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何频:我们的相约


我们没有经历过末代皇朝,但是从职业而言,我和刘屏都属于传统媒体的末代记者。

过去这些年,我们有著无以言表的失落,却也诚惶诚恐、带有几分惊喜地进入了一个新媒体世界。


何频在华盛顿刘屏追思会上发言

在这个粗犷、没有边界,甚至有些失控的新世界,刘屏如同一位传统的贵族,使我们随时都感受到这个时代所稀缺的精神素养。

明镜的观众、网友都能感受到刘屏高尚的品行,这些天,他们对刘屏的赞美、痛惜,使我自责:在刘屏的生前,我和观众一样心里对他敬仰,却没有对他当面说。

但是,在他的生前,我和同事们在他背后,对他的赞扬从来没有停止过。我们有无数的故事,为他的为人、为他的职业精神作证。

不过,我相信,刘屏现在可以透视我们的内心,看到我们对他的敬爱。那些观众的留言,足使他欣慰:他是如此地被人推崇,受人爱护。

这正是新媒体才能呈现的人间之爱,也正是这个新世界,使刘屏的才华得以在更宽阔的天地发挥。

几天前,我还在看著刘屏笨拙地使用社交媒体。他说他看到明镜这几个月快速的变化,为自己没能参与而遗憾。我则在想,等他病愈后,如何将社交媒体与他的新节目形成新的生态。

媒体是个收入羞愧的行业,而且是个时时都可能犯错的职业。但是,我们曾经在一起工作时都有过同样的感叹:没有任何职业,比当记者可以感受到人间百态,好像天下所有的大事都与我们相关。

我们几乎是在相约,在另一个更灿烂的世界,我们还会做同事,我们会诚实地、用新媒体的方式,给大家报导。

谢谢大家!

何频

2019年6月9日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

全部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