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金正男之死”的最终结局

 

涉嫌刺杀金正男的印尼女子西蒂艾莎和越南女子段氏香先后脱罪及减罪,根据《超讯》观察,这背后更多的是外交上的纷争,杀害金正男的幕后黑手成为永远不能解开的谜。

《超讯》2019年5月号

2017年2月13日,金正恩同父异母的哥哥金正男在吉隆坡机场被毒身亡。我跟踪了整起事件,从案发第一时间起,凌晨午夜我去到吉隆坡机场,当时事件细节还没有完全曝光,我第一时间走访推测了金正男遇害的具体场景以及当时遇害的经过,结果“金正男遇害”的场地以及整个遇害过程曝光,与我之前做的模拟推测是一致的。金正男是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出发大厅前遇害,当时两名女子,分别是印尼女子西蒂艾莎和越南女子段氏香忽然趋前,其中一人先朝金正男喷射毒剂,另一人则使用手帕捂住金正男的嘴脸近10秒,确保毒剂进入呼吸道后,立即转身离开。

 

过后马来西亚警方陆续逮捕两名涉案的外国女子,并公布其他七位涉案嫌疑人,而这七位涉案嫌疑人均为朝鲜人,其中四位在作案当天就搭乘飞机飞回朝鲜,另外三名男嫌犯在马来西亚,一位是朝鲜大使馆二秘玄光宋,具有外交豁免权,可以避免被警方逮捕,一位是朝鲜高丽航空职员金武义,被列为警方的通缉犯被通缉,但这两名嫌疑犯,当时都藏在朝鲜驻马大使馆内;另外一名嫌犯外号为詹姆斯 (Ri Ji U)下落不明。

当时为了找到藏匿在朝鲜驻马来西亚大使馆的两名涉案人员协助调查,马来西亚警方封锁了朝鲜驻马来西亚大使馆,并有警员日夜留守警戒。因为金正男案件,马来西亚与朝鲜的关系也日益紧张起来,朝鲜驻马来西亚大使姜哲迫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压力,不得不公开质疑马来西亚政府与警方,姜哲声称,不相信马来西亚警方的调查结果,且声称韩国才是幕后黑手,此案为马来西亚和韩国同谋,而马来西亚也通过外交手段回击姜哲的指控,要求姜哲道歉,如果不道歉就被马来西亚政府列为不受欢迎的人而被限时驱逐出境,姜哲最终被驱逐出境,使得马朝关系降到冰点。

马朝关系进一步恶化

而朝鲜随后宣布禁止在朝鲜的马来西亚公民出境,这标志着马朝关系进一步恶化,朝鲜此行为背后存在三个急需解决的问题:第一,马来西亚政府将朝鲜大使驱逐出境,在国际社会上,使朝鲜丢了面子,所以朝鲜要反制。第二,朝鲜欲迫使马来西亚政府交出金正男遗体。第三,欲迫使马来西亚政府允许受困在朝鲜驻马大使馆的两名金正男被谋杀案的嫌疑犯安全返回朝鲜。

马来西亚政府马上也做出反制行动,马来西亚副首相阿末扎希在国会下议院向媒体宣布,禁止朝鲜驻马大使馆外交官以及工作人员出境。但后面的事件演绎,马来西亚出于在朝马来西亚公民安全的考量,同时考量到金正恩个人性情的不可控性,便逐步答应朝鲜的要求,包括交出金正男的遗体以及允许困在朝鲜驻马大使馆的两名涉案嫌疑犯返回朝鲜,而朝鲜作为交换条件,允许在朝的马来西亚公民回国。

金正男事件,导致朝马关系低到冰点,实质已经到了断交的边缘,马来西亚驱逐了朝鲜大使,并召回马来西亚大使与撤销在朝鲜的马来西亚大使馆。而事件的结果也以马来西亚向朝鲜妥协,结束了外交纷争,某种程度上寻找杀害金正男的幕后黑手,虽然形式上仍然在马来西亚法律框架里进行审讯,但实质调查已经结束,而杀害金正男的幕后黑手成为永远不能解开的谜。

没有审判结果的审判

形式上对印尼女子西蒂艾莎和越南女子段氏香的审讯,也处于相当尴尬的处境中,似乎真凶已经逃之夭夭,但替罪羊又或是被愚弄的两个女子正在接受审判,而最终都可以预见的是并不会有审判结果,而同时马来西亚政府不仅浪费着审讯资源又时刻接受着东盟国家印度尼西亚以及越南外交方面的压力以及外交资源的损失。

509马来西亚大选,马哈迪再度任相不久就宣布重新在朝鲜开设大使馆,以恢复马朝的双边关系,马哈迪在接受媒体访问时,用了“一名朝鲜男子在吉隆坡遇害” 而没有使用“金正男”三个字,用以避免再一次影响马朝关系的回温。而马哈迪在2003年第一次担任首相期间,朝鲜驻马来西亚大使馆正式开放,同年马来西亚在朝鲜平壤的大使馆也开始运作。

马哈迪向来秉持中立不结盟的外交政策,在外交关系中,以马来西亚的国家利益放在首位考量。金正男在马来西亚遇害,此事件于马来西亚不涉及任何政治利害关系,唯一有的联系就是发生地点是在马来西亚,而马来西亚警方又有责任去调查,使得马来西亚不得不与朝鲜方面产生摩擦,而与朝鲜产生的外交摩擦是马来西亚不愿意看到的,某种程度上也是损害了马来西亚的外交利益空间。在保持马来西亚国家民族构建尊严的前提下,长期与世界各国保持友好交流,是马来西亚保持国家外部利益不受损害的基本要求。

于是在马哈迪外交思想影响以及印尼政府方面的努力下,吉隆坡沙亚南高庭决定撤销对印尼籍嫌犯西蒂艾莎的谋杀控状,当庭释放她,但并不代表她无罪。马来西亚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指大马在考量印尼政府提出的要求及马印双边关系后,决定援引刑事程序法典条文,撤销对印尼籍女嫌犯西蒂艾莎的控状,同时印尼法律与人权部指出,西蒂艾莎被撤销控状与获释回国,是印尼政府坚持数月向大马政府提出申请与要求后的成果。

马哈迪上任后第一个官访的东盟国家就是印尼,基于印尼与马来西亚的历史关系、地理位置,以及共同的文化宗教连接,使得马来西亚视印尼为首要战略地位考量的国家,当印尼提出要求,马哈迪也基于欲彻底使马来西亚从金正男死亡案的国际漩涡中解脱出来,也顺应印尼的要求维护两国双边关系的立场出发,做了这个决定。同时针对另外一名越南籍嫌疑人段氏香,越南外交部也给马来西亚政府压力,马来西亚政府随后也决定对段氏香被控以较轻罪名,最终判监三年四个月,在加之段氏香因为表现良好,被扣减三分之一刑期,最终将在2019年5月重获自由。

 

 

文/马岩岩,《超讯》2019年5月号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