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台湾前总统若出访时寻求政治庇护 怎么办?

 

 

两年前,香港泛民派的某位大佬级大律师,私下曾与笔者,谘询讨论一个假设:“如果前任总统马英九于出访外国时,骤然向地主国家提出申请政治庇护”,依据卸任最高领导人身边必需安置国安随扈人员提供人身保护的惯例,以及现有的法律,怎么办?

文/吴行健(台湾资深媒体人)

七月下旬,台北政坛传出一条耸动的传闻,据指出,某家本土派的网媒从知情人士得知,香港律师圈流出一个涉台法律的假设,倘若在香港出生的前任总统马英九,因官司缠身的考量,一旦出访境外之际,寻求政治庇护,怎么办?

台湾前总统马英九

此种法律上的假设,至今没有发生,马前总统的发言人、马英九基金会执行长萧旭承日前接受《超迅》的求证,他表示,这种传闻,纯属臆测,根本就是没有发生的事情,不清楚香港律师方面为什么提出这种假设或传闻。其次,此种法律假设为何出现?以及至今根本没发生的所谓传闻或臆测,究竟有什么来龙去脉?由于笔者是该传闻发生之际的第一手亲历者,为满足读者的好奇心,将本件可能颇为劲爆的传闻,抢先在《超迅》发表文章如下:

一个影响台湾政坛走向的假设

大暑来临, 岛内的天气愈是飙出热温,蓝营韩国瑜、绿营蔡英文以及台北市长柯文哲之间,也愈呈现“三脚架”式的白热化舆情攻防。身处这场2020大选的前哨战,无论誓言要重返执政的国民党,或是要再延续四年执政的民进党,包括无党籍柯文哲如何备战出兵,各方都有输不得的压力,也都有非赢不可的目标。

问题在于:如果在距离大选正式起跑的前半年,出现了政治黑天鹅事件,是不是会对2020的大选,产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据指出,近期内,前总统马英九先生可不可能利用出访国外地区之际,向美国联邦政府或香港特区政府,申请政治庇护?这个目前尚未发生的假设,一旦发生了,或许等同于经济学者惯常比喻的黑天鹅事件,将对于资本市场或政治选举产生无法逆转和无从避免的重大冲击。

这件可能影响台湾政坛走向的黑天鹅假设,内情如下:

两年前,2017年1月中旬,有两位香港社运与政坛大佬级人物,应邀到台湾,与民进党中央党部大陆事务部人员和高层人士、行政院大陆委员会涉港机构等,就港、台关系进行私人性质的意见交流,并就陆委会当时草拟〈香港澳门关系条例〉的一些条文修正案,提出专家看法。

居间安排这次交流工作的义工,为一位无党籍的私立大学教授,出身台湾大学法学博士,在台湾多年领导华人民主书院的社运活动,并长期关注中国大陆与香港的民主自由与人权事务,在社运界甚至港、台的政界,享有清望盛名,他的一些言论主张,还被自由亚洲电台的网站首页,做成网路即时民调的题目,拥有外媒的高度影响力。至于这两位香港大佬,也是动见观瞻的重要角色,其中一人,为澳洲籍的港人学者,曾任教香港某一流大学的政治学系,广泛参与2014年的香港雨伞运动的核心运作,近年与蔡英文当局有著密切的接触与高度的互信基础。另外一位大佬,政治背景属于泛民派民主党,曾任该党主席与香港立法会议员,同时身为港岛知名的律师楼主持大律师,在铜锣湾书店事件中,曾经公开出面为该事件的主角、前店长林荣基,主办记者会,并发动泛民派强力为林荣基声援,他也是前香港民主党党主席李柱铭大律师高度倚重迄今的政治盟友,成为了泛民派民主党要求推动双普选的中年代领袖人物之一。

笔者记得,在2017年1月12日,星期四深夜,前述的香港两位社运界大佬,刚结束了夜访桃园市长郑文灿的一个私人行程,连同笔者在内,共同搭坐那位华人民主书院的台湾大学兼任副教授驾驶的私人轿车,从高速公路返回台北住宿的酒店路上。一路上,冬夜的肃清冷洌空气刮进车内,随著身旁一辆辆快速涮溜过的大小型车辆暗影,归途似箭,夜深了,车内四人都沈浸入各自的心事。突然间,打破了沉默,那位香港的执业大律师随口与笔者闲聊一个假设性的问题,当场一下子,就将原先冷清的归途快车气氛,炒作得仿佛车内的温度立刻变温暖了。

那个假设是:“如果前任总统马英九于出访外国时,骤然向地主国家提出申请政治庇护”,台湾的法令与政府惯例,将如何处置?在讨论这个假设的内容以及相关法律规范之前,且让我们回到两年多前的时空背景如下:2017年初,前任总统有三位仍然在世,一位是高龄的李登辉,没有司法上的有罪被判决的前科背景,享有出入境的人身自由;第二位是涉及贪凟被判刑有罪,当时获得假释在外治病的陈水扁,同时也受到法院的出境管制;第三位是马英九,当时深陷轰动一时的2013年“九月政争”、时任检察总长黄世铭被控涉及泄密案的官司风暴之中,并未被列入境管名单。

台湾前检察总长黄世铭

就在笔者全程亲历的这场高速公路的小轿车私人谈话,发生两个月以后,2017年3月14日,台北地检署起诉前总统马英九涉及教唆前检察总长黄世铭泄密案,自始马先生被该案缠身涉两年多,迄至今年7月12日,台湾高院更一审宣判该案被告马英九先生无罪定谳,全案结束。不过,客观上来看,马英九前总统的司法官司包袱迄今还没有完全卸下,甚至可以说,一波已平,另一波又来。据台媒自由时报7月12日的报导,马英九泄密案获判无罪,但未来数年,可能还有更麻烦的“三中案”(编注:中视、中广、中影等前国民党营企业与旧中央党部交易案),让马英九必需出庭受审。也就是说,旧案已无罪的马英九,如今因为被称为“三中賎卖党产案”,遭台北地检署于2018年7月10日依违反证券交易法之非常规交易、特别背信、刑法之背信等罪起诉,检方并建请法院从重量刑。

回到那位香港大律师提出的前总统出时寻求政治庇护的假设,据来自可靠消息来源的分析,如果马英九先生可能是这个假设的当事人之一,一旦这个假设状态发生了,怎么办?依据这个假设,我们可以做两种法律与实务路径的逻辑推论:

第一种、依据刑法无罪推定原则,在该假设的法律样态发生之前,行为人依据卸任总统、副总统的现行礼遇办法的规范,无论身处境内或境外,都享有国安人员轮值在旁做为最高领导人的人身保护的特权;

第二种、依据已完成最新修法工作的所谓“国安五法”(编注:包括2019年5月7日三读的“刑法部分条文修正案”及“国家机密保护法部分条文修正案”、5月31日三读的“两岸条例增订第五条之三修正案”、6月19日三读的“国家安全法部分条文修正案”,以及6月3日完成三读的“两岸条例部分条文修正案”后,正式完成国安五法的修法。) 如果前述假设的法律样态,未来一旦发生之后,据熟知国安人员指派惯例与相关国安法令的知情人士指出,各种境内外的利益相关当局,针对可能符合该假设前提的行为人/当事人,可能依法做出以下的处置与因应可能引发的相关后续效应:

处置方案、随扈国安人员对该行为人做出立即阻却违法的处置。

所谓的违法,系依据寻求外国或境外政治实体予以政治庇护的前任总统所为之行为样态,因为此种行为违反了以下的法令:

1.“国家机密保护法”,有关国家机密核定等人员,退离未满三年要出境,应经机关首长核准。

  1. 、“刑法”,泄密给中国等敌国,可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以及刑法的内患外串罪。
  2. “国家安全法”,人民不得为外国、中国及境外敌对势力,泄露或交付等等有关秘密的文书与消息等公务上应涉机敏保密之事项。
  3. “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卸任总统等级的离退人员,不得参与中国大陆的政治活动。
  4. 民进党立法院党团已排定在今年九月的立法院新会期,审议“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修正案,将明文禁止人民做为中国大陆党政军机构、相关团体或其派遣人之代理人,做出危害国家安全及社会安定,发表危害国安之决议与声明等行为。

后续效应、该寻求政治庇护发生地的地主国或地区政府的因应。

1.境外地主国与地区政府的法律管辖权事宜。

据指出,如果前述假设的发生地是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依据台、美多年的国安外交惯例,美国当局默许台湾国安单位派遣的随扈安全人员,在美国土地上,对于卸任总统与现任总统,实行贴身保护的权利。不过,如果出现该假设成真的情况,台方的安全人员并没有在该外国或境外地区,执行阻却违法的司法管辖权。

2.符合该假设的行为人,其国籍属性的认证。

据指出,如果前述假设的行为人,接受申请该政治庇护的美国联邦政府或香港特区政府,前者依据美国联邦证人保护法,后者依据移民条例,应进行听证会与移民法院的程序,辨识申请人的国籍是否拥有美国绿卡,或是否因其是否确实出生在香港的出生证明,因而拥有香港居留证的申请权利等等。

3.台湾社会的政治效应。

据指出,一旦发生了前述的假设,该法律案例的推理逻辑即成为一种事实样态,极大可能对于该行为人所属的政党组织,以及该党推派的2020大选参选人,造成政治上的不利效应与舆情民意上的负面情绪。

“前总统若出访时寻求政治庇护,怎么办?”总的来说,过去从未发生的状况,不代表今天不可能发生;今天发生的特定案件的司法诉讼,也不必然导致该案件的被告,一定会在明天实践特定的违法行为。但随著特定司法案件的审理程序,本文写的前述状况与因应方案等等可能性,值得后续观察与追踪。对于本文提及外传马英九前总统的部分假设内容与相关细节,笔者已向马英九办公室提出询问与查证。7月24日,马英九基金会执行长萧旭岑向作者表示,对于传闻中的假设,纯属臆测,根本就是没有发生的事情,例如蔡英文是现任总统,这种假设如果涉及到她,总统府也是要否认的。(超讯7月号)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