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田北辰的独立建制派幻想

立法会议员田北辰宣布退出新民党的消息不让人意外。政圈近几个月来早已喧传他跟党主席、行会成员叶刘淑仪意见相左,貌合神离并萌生退意。特别在去年立法会选举后田北辰出马角逐立法会主席职务,四出游说建制派包括新民党同事如叶刘的支持。可是,北京已钦点梁君彦接曾钰成班当主席,建制派很快就全部归队支持,连叶刘也不例外,拒绝支持田北辰,令他非常失望;田北辰选择叶刘完成她的特首选举工程后才退党已算“好来好去”。



形同扯线公仔 概念矛盾



根据田先生的解释,退党是因为想多些坚持自己的原则理念。不希望因为人情或关系放弃原则。他又强调自己成为独立建制派以后不会放弃爱国爱港立场,会跟中联办保持友好但也会保持距离。田先生不是第一次退出政党,年前他同样因意见不合、不开心而离开自由党,并在2010年与叶刘等组建新民党。今次再因“政见不同”脱党也许反映他个人同样有性格。



田先生最终是因为不想居于人后还是理念不同退党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只是,他说自己离开新民党后将扮演独立建制派议员的角色不但反映他对兄长田北俊的遭遇全不了解,更显出他政治上的不成熟,完全落后于政治情势。



首先,所谓独立建制派议员本身就是个自相矛盾的概念。在北京强控制下,香港的建制派全都是它的棋子及扯线公仔,要按它的指示办事,要依它的政治需要投票,不能公开表示不同意见。换句话说,所谓建制派跟橡皮图章没有分别,北京要你赞成的时候就赞成,反对的时候就得反对,连弃权也不可以。像这样的议员根本形同傀儡。田北辰先生说要当独立建制派等同说要做独立傀儡,这不是有点莫名其妙吗?



何况经过五年“梁振英之乱”后,西环已俨然成了香港的管治核心,不但重大政治问题要管,各级选举要管,连立法会内的拉票箍票它也在操盘。政改一役,建制派议员忽然离场令方案被大比数否决,他们事后第一时间到中联办交代、解释已可见谁是主子。今次特首选举,建制派选委在西环夺命追魂call下纷纷“跪低”,票投林郑同样反映这无情的事实。



随时步兄后尘被边缘化



到七月一日林郑月娥上场,西环作为香港政治重心的角色只有更鲜明,中联办官员对建制派政团及议员的控制只有更变本加厉,田北辰想有独立的意见,想跟西环保持距离只怕不可能,弄得不好随时步他哥哥田北俊后尘,被北京视为“坏孩子”而被惩罚及边缘化,最终逼得淡出政圈。



事实上田北俊的遭遇该是对田北辰的最佳提醒。人称田大少的田北俊向来是建制派大党自由党的核心成员又当过行政会议成员,自回归前已是北京拉拢的对象。而田北俊本身虽然有点桀骜不驯,但向来没有怀疑过一国两制方针,也没有脱离爱国爱港立场;在政制发展步伐上跟北京的看法也很相近。当然,田北俊是个意见鲜明的人,例如对梁振英的倒行逆施就深恶痛绝,过去几年一直因为他撕裂社会挑动矛盾而口诛笔伐,甚至要求他考虑辞职。要说独立建制派,田北俊算是比较接近,至少敢于保留自己的不同意见。可田北俊的下场如何呢?先是被北京公开羞辱,褫夺他的全国政协委员身份;然后是向自由党其他成员施压,令田北俊不再主导党务,升上神台成为荣誉主席。田北俊提出了一点点不同意见,保留了一点点独立思考的空间就被清算,就被边缘化,田北辰想当一个独立建制派换来的只能是类似的结果,甚至更糟也说不定。



显而易见,这个年头建制派议员实在不好当,不能有甚么原则、理念,不能有自己的想法,只能按西环的吩咐办事。奉劝田北辰先生还是丢掉幻想吧,香港是没有独立建制派这回事的!



卢峯



香港  苹果日报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