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菲律宾版居住正义 贫民占领空屋

3月上旬,菲律宾左翼激进组织“同甘苦”带头,2万多名都市贫民突然闯进布拉坎省的军警眷村,占领5000多栋空宅。

为了表达诉求,世界上出现各种“占领”行动,例如美国失业群众占领华尔街,菲律宾贫民则发起“占领空屋”行动,让地主神经紧绷。

最近在菲律宾,一群贫民为了争取“居住正义”,发起“占领空屋”行动,规模之大令人瞠目结舌。

3月上旬,在左翼激进组织“同甘苦”(Kadamay)带头下,2万多名都市贫民突然闯进布拉坎省(Bulacan)潘迪镇(Pandi)的军警眷村,占领5000多栋空宅。他们在脸书专页上张贴“胜利”的照片。

“同甘苦”负责人之一巴迪恩(Carlito Badion)在广播节目上说,此举是为了抗议政府长年对居住正义漠不关心。杜特蒂去年接任总统以来,他们就已与新政府官员进行过多次对话,要求“居住正义”,但都石沉大海。

潘迪镇位于大马尼拉地区以北约35公里处,被占村庄是由全国住宅管理局(NHA)所建,经过长达数年的申请、抽签程序,分发给了“幸运中奖”的军警人员。

在整个布拉坎省,还有30多个这样的住宅规划区,多数是在前政府艾奎诺三世时代所建,以安置被驱离大马尼拉地区的占地游民,有3处是盖给军警人员的眷村。然而,很多这样的村庄却一直没有人入住。

现任副总统罗贝多(Leni Robredo)受访时认为,平价国宅入住率低,是因为基本设施如水电等尚未接通,以及周边工作机会不足,受益人搬过来住也活不下去。

许多军警人员则是因长期派驻外地,而无法前往定居,空屋率高达8成,摆在一边养蚊子。反观全国住宅管理局的其他平价住宅,有多达550万栋的兴建进度落后,让另一群餐风露宿的贫民等得十分不耐,对空屋更是眼红。

“同甘苦”估计,光是在布拉坎省就有1万5000栋空置的平价住宅,所占的6000栋只是被他们“合理运用”。

执法人员一度试图驱离,但他们摆出“誓死保卫家园”的对抗姿态。数日后,政府不但停止对峙,还开始为占屋贫民提供便当及饮水,高层处理事件的态度开始露出端倪。

4月上旬,杜特蒂打破沉默,在一场向军人发表的演说中称,“这些房子就送给贫民吧,反正也没水没电,不好住。我会盖更大、更好的给你们。”

他并说,强制驱离势必会造成暴力冲突,“这是我不想看到的情况。强占民宅的人,唯一的罪过只是贫穷。”

杜特蒂的言论引起舆论哗然。

1名广播节目主持人说,“受益人都是经过冗长法律程序才获分发,只因为没去住就强占,合理吗?”多位参议员也认为这将开创不好的先例,万一更多人效尤,国家将陷入“无秩序状态”。

这些平价住宅是由政府与民间产业合作兴建,多数位于偏远地区,每栋价格约45万披索(约新台币32万元),受益贫民入住后,需缴大约3年房贷,从一开始的每月200披索,直到后期的每月1330披索。

即使在很多人眼中已经很便宜,但“同甘苦”声称,贫民仍然难以负担这笔房贷,他们正寻求修改“1992年都市发展法”,让贫民可以免费获得住宅。

全国住宅管理局表示,他们正在研究可以拨出多少栋其他无人居住的平价住宅,分发给贫民。

“同甘苦”扬言,在取得结果之前,他们还会继续占领其他地方的空屋,目标再占4000栋。

这让许多拥有闲置地产的地主绷紧神经,纷纷聘请保全人员看守,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遭殃的对象。

占屋行动究竟是单纯的贫民运动?背后是否藏有更大的阴谋?

在挪威政府协调下,菲律宾政府目前正与菲律宾共产党进行和谈,菲国前人权委员会主席罗沙雷斯(Loretta Rosales)就说,这是菲律宾共产党向政府施压的手段,以制造更多的谈判筹码。

杜特蒂对此也颇感认同。他说,这些贫民被左派组织利用,做出了“目无法纪”的行动,但政府除了把被占空屋拱手送出,没有别的办法,因为强行驱离绝对会造成流血,会被有心人拿来大作文章。

但他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我不会允许占屋行动扩散到其他地方。”1060411

特派员看世界专栏(中央社记者林行健马尼拉11日专电)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