美、日等国万一渗透台湾,是否适用?何澄辉表示,其实基进党版本的“反渗透法”主旨建立防止境外势力渗透的事前预警机制,透过要求代理人登记,这样就可以把一些和台湾友善或正常的外交关系排除在外。

 

具体而言,何澄辉认为有两种行为是可以排除在管制范围外的,一个是纯商业行为,例如涉及经贸行为的相关组织,本来在台湾设立已经是被允许的,也没有必须再登记一次。“比如德国的BMW来台湾卖车,就没有必要再登记一次了。”

 

第二个就是说台湾的友邦,何澄辉表示,和台湾有外交行为、外交关系的,基于互惠,他们在台湾设立一个官方机构,台湾也有在那边设办代表处或办事处,这部分会排除掉。

台湾战略模拟学会研究员何澄辉

 

绿营对讯息不完整的担忧

 

对于推行“反渗透”的目的,何澄辉认为,设立法律并不是希望直接就对有关行为进行处罚,而主要是为了揭露讯息,他表示,民主社会中很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能够讨论,然后再去作出判断。“但在讨论判断的时候,有一个前提,就是讯息是完整的、公开的、明确的,而不是虚伪的、伪造的、假造的,正是在这样的思维逻辑下,我们要求相关的团体或个人要登记。”何澄辉说。

 

何澄辉提到被王立强事件中牵扯进来的香港上市公司“中国创新投资”、“中国趋势”主席兼执行长向心,并认为,向心可能只是众多渗透网络中的其中一条线而已,他背后的网络还很大。“这件事情绝对不是偶发或临时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台湾检方能在向心要提出解释的时候,马上可以拿出关键性的照片指证?这就表示背后已经调查过了。”何澄辉说。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从马英九到蔡英文十几年的时间里,在何澄辉看来,中国大陆会想办法在台湾每个地方进行渗透,“其实这个动作已经在持续进行,中国的国家体系里,比如说党书记往往都会有另外一个身份,一个属于民间的身份,所以很多民间机构或者企业家,身份背后都有党的影子在里面,他是国家资本在推动的,可台湾人会认为他们就是一般的民间企业,我想这个会比较错估形势。”何澄辉表示,以往台湾的官方故意不去谈这件事情,他们也希望透过其他方式去提醒政府,相关渗透早已存在立即性的危害。

 

在何澄辉看来,“反渗透”应该依明确规范,进行资讯揭露与透明化,采事前预防、事后惩处。不过虽然和重视限制行为的民进党《反渗透法》存在观念上的不同,何澄辉还是对民进党急推立法的行动表示肯定。何澄辉认为,在台湾现有的体系需要《反渗透法》,“因为这是现实危害问题,有其必要性,至于是直接采用禁止方式或者采取先登记的行政管理方式,这是可以谈的。”何澄辉说。

 

台湾基进党主席陈奕齐早前也发表过类似主张:虽不100%满意民进党团提出的《反渗透法》,因为这只是“护台防中法案全套餐”的开胃小菜 但仍肯定此法对民主选举的捍卫,将待未来台湾基进进入立法院后,再来做补强。(超讯)

台湾绿营急推《反渗透法》,引起两岸关系的又一巨浪,就算在绿营内部对于这部法案也存在不同意见。对此,来自台湾深绿阵营,台湾战略模拟学会研究员何澄辉日前接受《超讯》访问时认为“反渗透”的主要的目的应重前期防堵。
 
纪硕鸣、赵银峤
 
扑朔迷离的“王立强”事件,在台湾引起不小的波澜,让“中共渗透”的议题在岛内持续发酵。就在此时,民进党突然在台立法院抛出《反渗透法》并火速通过二读,还规划在12月31日强行表决通过。引起了蓝营的激烈反弹和两岸关系的又一巨浪,不少舆论都表示,《反渗透法》是民进党制造恐慌,目的只是为了骗选票,夺取政治权利。
 
不难看出,《反渗透法》综合了台湾内部从今年5月延续至今的所有讨论,也成为了大选前台湾蓝绿阵营攻防战的一个重要环节,就算在绿营内部,对于《反渗透法》也存在不同的意见,那么深绿又是如何看待这部法案?《超讯》采访了台湾基进党不分区立委候选人、台湾战略模拟学会研究员何澄辉,参与基进党《境外势力影响透明法》起草的他,认为“反渗透”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揭露讯息,事先防范。
 
《反渗透法》背后的争议
 
中国大陆提出“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后,台湾绿营一直没有停止过对反制策略的讨论,并且策略已向法律层面转换。随着台湾立法院在5月完成“国安五法”的修法,蔡英文7月还公开表示,将在9月起推动最后一项修法,也就是俗称的“中共代理人法”,但在蓝营强力杯葛下,这次修法已“胎死腹中”。
 
眼看今年立法院会期即将结束,明年年初又要改选立法院,民进党自然不会放弃推动修法,因此,11月25日公布的《反渗透法》草案,民进党团首天召开公听会,第二日便会将该法迳付二读。虽然符合议事规则,但是这一做法回避了掉委员会讨论。被国民党批评民进党不顾重要性,硬是“仓促行事”。
 
《反渗透法》草案全文共12条的内容,注重的是借由规范台湾人的行为来防止境外势力的操作,规定“任何人不得受渗透来源的委托、指示或赞助”,进行五种行为:政治献金、游说、助选、不实讯息、干扰集会游行。 违者需要背负有期徒刑或是新台币500万元以下的罚金。如果强行完成了立法程序,将成为台湾法律体系中第一部“反”字头的法律,
 
法律草案在迳付二读之后,还需要经过一个月的协商冷冻期才能够进入三读。 民进党党团希望在12月31日院会三读通过法案,因此决定放弃往年提前休会、让立法委员忙竞选的惯例,要立法院会继续召开下去。
 
但是这部《反渗透法》在台湾引来诸多争议,事实上,绿营各党团都针对如何“反渗透”提出了草案,包括修正《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与拟定《境外势力影响透明法》专法等。民进党的《反渗透法》草案,形式上是一套新的专法,与先前通过一读的《境外势力影响透明法》没有关系。对于民建党的《反渗透法》,之前曾经与民进党共同起草《透明法》的基进党感到惋惜。基进党发言人颜铭纬认为:“就像是我们有很多先进武器,但是我们没有雷达。面对新型态的间谍渗透,我们需要做的是民主的反渗透雷达。”
 
该不该“先登记”?
 
台湾陆委会发言人指出,《反渗透法》立法是为弥补现行法令中,缺乏防堵境外势力“在地协力者”。而与其他版本的最大不同,民进党《反渗透法》没有触碰到“登记制”这一争议焦点。台湾基进党认为,他们提出的《境外势力影响透明法》比《反渗透法》好在可以透过资讯揭露事先防范“代理人”,另外还可以规范“非专业间谍”,例如窃取商业机密的商业间谍等等。
 
台湾舆论都普遍认为《反渗透法》针对的就是大陆或中共,为什么在“境外势力”的定义中不直接点名?台湾战略模拟学会研究员何澄辉表示,“反渗透”对境外敌对势力的定义不单单指中国大陆。
 
何澄辉为《境外势力影响透明法》起草人之一,他是荷兰莱顿大学博士候选人,专业为法律与国际政治战略研究,现为“台湾战略模拟学会”智库研究员。在他看来,一个法律要讲未来性,未来台湾可能会面临其他一系列的挑战。所以对境外势力未来可能是国家主体,可能是极端主义团体,可能是某种另外的团体,其重点并非在于对象,而是渗透这一行为,“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即使是从中国渗透进来,也完全可以用别的国家的身份进来。”何澄辉说。
 
至于外界认为其他国家也有可能会被定义为“境外敌对势力”,蓝营甚至放话,连美、日等国万一渗透台湾,是否适用?何澄辉表示,其实基进党版本的“反渗透法”主旨建立防止境外势力渗透的事前预警机制,透过要求代理人登记,这样就可以把一些和台湾友善或正常的外交关系排除在外。
 
具体而言,何澄辉认为有两种行为是可以排除在管制范围外的,一个是纯商业行为,例如涉及经贸行为的相关组织,本来在台湾设立已经是被允许的,也没有必须再登记一次。“比如德国的BMW来台湾卖车,就没有必要再登记一次了。”
 
第二个就是说台湾的友邦,何澄辉表示,和台湾有外交行为、外交关系的,基于互惠,他们在台湾设立一个官方机构,台湾也有在那边设办代表处或办事处,这部分会排除掉。
 
绿营对讯息不完整的担忧
 
对于推行“反渗透”的目的,何澄辉认为,设立法律并不是希望直接就对有关行为进行处罚,而主要是为了揭露讯息,他表示,民主社会中很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能够讨论,然后再去作出判断。“但在讨论判断的时候,有一个前提,就是讯息是完整的、公开的、明确的,而不是虚伪的、伪造的、假造的,正是在这样的思维逻辑下,我们要求相关的团体或个人要登记。”何澄辉说。
 
何澄辉提到被王立强事件中牵扯进来的香港上市公司“中国创新投资”、“中国趋势”主席兼执行长向心,并认为,向心可能只是众多渗透网络中的其中一条线而已,他背后的网络还很大。“这件事情绝对不是偶发或临时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台湾检方能在向心要提出解释的时候,马上可以拿出关键性的照片指证?这就表示背后已经调查过了。”何澄辉说。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从马英九到蔡英文十几年的时间里,在何澄辉看来,中国大陆会想办法在台湾每个地方进行渗透,“其实这个动作已经在持续进行,中国的国家体系里,比如说党书记往往都会有另外一个身份,一个属于民间的身份,所以很多民间机构或者企业家,身份背后都有党的影子在里面,他是国家资本在推动的,可台湾人会认为他们就是一般的民间企业,我想这个会比较错估形势。”何澄辉表示,以往台湾的官方故意不去谈这件事情,他们也希望透过其他方式去提醒政府,相关渗透早已存在立即性的危害。
 
在何澄辉看来,“反渗透”应该依明确规范,进行资讯揭露与透明化,采事前预防、事后惩处。不过虽然和重视限制行为的民进党《反渗透法》存在观念上的不同,何澄辉还是对民进党急推立法的行动表示肯定。何澄辉认为,在台湾现有的体系需要《反渗透法》,“因为这是现实危害问题,有其必要性,至于是直接采用禁止方式或者采取先登记的行政管理方式,这是可以谈的。”何澄辉说。
 
台湾基进党主席陈奕齐早前也发表过类似主张:虽不100%满意民进党团提出的《反渗透法》,因为这只是“护台防中法案全套餐”的开胃小菜 但仍肯定此法对民主选举的捍卫,将待未来台湾基进进入立法院后,再来做补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