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香港艺术家Kacay Wong谈反送中“和勇不分”现象及发展趋势

(法广RFI 艾米)周日,由民阵发起的10.20九龙大游行约有35万人参与,游行开始后,示威者于街头进行纵火、刑毁等,油尖旺一带多间中资商店、港铁及交通灯等受到波及。警方表示,10月至今,共有752宗店铺相关的刑事毁坏案。港府夹在意志坚定的抗争示威者恶化不退让的北京中央政府之间,手脚被捆绑,对走出危机似乎一筹莫展。香港抗争何去何从?

我们还是请香港艺术家kacay Wong来谈谈他的看法。他刚刚应邀到维也纳的TEDTalk平台上演讲分享香港放送中抗争的经验。

法广: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四个月以来,您观察到的运动发展势头如何?

Kacay Wong:现在和五年前已经大不同:从以前的公民抗命转换为非文明公民抗命。五年前的公民抗命就是去犯法,然后等警察逮捕自己,通过被捕去抗命来表达对法律的尊重。但现在完全不是这样,因为有些法律根本就不应该被尊重,比如“送中条例”或“反蒙面条例”,所以很多香港的抗争者都不尊重这些法律,并且主动犯法,所以可以看到上街的人还蒙着面,警察来了他们就像水那样流走。通过这样的方法表达他们对自己本来应该有的更高的法律的尊重。对我来说我觉得这是一个成熟的表现。

法广:从最近一段时间和昨天10月20号街头表现看,警方和抗争者都有暴力升级的趋势,如何解释?

Kacay:香港出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叫“和勇不分”,即“和理非”和勇猛的结合。因为现在香港的抗争者都明白,不可以完全只用“和理非”的方法,应该在和平方式里加上“勇猛”的力量,所以可以看到抗争会有和平的集会阶段,然后会有一些勇猛的人士出来抗争。因为如果只用完全和平的方法,政府根本不予理会。和平的老方法之前差不多用了十年,但政府完全不管民众的忧虑,因而导致现在发展到“和勇不分”的一步。

法广:但是在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上周的年度施政报告中还是对街头抗议者的政治诉求充耳不闻,采取不直面的方法。也就是说“和勇不分”的方式似乎也不能让政府予以更多关注,在这样的情况下,未来走出危机的出路何在?

Kacay Wong:现在就是通过国际的力量将香港的问题提升到国际外交的层面,将香港的诉求壮大,进而引起其他国家的关注。其实也不能说完全没有用,目前可以看到,因为勇猛的举动让送中条例寿终净寝。而且,在外国的层面,他们也可以将香港问题用在外交层面上,比如美国特朗普政府用香港的议题的处理作为与北京进行贸易谈判的条件。

如果只停留在本土的范围内,声音就只有本土的人可以听到,现在香港的做法就是将其提升到国际层面,但这也不是夸张的。因为中共的力量正在全球化。所以中国共产党的问题不但是香港的,也是全球的。

法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香港不仅得到了全球的关注,而且抗争的方式已经开始输向外国,比如西班牙,黎巴嫩或智利都出现走上街头抗争的年轻人,尽管初衷不尽相同,但形式上也有相似之处,都是年轻人在唱着主角……

Kacay Wong:现在香港抗争的支持和地位为全球第一,在西班牙的加赛罗尼亚地区,抗议者也发出“如果不听我们的诉求,就将做一个香港给你们看”的威胁香。港本来是一个城市,但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种方法。当然这些方式也并不是香港的原创,比如,加赛罗尼亚人曾经喊出“加赛罗尼亚不是西班牙”的口号,香港也搬过来用,说“香港不是中国”,可以看出全球互相学习抗争的方式。不仅是香港,还有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等地区也发生着类似的抗议,所以,香港从五年前的雨伞运动慢慢走到今天的反送中运动,这个过程中学了很多很多痛苦的经验,这些经验都凝聚着血和汗。现在香港慢慢经历着警察的暴力和自己人打自己人的现象,这些可能都是外国人还没有看到的现象。

所以我觉得香港现在发生的一切是一个新历史进程的第一章。外国的朋友应该好好学习。因为中国的影响不仅限于香港,而是已经全球化了。

对我自己来说,作为一个艺术家,很多时候可能会想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艺术家,做不了什么,但仔细想想,很多人本身也不是艺术家,他们都可以参与这个运动。

所以并不是只有伟大的人才可以参与,而是全民族都可以参与的,所以我现在来到维也纳,也是受到他们的邀请来TEDtalk演讲 和他们分享一些小东西。所以,永远都是一些小事可能改变运动的方向,因此不要小看自己。

感谢Kacay Wong先生接受法广专访。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