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意图推动谈判,朝鲜政治施压韩美

朝鲜两次试射疑似弹道导弹的飞行物,有意通过这种举动对韩美进行某种意义上的示威和试压,以推进与韩美进行的对朝鲜有利的谈判。

文/金珍稿

4月27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板门店举行的4.27朝韩首脑会谈一周年纪念讲话中表示,“在新的道路上携手同行,有时应该等待慢行的人”,“有时在碰到的难关前暂时喘口气,共同寻找途径”。当天文在寅的讲话内容与4月11日他在美国华盛顿与特朗普总统举行的美朝首脑会谈之后提出的“正式准备推进韩朝首脑会谈之时”的官方提议的将准备举行第四次韩朝首脑会谈的内容存在一定偏差。

朝鲜5月5日发布的试射照片

 

4月22日,韩国政府经韩朝共同联络事务向朝鲜所发布活动计划时,朝鲜未作出任何回应。这次板门店宣言一周年纪念仪式变为了“半边仪式”,文在寅也未出席纪念仪式,致辞通过事先拍好的录像代替。4月28日,青瓦台高层负责人也称,“非常遗憾朝鲜没有出席纪念仪式”,“可以理解为文在寅总统想为金正恩委员长多少留些时间”。

事实上,在朝俄高峰会谈结束后,朝鲜对外的战略发生了一些变化。朝鲜有可能在把握朝鲜与中国和俄罗斯的传统安保和经济合作的框架下,推进与韩国和美国进行的对朝鲜有利的谈判。金正恩考虑的是朝鲜自身的安保和经济利益及其对国内政治的稳定。

朝鲜再度进行武器实验

美国国务院对朝政策特别代表比根也5月8日开始访韩。这是比根自河内第二轮朝美首脑会谈破裂以后首次访韩。比根代表计划在首尔停留三天左右,之后经由日本于5月12日回国。据悉,比根代表通过纽约渠道向朝方数次试探朝美接触意向,但并未得到答复。

华盛顿消息人士称,将特别通过《新朝鲜诱导方案》集中商讨韩国政府最近正在构思的对朝粮食支援问题。比根表示,“据我所知,继上个月访问华盛顿的青瓦台国家安全室第二次长金铉宗之后,文在寅总统也将在韩美首脑会谈上向特朗普总统提到对朝粮食支援必要性。但现在持慎重立场认为美国政府原则上不反对,但朝鲜也应改变态度”。韩国政府对重启金刚山旅游和开城工业园区的方针是,因为特朗普称“现在时机尚未成熟”事实上持反对态度,因此可先通过人道主义层面的对朝粮食支援引导朝鲜再次进行朝美两国谈判以及韩朝两国对话。

正在韩美寻找与朝鲜进行谈话之际,结束朝俄高峰会谈的朝鲜,5月4日在江原道元山虎岛半岛发射了飞行物(可疑是弹道导弹)。对此,美国在5月5日作出了慎重表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当日上午通过三次电视台采访表示,“相信(朝鲜发射的东西)不是中远程导弹或洲际弹道导弹(ICBM)”。对于朝鲜是否违反了冻结导弹发射的承诺,他表示“冻结承诺针对的是对美国存在确切威胁的ICBM系统”。当被问道“朝鲜测试发射的是何种飞行物”时,他回答说“首先飞行物没有飞越任何边境(international boundary)”,“掉落到了朝鲜东部海岸,没有对美国、韩国或日本构成威胁”。分析认为,蓬佩奥国务卿这番表态意味着美国不会推动联合国对朝鲜进行新的制裁,不会采取强硬态度,将会继续坚持谈判路线。联合国安理会2397号决议(2017年12月)主要限制朝鲜发射的对象是远程弹道导弹。

这次朝鲜进行武器试验,也在一定程度上给美国和韩国造成了政治压力。特朗普总统一直将朝鲜停止核导实验视为自己最大的外交成果,因此美国不可能因为朝鲜发射一次短程导弹试验就推翻自己的成果。另外,蓬佩奥国务卿还对与向朝鲜提供粮食援助释放了否定信息。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8日在与文在寅总统进行通话时评价道:韩国在人道主义层面上向朝鲜提供粮食援助是恰合时宜的,将成为积极的措施。特朗普总统当天下午与文在寅总统举行了约35分钟的电话会谈,双方就5月4日朝鲜发射包括战术制导武器在内的短程飞行物协调两国的立场,在此过程中说出了上述这番话。

朝鲜一石两鸟施压韩美

韩美正在讨论援助粮食问题时,朝鲜对韩国和美国的表态是以往不同。朝鲜于9日下午4时30分许从平安北道新五里向东又发射了不明飞行物。韩国国情院分析称,4日发射的飞行器与9日的导弹从外观上来看属于同一型号,但还需精密分析武器的参数、射程和速度等才能确定。朝鲜前一日发射的导弹飞行高度为40千米,2枚导弹飞行距离分别为420公里和270公里。

国情院还表示,朝鲜9日除发射导弹之外,还在西部海域发射了240毫米口径的多管火箭弹,此次朝鲜发射导弹有违《九一九韩朝军事协议》。对于此次发射的导弹或为弹道导弹的部分观点,国情院表示,尚未作出其并非弹道导弹的结论,但朝鲜所射导弹射程覆盖韩国全境,韩国同样拥有覆盖朝鲜全境的武器系统。对于朝鲜发射导弹的具体意图,国情院表示,朝鲜4日发射飞行器后,美国对朝制裁立场不变,因而再次发射导弹表示不满,还有可能意在分裂韩国内部团结,或为消除朝鲜军部和居民的不满,加强内部团结。

朝鲜在5月4日发射疑似弹道导弹的飞行物五天后,于5月9日再次发射疑似弹道导弹的飞行物,这两次挑衅行为很有可能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禁止朝鲜发射弹道导弹的决议以及《九一九韩朝军事协议》。也就是说,朝鲜连续作出了故意试探韩国和国际社会忍耐底线的武力示威。此外,朝鲜还在文在寅就任两周年之际进行第二次发射挑衅,这对于不顾韩国国内舆论反对执意推动与朝鲜对话的文在寅来说,简直是一种侮辱,相当于公开施压文在寅“明确站到朝鲜一边”。

就任两周年前一天的5月9日晚间,在青瓦台参演《向总统提问》的特别对话节目时,文在寅针对朝鲜疑似发射短程导弹的举动作出了两次警告。他谈到朝鲜发射导弹的意图,表示“我们认为,朝鲜对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未能达成协议的情况感到非常不满,因此有意通过这种举动对韩美进行某种意义上的示威”,“另外也带有敦促会谈早日重启的性质”。文在寅还表示,对朝鲜提供人道主义粮食援助“是韩美商量好的事情,可以围绕粮食援助问题和韩朝问题与朝野党派代表进行会面”,公开提议启动朝野政常设协商机制。

但是,朝鲜发射的新型导弹的作战范围概括韩国和日本的美军基地的情况来看,朝鲜的意图是以一石两鸟的方式施压韩国和美国的。朝鲜的目的就是为了贯彻朝美会谈上的朝鲜的要求。(超讯6月号)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