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港府东施效颦全球登广告挽形象惟前线警察帮香港“倒米”

郑月娥出席中国香港特区政府办公室的新闻发布会 2019年12月16日 REUTERS/Jason Lee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 甄树基)香港人讥讽香港前线警察为“毅进仔”,意思是他们在香港读书成绩差考不上正规大学,只能就读所谓的“毅进”课程,因以得此绰号。日前就有一群前线警察可能因对本身英语水平差劣,竟干脆用广东话嘲讽一名外国女记者不懂广东话,还说“呢度系(这里是)香港,讲广东话”,又喝骂她“唔识听(听不懂),叫行家帮忙翻译”。这两名警察义和拳“上身”用广东话喝骂外国女记者整个过程,被演艺学院学生会编委会记者拍摄到。

更为讽刺的是,香港政府为了挽救国际声誉,学习早前示威者的做法,在全球报章刊登全版广告,声称香港仍是个自由开放的城市。但光是这些前线警察的行为,恐怕再多的广告也只是徒然。   香港政府星期一在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以及澳洲人报章刊登全版广告,声称香港仍然是个“好客,自由的社会”,尽管之前历经了半年多的反政府示威以及动荡。广告声称香港就算面对自1997回归之后最严峻的政治危机,但基本条件仍然强劲。   广告声称“我们将迎难而上(It’s been tough but we will soldier on),经济跌了少许,但我们将强力反弹”。

整版广告一片蓝色,非常“蓝调”,说文解图的白色字体嵌入一片蓝海,似乎欠缺生动和特出,与早前示威者在全球报章刊登多样化的广告,香港似乎更像是一个第三世界的城市。   上述遭到警察用广东话“吐糟”的该名外国女记者,根据报道,因她之前曾踏出马路,遭警员斥骂着她返回行人道,当时警员用广东话说:“10秒之前,你企出行人道,你要返上去。”当女记者表示听不懂时,这名认为广东话已经成为全球语言的警察说:“唔识听,揾(找)行家翻译啦。”在旁听得懂广东话的记者哗然,“咁即系点呀?(这什么意思?)”

两名警察用广东话在洋记者面前为大中华文化吐气扬眉之后,即大喇喇的转身离开。   “毅进仔”在这半年多的“平暴”事迹中,经常英文出洋相。据苹果日报报道,9月22日,有防暴警在沙田撤离时,突然转身以英语要求跟随拍摄的记者,与他保持“10 Mile(10英里)distan(ce)距离”,当再被记者追问,方澄清是指“10米”,原来是错把英哩当公尺;10月1日,防暴警在铜锣湾不由分说推撞记者,一名外籍记者多次要求警员按法例展示其编号时,警员却支吾以对,不知所云,最后与同袍施施然离开。   这群前线警员并非是中国大陆二、三线城市的公安或城管,他们是一个自诩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前线执法者,英文程度之低劣可说是贻笑大方。   他们不只英文差,连中文程度也令人吃惊。身为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的谢振中在记者会斥示威者“草‘管’乘客生命”,连草菅人命这句普通成语也不懂,念成“草管人命”。如果幽默一点,或许谢总警司的确是实话说漏了嘴(Freudian Slip),香港的人命确实由政府这群草包来管。   当日同场出席记者会的“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高级警司李桂华也抢着要自曝其丑,斥责示威者“‘悔’辱国旗”,将侮辱的“侮”读错为后悔的“悔”。她的中文老师可能真的很后悔,教出了这个侮辱他名声的学生。

香港警察对年轻的大学生下手特别重,攻打大学校园特别起劲,或许是心理补偿作用,进不了大学之门,做不了大学生,就干脆打进大学的校门,就干脆严打大学生,甚至连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也照样吃他们的催泪弹。   一个自认为是国际金融中心的所谓亚洲都市,就由这群“毅进仔”维持法治。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