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德国对沙特军售禁令危及“德法轴心”

 

德国延长了对沙特地阿拉伯的军售出口禁令。但这一禁令还影响到一些与法国和英国的合作专案。为此,这两国大为不满。为了顾及法国等国的利益,德国不得不在这些合作专案上适当放松禁令,以确保“德法轴心”的运行。

文/袁杰

在沙特阿拉伯记者贾迈勒·卡舒吉 (Jamal Khashoggi )2018 年10月遇害后,德国随即颁布了禁止向沙特阿拉伯及其他参与也门战争国家出口军火的命令,旨在对沙特阿拉伯王室进行制裁。 该禁令原本于2019年3月31日到期。 3月28日,德国政府决定把这一禁令延长6个月至9月30日。

德国延长对沙特军售禁令

 

德国在军售禁令问题上意见不一

此前,据媒体报导,德国大联合政府内各党在延长军售禁令问题上意见不一。社民党要求延长半年。而基民盟和基社盟则认为半年时间太长。 当时,媒体人士估计,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可能会达成妥协,只将禁令延长1至3个月。但大联合政府内的社民党最终顶住了基民盟和基社盟的压力而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社民党领导人安德里娅·纳勒斯(Andreas Nahles)声称,这里有著“明确的规定”,德国的军事货物不得用于叶门。纳勒斯相信,这一武器出口禁令应该发出一个和平信号。 据称,利雅得不久前还出动战机轰炸了也门的一所医院。

当然,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早在这次的《组阁协议》中就已商定, “只要有国家直接参与也门战争”, 就不准向其出口。这肯定适用于沙特阿拉伯。但当时并未得到认真执行。而在2018年10月沙特阿拉伯记者卡舒吉遇害后,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才采取了强硬措施。前不久,社民党议会党团副主席罗尔夫·米策尼希(Rolf Mützenich)则声称:“作出当时决定的理由至今依然存在。”因而,大联合政府内社民党一直在敦促总理默克尔不要改变方针。从目前来看,社民党在延长对沙特阿拉伯军售禁令方面已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但德国上述禁令不仅涉及自己向沙特阿拉伯的军售,而且还影响到一些与法国和英国的合作专案。比如为法国制造的直升机提供德国公司生产的导弹预警装置就是一例。德国的中型企业经常是一些特殊产品的供货商,而这些制品在国际市场上往往占据顶尖地位。据称,由于德国相关部件供应商因禁令而拿不到批文,因而法国企业可能将会无法履行近50个合同。而对于英国来讲,则会因德国的禁令而无法向沙特阿拉伯提供48架“台风”战斗机。因而,德国的上述禁令引发了德法和德英之间的冲突。

 

英法深感不满

法国政府至今一直在与阿拉伯半岛做军火生意。因而,德国政府在军售问题上的固执态度使其颇为恼火。在德国政府这次延长对沙乌地阿拉伯军售出口禁令前夕,法国驻德国大使安娜-玛丽·德科特(Anne-Marie Descôtes)在为德国联邦安全政策学院所撰写的一篇讨论文章中声称,她有这样的印象,“即德国的出口管制系统不是限制性的,而是令人难以捉摸的”。她为此并介入德国的内政,警告柏林要提防“给我们在防卫领域内的双边合作带来严重后果”。

在过去数十年里,法国在工业方面的技术领先地位已逊色不少。但军火工业依然是法国颇具竞争力的工业部门之一。 此外,军火工业至今在很大程度上还掌握在国家手中。这就是德国和法国在军火出口问题上态度不一的重要原因之一。

法国人在武器出口方面较为宽松,较少受到制约。要让法国人接受德国人更为严厉、更具约束力的规则则是一种幻想。此外,军火出口是法国另一种手段的外交政策,这种出口对于维持法国的国际竞争力起有决定性的作用。

在巴黎,人们已慢慢因德法军备合作运转不灵而感到焦虑。法国国防部长弗洛朗丝·帕利(Florence Parly)不久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眼下我们正著手为军事装备编制重要规划,这就需要就未来军备出口能力取得一致意见。”她并间接指责德国政府道:“我们不能在单方面作出决定的基础上建设欧洲。”对于武器出口,“对于已经签署的合同”,必须阐明“稳定的规则”。这位法国国防部长对德方的不满之情已溢于言表。

对于巴黎来讲,德国对沙特阿拉伯的军售禁令已使许多专案悬而未决。空中客车就是一个合资专案,而在军备领域里,战斗轰炸机、坦克和无人机这三大面向未来的专案也都有德法合作背景。

此外,德国对沙特阿拉伯的军售禁令不仅影响到法国,而且还损害了英国的利益。法英均是军工强国,且军火生意均是其外交政策的一个组成部分。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不久前在给其德国同事海科·马斯(Heiko Mass)的信函中批评道, 德国的做法缩小了欧洲对沙乌地阿拉伯这个阿拉伯王国的影响。英国人并担心,沙乌地阿拉伯会转向中国、俄罗斯或美国订购军火。

 

德法达成妥协?

当然,德国对沙特阿拉伯的军售出口禁令据称并不严厉。它只对纯粹的德国产品才适用。而对于欧洲合作专案来讲,这一出口禁令则有所松动。在今年年底前,德国企业可为这些合作专案向法国或英国的企业提供部件,以便能让那里的生产继续进行下去。但这些合作产品通常不允许提供给沙特阿拉伯或阿联酋那样的客户,这样它们就不能将这些产品用于也门战争。      

德国总理默克尔当然知道法国和英国对德国的上述禁令深感不满。她的国防部长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在这次慕尼克安全会议上就已要求道,在军备出口方面人们迫切需要理清头绪。冯德莱恩并声称,德国的最坚决态度是“得不到多数支持的”。默克尔则补充道,一旦“我们在欧洲没有共同的军备出口行为准则,那么自然就会对共同武器系统的研发造成负面影响”。     

当然,冯德莱恩同时也提到了很久以前就已达成的协议。2008年,欧盟国家曾正式通过决议,就军备出口提出了八条准则的“共同见解”。其中就有尊重人权这一条。此外,“一旦明确存在那样的风险,即拟出口的军事技术或军事货物将被用来实施严重违反国际法的行为时”,则不应该颁发出口许可。因而,这次实施向沙特阿拉伯武器禁运的不仅有德国,而且还有荷兰、丹麦和芬兰,就是在执行上述决议。       

在今年1月下旬签署《亚琛条约》时,德国和法国曾商定: 两国要就军备出口的方式取得一致意见。谁中止出口,谁就有责任“提出替代方案”。 换句话说,就要对错过的生意进行补偿。而一旦一个部件的价值不到整笔生意的某个百分比,那就不能阻止该部件的供货。但还没有确定这一百分比。据说是10至20%。法国国防部长现正敦促要加快步伐。她声称:“这是德国联合政府的一个复杂议题。”但“我们现在必须迅速取得进展。”      

从目前来看,虽则欧盟就军备出口有相应准则,但德国仍将会顾及法国或英国的利益并在合作专案上适度放松禁令。当然,为了确保“德法轴心”这一欧盟发动机的运行, 德国可能也不得不这样做。

德国联邦议会议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不久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批评了德国人在所有军事问题上所持的矜持态度。他表示:“我们德国人有时倾向于教训我们的合作伙伴,并在道德上拔高自己的地位。但我们不必这样来对待我们的法国合作伙伴。”一旦巴黎和柏林真正要在欧洲取得进展,每个伙伴都必须“准备好审视自身的立场”。看来朔伊布勒这位驰骋德国政坛数十年的宿将在此还是说了实话,并为德国政府在军售等问题上提出了务实之策。(超讯6月号)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