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2019德中关系回顾

网络关于德中经济贸易关系图片 网络照片

 

【柏林飞鸿 】 : 回顾2019年德中关系走过的路程,人们不难发现几个特点:一是默克尔继续重视中国,德中经贸往来继续红火;二是德国不再把中国只视为战略伙伴,而是也视为竞争对手,对中国的戒备在经济上开始留下痕迹;三是德中人权冲突在加大,但这并非默克尔的初衷。

自2018年12月7日德国总理默克尔交出基民盟党主席职权后,默克尔总理的地位不再那么牢靠。2019年是默克尔只担任总理的头一年。大联盟多次面临被撕裂的危险,执政伙伴社民党在对华政策上不断挑战默克尔,使德中关系不再像近几年来那么平稳。尽管如此,德国对华政策主调不变,依然是一个中国政策。在人权问题上,默克尔虽然在公开场合始终比较含蓄,没有对中国提出直接批评,但社民党意欲树立自己的形象,和默克尔打的是不一样的牌。   2019年是两国政界互动继续频繁的一年。今年6月,德国农业部长克罗克纳访华,努力改善两国农业贸易,促进德国农产品对中国的出口。随后,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也于6月中旬访华,呼吁中国继续开放市场。他还在上海和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共进早餐,由此打出了欢迎华为参与德国5G的信号。9月初,默克尔总理访华,继续促进德中经贸,受到中方隆重款待。但默克尔访华镜头非同寻常。由于默克尔此前两次在公开场合手臂颤抖,于是在中国总理李克强欢迎默克尔的仪式中,默克尔首次在北京坐听国歌,而李克强则继续站立。由于当时香港抗议十分激烈,默克尔访华受到香港示威游行方的批评。默克尔虽然赞同示威游行方对民主和自由的追求,但她多次强调和平解决香港冲突,并呼吁各方进行对话,而且她拒绝前往香港,拒绝会见香港民运代表。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9年虽然没有来访德国,但习近平的心腹、副主席王岐山5月底来访过柏林。除了9月北京的默习会外,在20国峰会期间,默克尔也会晤过习近平。默克尔始终注重德中关系,于今年一月初就向欧盟打出信号,要让2020年的欧中峰会在德国举行。   两国的经贸往来继续十分繁荣。据德国经济部消息,德国远远是中国在欧洲的最大贸易伙伴,而中国则于2018年连续第三年是德国全球最大贸易伙伴。虽然中国经济增长不如前几年,但德中经贸关系继续积极发展。   但两国经贸也不是没有摩擦。德国继续要求中国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开放市场等等。随着中国的不断强大,德国对中国的戒备也在增长。自今年起,德国加高了中国并购德国企业的门槛,并拉动欧盟一起行动。今年3月,媒体传出消息,中国投资商对欧盟国家的投资连续第二年大幅下滑,直接投资下降了40%,仅有173亿欧元,为2015年以来最低水平。今年8月,媒体报道说,中国企业对欧洲的投资继续下跌,对德国的投资甚至削减了95%。

还有一个话题让德国争论了一整年,那就是中国电信巨头华为是否允许参加德国5G建设。华为自然期冀得到德国政府的爱情。默克尔则频送秋波,始终表示不会从一开始就排除某家供货商,而且德国政府今年还下调了安全标准,似乎有意要让华为入局。但德国因政治原因反对华为参与5G的联邦议员越来越多,再加上社民党籍外长马斯和默克尔公开唱反调,使默克尔大有被社民党牵着鼻子走的尴尬。12月中旬,媒体报道说,执政大联盟还是打算2020年1月向国会申请,将政治上不可靠的供货商排除在外。如果社民党新年伊始就能够如愿,这将意味着默克尔的失败和地位继续下滑。   在人权问题上,尤其是在新疆再教育营问题上,德国各方对中国的批评越来越大。今年8月,中国拒绝德国联邦议会人权委员会访华,引起德方强烈反弹。联邦议会曾就此和中方交涉,但中方没有让步。9月,中方取消了今年本应在年底举行的德中人权对话。   香港问题也成为德中关系紧张的导火线。今年5月,媒体传出消息,两名香港本土派活动人士在德国获得政治庇护,引起中国强烈不满,抗议德国干涉中国内政。香港政府也对德国提出了批评。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9月初,外长马斯在《图片报》的一个晚会上,短暂会晤了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峰。这对拒绝会见香港民运代表并刚刚访华回国的默克尔来说,不啻是当头一棒。默克尔对内阁的领导权明显在消亡。中国则强烈抗议,并为此召见了德国驻华大使。但马斯随后回应北京说,以后还会会晤维权人士。马斯于11月打出了更为强烈的抵制中国的信号,那就是反对华为参与5G,和默克尔唱对台戏。

随着德美关系下滑以及欧盟第二大经济体英国明年年初将在约翰逊的领导下脱离欧盟,默克尔的国际地位也在继续下滑。虽然在默克尔任期内,德中关系的总趋势不会发生变化,但默克尔权力的逐渐消亡会使2020年的德中关系变得复杂和风云多变。   法广RFI 柏林特约记者 丹兰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