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自由朝鲜”搅局美朝谈判

 

第二次“特金会”失败后,一个由脱北者组成的组织开始活跃,目前该组织背后仍有许多谜题有待解开,据《超讯》观察,评论普遍担心这一组织将影响已经趋于缓和的半岛局势。

《超讯》2019年5月号

名工作人员,并抢走一批电脑。其后,一个自称“自由朝鲜”的组织承认发动袭击,并称已经将大使馆里的电脑档案转交给了美国情报部门。对此朝鲜外交部已经发声明表示当日事件是一次恐怖袭击,又称正仔细研究有关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和反朝鲜组织涉案的传言。朝鲜外务省形容,事件“是对国家主权的严重侵害、对国际法的粗暴蹂躏,国际上绝不可容忍”。

 

有关谜题还未解开,但自从河内举行第二次“特金会”失败后,有关“自由朝鲜”的信息越来越多,各种阴谋论层出不穷,究竟这一组织背后有什么背景,在朝鲜半岛气氛缓和之际,该组织频频做出高调行动,接下来会不会再出现动向,受到热议。

特金会后活跃的脱北组织

西班牙《国家报》披露案件的一些细节,当时使馆出事后,一名朝鲜职员趁乱逃脱,在路人帮助下报警。马德里警方快速出动,但嫌疑人提前驾驶使馆汽车逃走。警方发现使馆内部一片混乱,使馆人员遭到绑缚,身上有不同程度的创伤,表明嫌疑人使用了暴力。警方通过搜查和询问使馆人员,大体还原了嫌疑人的作案轨迹。

据确认,嫌疑人共10人,分别为美国、韩国和墨西哥国籍,领头的自称“阿德里安·洪昌”,不过西班牙警方认为这都是假身份。这伙人动手前曾多次踩点,其中一个名字缩写为SL的美籍嫌疑人和五名韩籍嫌疑人2018年6月来过马德里,住的宾馆离朝鲜使馆仅200米,从房间窗户就能观察到使馆里的动静。

3月26日,一个叫“自由朝鲜”的组织宣布对此事负责,但辩称不是“袭击”,只是对使馆内“紧急状况”的应对,“我们是受邀请去的,没有发生打劫,也没有使用武器”。但该组织3月20日公开的视频显示,一名男性进入使馆办公室后将墙上的相框摔碎,地面尽是玻璃碎片。

韩国“NK知识人连带”代表金兴光透露,“自由朝鲜”前身是“千里马民防卫”,是活跃于韩国、美国和欧洲的极端反朝组织,曾在2014年撺掇联合国制定所谓“朝鲜人权报告书”,但此后处于销声匿迹状态,今年又突然活跃起来。

韩国国民大学客座教授赵永启长期跟踪该组织,认为它有点像幽灵,行踪不定,今年3月1日才从“千里马民防卫”更名为“自由朝鲜”。

《韩国日报》称,“自由朝鲜”成员以脱北者为主。前韩国国家安保战略研究所长南成旭透露,该组织使用很难被追踪的邮箱、电脑IP地址等,像他们现用的邮箱显示服务器在瑞士,可里面内容都采取特殊加密,要专门工具和程序才能破解。

“自由朝鲜”出现的时机

“自由朝鲜”于2017年3月始为传媒所知。当时在金正恩的异母兄长金正男遭暗杀案后,金正男儿子金韩率通过YouTube,表示获该组织提供庇护。有评论一些人说,金正恩的姨妈高英淑也加入了该团体,从事反朝鲜活动。1998年金英淑与丈夫逃往美国,化名定居下来。该报还说,金正恩的姨妈可能在该组织中研究朝鲜崩溃对策。

韩国《民族新闻》指出,在朝美首脑河内会谈(“特金会”)结束后,“自由朝鲜”越发活跃,无疑是瞄准当前朝鲜半岛局势复杂之际制造混乱。对于这一点,韩国檀国大学政治外交系教授金珍稿认为,“自由朝鲜”选择在这个时候出手,可以说是偶然,但也是必然,是希望在朝美首脑会谈期间引起一系列关注。

“自由朝鲜”引起了朝鲜严重的不满,朝鲜外务省发言人就西班牙使馆遇袭回答记者提问时指出,2月22日的袭击为“严重恐怖袭击事件”,是对国家主权的“严重侵害”。发言人表示,朝鲜注意到,有FBI和反朝团体参与此次恐怖事件等各种说法,希望西班牙当局彻查此案,“按照国际法公正地处理恐怖分子及其背后操纵者”。

在金珍镐看来,脱北者问题一直以来都被朝鲜定义为内部问题,外部并不能干涉。同时,也有专家认为,由脱北者组成的流亡政府的未来并不被看好。大韩律师协会统一问题研究委员韩名燮认为:“朝鲜已加入联合国,美国等其他国家也不会承认流亡政府的法律地位”。

美国难逃干系?

虽然其他国家不会承认流亡政府,但或许存在暗中协助的行为。目前,西班牙司法部门确认所有嫌疑人都在事发后逃到美国,因此打算提出引渡。但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罗伯特·帕拉迪诺称“美国政府与此事无关”,暗示不会提供协助。

相互矛盾的是,“自由朝鲜”在一份声明中就挑明“此事与美国联邦调查局有关”,因为他们与联邦调查局签有保密协议,共享具有巨大潜在利用价值的特定信息。西班牙法院指出,洪昌把从朝鲜使馆拿走的情报提供给联邦调查局。

目前舆论更关心的是,“自由朝鲜”组织会不会给原本复杂的朝鲜半岛局势增添不稳定因数。有分析担心,美国情报当局与“自由朝鲜”牵涉的信息,可能会在此后的美朝对话中,成为朝鲜对美施压的“筹码”。

“自由朝鲜”组织活跃的背后,事实上可能也是牵涉到朝核问题谈判各方的博弈,分析认为,朝鲜经济正在继续萎缩,日益深重的经济困难可能会让朝鲜迫切回到谈判桌上来。金珍镐也表示,从今年的形势来看,明年朝鲜国内经济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再加上,明年面对美国选举,朝鲜担心会出现不利因素,一定继续推动继续谈判。不过,金珍稿同时表示,谈判的空间并没有关闭,朝鲜半岛局势会逐步缓和。

 

文/王曦,《超讯》2019年5月号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