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六四事件三十周年前夕蔡英文在总统府接见中国民运人士

(法广RFI 台北特约记者陈民峰)今年是六四事件三十周年,华人民主书院和香港支联会5月18日首度在台北召开了为期三天的“六四事件三十周年─中国民主运动的价值更新与路径探索”研讨会,台湾总统蔡英文也史无前例地在总统府接见大陆民运人士,刹那间,台湾彷佛取代了香港,成为对抗中国大陆极权统治的滩头堡。

●今年是“八九民运”,也就是“六四天安门事件”三十周年,来自全球的民运人士齐聚台北,举办多项活动。请你为听友介绍一下好吗?

事实上,自从1989年6月4日天安门事件以来,在台湾的中华民国领导人,从来没有在“六四”前夕接见大陆民运人士的前例。但今年,台湾总统蔡英文在5月23日打破这个长达30年的顾忌,在总统府接见“华人民主书院”访问团的成员。

王丹是以“华人民主书院”董事的身分与蔡英文会晤,同时会见的还包括流亡的民运人士王军涛、周锋锁、方政,维权律师滕彪和历史学者吴仁华等。

蔡英文在接见的时候说,在“六四”天安门事件三十周年前夕,华人民主书院在台湾规划包括研讨会、展览及“六四”纪念晚会等一系列活动,再一次提醒台湾人历史上所曾发生过的事情,也提醒中华民国民主的可贵。

蔡英文也告诉这些民运人士,在北京当局提出“一国两制台湾方案”之后,作为民选的中华民国总统,她没有游移或模糊的空间,必须要阐述清楚中华民国政府的立场;她强调,“一国两制台湾方案”不是现在享有自由、民主、人权的一个国家愿意接受的方案,也不希望给对方造成误解或者误判。

“华人民主书院”是2011年成立的网络平台,由中国海外民运人士、香港和台湾的学术界人士、社运界人士、与民主人士集结起来,他们希望汲取台湾成功经验,推动中国民主。今年,他们也首度把规模盛大的六四研讨会移师到台湾举行。

●以六四事件为主题的国际研讨会,以前似乎大多在香港举行,这次为时么移到台湾举行呢?

这场研讨会的名称是“六四事件三十周年─中国民主运动的价值更新与路径探索研讨会”,主办的单位是“华人民主书院”与“香港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简称“支联会”,会议共两天半,当年八九民运参与者与研究者齐聚一堂,重新还原当年现场、讨论未来中国情势。没错,六四的纪念研讨会都在香港举办,这是首度大规模移师台湾。

为什么要移到台湾举办呢?“华人民主书院”校长陶君行说,很如果在香港举办,有三分之一甚至二分之一的与会者都来不了,比如王丹、吾尔开希、封从德、王希哲、杨建利等民运人士,他们大多数有被香港拒绝入境的前例。而在雨伞运动以后,被拒绝入境香港的,除了民运人士外,又扩大到包括部分台湾的公民运动人士。当然陶君行没有提到的是,台湾目前由主张台独的民进党执政,已经是全球华人对抗中国的最大力量。

●这场研讨会有哪些民运人士出席?主要的论述有哪些?

在整场会议当中,除了王丹、吾尔开希与封从德等台湾熟知的学运领袖外,比较引人瞩目的还有,吴仁华扎实的历史研究,为当年的历史重新贡献很多重要史料。
吴国光提出“六四事件政变”说,认为六四学运过程中,邓小平调动军队、撤换领导人乃至任命新领导人,其实是一场军事政变,引起现场正反意见激烈辩论。

另外知名的维权律师滕彪也出席了研讨会,提出了在中国“高科技集权主义”下,公民如何持续行动的疑问。刘晓波思想遗产、八九后的中国维权运动也是会场上多次反复提起的话题。

美国史丹佛大学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戴雅门(Larry Diamond)在研讨会上表示,中共正以系统化方式在压制世人对六四的记忆和相关学术研究,也在全球运用强大的统一战线架构,推动渗透活动,透过收购媒体、收买政客等方式,威胁着各国的民主社会。

六四学运领袖王丹则说,六四是全世界的记忆,希望借由这次活动在国际华人圈里重建记忆;他强调,许多当年的参与者仍坚持理想,持续努力,也绝不会轻言放弃。因此他将本次活动总结为十六个字,“永不忘记,永不放弃,重新团结,再次出发”。

●除了研讨会之外,还有什么其他活动在台湾举行吗?

除了研讨会外,主办单位还在台湾推出了几项“中国六四事件三十周年特展”,包括:“坦克人”装置艺术,在中正纪念堂广场展出,从5月21日起,持续展出到6月4日;另外有室内特展、摄影展、自由音乐节等,从5月24日起,持续到6月4日,在中正纪念堂一楼举行。压轴的则是“中国六四屠杀三十周年烛光晚会”,预订6月4日当天晚上六点到九点,在中正纪念堂自由广场举行。主办单位“华人民主书院”希望蔡英文总统天晚上能够出席。

●台湾学术界对六四事件三十周年有什么评论吗?

六四三十周年前夕,史学泰斗余英时教授在他美国新泽西州家中接受中央社专访时提到,三十年来,期盼中共平反六四的声音没有断过,但他反对用“平反”这两个字。在他眼中,企求平反形同希望中共开恩,但中共不可能接受民主自由,没资格平反六四。

余英时教授认为,中共目前正用“麻醉”的方式统治中国,允许老百姓尽情享乐,但严禁批评政府,聚众发表反动言论,否则就会冠上妄议中央、寻衅滋事罪名。但他强调,把所有人都变成像动物一样,只讲吃喝玩乐,没有任何理想,是不可能的。

因此,余英时教授不认为习近平压制言论能成功,他说,“如果一党专政、一人专制、或是一个王朝专制可以成功的话,今天中国应该还是秦始皇时代。但秦始皇很快就垮掉了,所以,他认为,共产党崩溃是时间早晚问题。六四事件终究会如何影响中国,且让全体中国人拭目以待!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