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访:上海社会科学院台湾经济中心执行主任盛九元 两岸统一需要有相应的基本法

    寻求“两岸统一”是中共建国70年一脉相承。以此为节点,两岸走入和平统一新阶段。习近平提出和平统一民主协商。盛九元强调,两岸和平统一首先要明确两岸主权统一并规范彼此行为的基本法,建立以此为蓝本的和平统一基础。

     读习近平总书记纪念“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讲话,上海社会科学院台湾经济中心执行主任盛九元即撰写文章,强调两岸关系已经进入了新阶段。在《习近平重要讲话推动两岸关系进入和平发展新阶段》一文中,盛九元表示:在两岸关系进入新阶段的重要时间节点上,习近平总书记讲话明确提出将两岸关系由“和平发展”推进到“和平统一”的方向与路径,将两岸关系发展推向新的阶段。接受《超讯》访问,盛九元提出了三个标志,同时强调,两岸统一需要有相应的基本法规范。

 

上海社会科学院台湾经济中心执行主任盛九元

 

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始终提的是70年这条1949年以来的主线。为什么提70年?盛九元指出,那是因为,包括叶剑英的“叶九条”在内,是正式提出和平统一的主张,但事实上,从1950年代起,中国大陆或者说共产党的对台政策就是主张以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这条主线是一以贯之的。“其实共产党早就从解放台湾的政策推进到和平统一的主张,核心就是必须要解决台湾问题和以什么方式解决台湾问题。”

    以解决台湾问题为分界就是70年,现在进入一个新的节点,核心就是提出“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倡议,就是强调怎样以“一国两制”方式来解决台湾问题。过去,“一国两制”方式解决台湾问题始终还只是模式或者理论框架,实际著力有限,包括还没有认真研究究竟应该以何种方式在台湾实践“一国两制”,不像香港还有一个基本法,有一个过渡阶段。盛九元指出,现在开始,不但要讲和平统一,而且要认真研究“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最大的标志就是经过70年的发展,两岸关系进入新阶段了,大陆有力量有能力有信心解决好这个问题了”。

    两岸关系新阶段的第二个标志就是强调一个明确的方向,从过去讲的“一国两制”的台湾模式,到真正变成“一国两制”的台湾方式。

    第三个阶段标志是明确“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的具体实施进程。盛九元认为,港澳方案中有关主权的议题相对简单,就是通过与英国、葡萄牙商谈解决主权问题,并通过基本法对“一国两制”在港澳的实施进行规范了。现在讲到台湾方案的核心,路径依赖的是什么?当然是融合发展。“所以,融合发展极大地丰富了国家统一理论。是把国家进程和方案的实施从理论具体到方案,更加明晰化了。实现和平统一的方向是“一国两制”,它的路径就是融合发展,现在的关键在于我们要解决哪些问题、以什么方式解决、选择什么样合适的时间节点? ”

民主协商与打造共同市场

    盛九元进一步解释,大家讲了很多年的融合发展,但融合发展中始终没有找到根本有效的路径,事实上只有经济融合一种方式。经济融合发展当然还要坚持,总书记也讲要“应通尽通”,但是我们不要忘了总书记讲两岸融合发展之前,还提出“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倡议,并强调就两岸关系和民族未来进行民主协商,这个逻辑关系必须把握,而且也是理解融合发展最核心的内容,实现融合发展,关键是两岸必须有明确的发展方向,两岸要通过经济合作的制度化,实现打造共同市场、壮大中华民族经济的目标。

    如何打造共同市场?盛九元表示,总书记明确提出三个发展阶段,最关键的是实现“应通尽通”,具体可以分为两岸经济的深度(“新四通”)、两岸相关城市之间的公共服务的有效衔接,而在具体推进过程中,则可以从推动“金厦全面合作”的“通水、通电、通气、通桥”开始,既有明确的方向,更有具体可操作的政策目标,因此,总书记提出的打造共同市场具体战略性和可操作性,也为更有效的推动实现两岸融合发展指明了方向。

    关于民主协商,依盛九元看来,民主协商应该从两个方面来看。首先,民主协商在中共建政的过程中发挥过极其重要的作用。新中国成立与民主协商紧密相关,新中国的成立是在民主协商的过程中实现的,最大限度的团结了国内各种力量,共同商讨如何振兴民族、建设新中国、万众一心建设新中国。

    第二个,民主协商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就是把很多政治上不同看法的群体整合在一起,大家拧成一个共识,结束中国过去长期在政治上的纷乱,通过这种民主协商的方式把各种意见融合在里面。为整个政权的建构提供合法性,体现了包容性。“我觉得就是合法性和包容性应该是民主协商的最重要的两个基石”。

    为什么两岸需要民主协商?盛九元说,第一,和平统一的条件逐步成熟,中国大陆有能力有信心也有决心推动实现和平统一。实现统一是大陆坚定不移的目标,而且主动提出就“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展开民主协商。有了这个意愿,两岸开展民主协商就有了基础和方向,就可以采取民主协商。回顾历史,“现在大陆有力量有决心有信心推动实现和平统一,这是开展民主协商最重要前提和基础”。

    第二个问题是如何实现包容性? 包容性问题在于,台湾地区领导人是经过选举产生,可以用民意和所谓的法规与大陆进行对抗,现在,台湾当局就以法的方式对抗大陆提出的民主协商,严格限制岛内的政党、团体和代表性人物与大陆就“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开展协商,尽管引发争议和不满,但也在很大程度上使得这一协商的包容性面临挑战。

    因此,盛九元对《超讯》说,讲到底,实现两岸和平统一是个涉及法和基本规范的问题,“怎么样通过规范的方式来凸显两岸主权的统一和以民主协商方式推动“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实施,使两岸的谈判或者两岸的对话具有一个充分包容性,突破台湾当局各项限制性政策。这就是问题的难点也是突破点。”

    截至现在,两岸统一讲“一国两制”方案、民主协商方案,在实施过程中还有很多困难和障碍,严格的讲还很难有实质推进,盛九元提出,这“要用可以涵盖两岸、两岸也共同遵守的规范去推进两岸关系的发展”。也就是说,两岸之间需要有一个共同遵循的规范。回顾国际经验,我们就知道需要有相应的“基本法”;而且两岸一旦统一了,两岸也同样需要共同遵循的规范,这就涉及到“两岸基本法”的问题。

    两岸统一实质推进,必然需要有一个两岸共同遵循的基本规范和法则。盛九元说,这个基本法,虽然不同且低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但宪法和它应该有一定区隔。“基本法受宪法的制约,但同时它具相对独立性。就像港澳基本法一样。这个法的通过对于两岸来说,有一个很好的合法性基础就是包容性,两岸需要共同来商讨基本法,怎么建构一个基本法。”民主协商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要协商、达成并推出两岸关系发展的基本规范。

纪硕鸣/文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