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林郑修例实为解决不胜其烦的跨境执法

 

 

 

香港回归以来维持著二十二年的社会稳定,一宗“修例”与“反修例”结果闹到数百万人上街,冲击立法会、包围中联办,甚至有黑势力背景人士出动无差别伤及途人等等。一宗普通修例令香港陷入乱局之中,万劫难复。

文/超讯

港府急于的“修例”,现在已经不再是议论的话题了。但究竟是为了解决什么问题?虽然很少还有人觉得再深究的必要,但该解决的问题还需解决。


依特首林郑月娥的几次表示,修例是因为台湾命案,嫌犯逃回香港回应与香港没有引渡协议的台湾要求,凶嫌必须引渡回台湾受审而起意修例。理由十分正当的,对同是香港人的受害者及其家属有个交待也充满人性和正义。
不过,令费解的是,修例被撤回后,香港凶嫌在台湾犯案的事,正当的理由和人性正义没被彰显,特首也不再提起了,不放在议事程。
按照道理,个案处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但特首就没有兴趣,也没要进一步彰显正义的任何意图。因为修例不成,正当性和人性不谈了,为什么?因为,台湾凶嫌只是个案,林郑的修例初心是为解决困挠港府很久的内地跨境执法问题,令内地逃犯可以合法化移送。
虽然内地在香港跨境执法事件不断在香港发生,报章公开的资料显示,回归以来,已曾最少发生7宗怀疑有内地人员在港执行“秘密任务”,虽然无一宗检控内地人员,这是实实在在的存在。其中2004年在摩星岭,公安人员被港警搜出手铐“人赃并获”,但当年律政司以证据不足为由,不起诉并放人。给香港的法治带来困惑。
2015年12月,铜锣湾书店股东李波失踪,并报称身在内地,外界怀疑是内地公安把他从香港带走。但没有证据可以显示,李波本人也不承认,事件不了了之。但之后,类似的跨境执法情况却有增无减。

 


铜锣湾书店股东李波

内地犯法逃来香港,还带出大量资金,两地又不能引渡逃犯,办案人员动足脑筋要把人抓捕归案。据获得有关部门不公开的统计数字显示,2015年各地跨境执法来香港拉人不少于8宗,2016年增长到11宗。这样的跨境执法,各地执法部门各显神通、各施其法。过往跨境拉人,主要是经海路,用“大飞”,而近年,则地执法人员直接陆路“押解”。香港的执法部门也只能眼开眼闭,甚至要给于配合。有时来了个有点头衔的大官,还要见特首。林郑明知道这样的做法违法,但也无奈,还要不厌其烦的耐心接待。
2018年2月上旬,一对香港年轻情侣同游台湾,但疑似在旅行中发生争执,陈姓男子涉嫌在旅馆杀害潘姓女友后,将尸体以粉红色行李箱装箱,搭上捷运至郊外弃尸。陈男在二月中旬独自返港,女方父母遍寻不著女儿后向香港、台湾警方报案,陈男被港警约谈,事件才在三月中旬曝光。
由于陈男已经返回香港,在港台没有引渡条例的情况下,陈男在香港只能依返港后盗用女友信用卡的“窃盗罪”,以及处理潘女手机相机等物品的“处理赃物罪”被起诉。
这是一起个案,最初并没有引起政府重视。但特首林郑关注到了,嫌犯送往台湾需要修订条例,而林郑思考的是,正好可以解决一直要以违法方式在香港的跨境执法问题,于是向北京报告,今年2月又向香港社会提出修例方案。



林郑月娥

北京港澳办及香港中联办开始还不以为意,毕竟这是香港原有的法例基础上的修例。一直到5月14日,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主任王志民主持召开中联办领导班子会议,传达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公安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精神。才提到支持港府施政,会议期间亦有提及《逃犯条例》修订,称修例“既有法理依据又有现实迫切需要”,着香港各界要支持修例,“提升香港法治形象”。
这些年,内地富人、公司担心人民币贬值等问题向海外转移资金外,中共贪腐官员也不断地通过各种管道向海外转移资产。据内地媒体2015年3月消息,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中共外逃官员人数高达1万6000至1万8000人,外逃携带款项达8000亿元美元。事缘内地和香港越来越多的紧密联络和利益磨擦,“一国两制”让香港往往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内地不少人资产、生存的避难所。
全国政协委员、公安部前副部长陈智敏,2019年3月在北京接受《香港电台》专访时表示,从内地逃到香港的重犯达300多人,全部“有名有姓”。他又提到在任时,曾与时任保安局局长黎栋国,以及时任副局长李家超,商讨移交逃犯事宜,但无法达成共识,形容是美中不足。
不仅是因为人,还因为资金、资产。2009年至2013年,中国资金外逃每年平均为6000亿至7000亿美元。在2014年,中国资金外逃的规模更是达到了8000亿至9000亿美元的规模。2015年中国有逾万亿美元资金流往境外。
北京关注的是,出逃者和走资不少留在香港,甚至在香港占中期间有属于内地的资金支持这类违法活动,内地有人用出走境外的资金在支持香港的反对力量。在北京追缴逃资的专项打击活动中,香港成为重点需要清理的重灾区。
正值内地经济下滑,政府收入减少,加大力度打击资金非法出逃。追缴逃资必须要找到当事人,并扣押回内地。2017年1月,有“金融巨鳄”之称之内地“明天系”的掌门人肖建华则在2017年在香港最顶级之一的四季酒店居住期间忽然失踪,事后根据大陆传媒报道,他已经因为经济罪名被关押在大陆。肖建华的万亿资产在他被押回内地后瓦解。
有消息称,负责追缴逃资的国有基金,曾提出委托香港人士要求代为寻找内地出逃者的详细住址,回报是追回资金的1%,遭拒绝。
修例寿终正寝,还闹出如此之大的香港社会分裂,也绑架了中央。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