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能源争执背后 德美仍互相依赖

 

“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一直是德美两国争端的焦点。虽然德美龃龉不断,但从长远来看,出于经济和政治利益的考量,两国关系仍难以摆脱相互依赖的局面。

《超讯》2019年5月号

天然气管道项目“北溪-2”无论在政治上还是经济上都对德国和欧洲至关紧要。虽则美国一再施压,美国驻德大使甚至书面威胁参与该项目的德国企业,但德国依然在与俄罗斯一起推进该项目。当然,德国政府另一方面也在设法安抚美国,允诺向后者购买液化天然气,因为德国和欧洲至今还难以摆脱对美国的依赖。

 

“北溪-2”项目意义

北溪管道是一条把俄罗斯天然气通过波罗的海输送到德国的水下管道。“北溪-1”管道已于2011年11月8日正式投入使用。该天然气管道的所有者和经营者是俄罗斯天然气公司、德国温特沙尔公司、意昂集团、荷兰天然气联合公司和法国能源巨头Engie公司。

对于正在建造的“北溪-2”管道,数年来多方围绕此事的争论从未停止。由于俄罗斯和德国是这个项目的主要相关方,因而两国也承受著来自各方面的巨大压力。特别是从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以来,该项目更成了德美两国之间一个主要的争执焦点。而德国现今之所以不顾美国制裁威胁继续推进“北溪-2”项目,是因为其在政治上和经济上都对德国具有重大意义。

德国社民党议会党团副主席、欧洲社会党总书记阿希姆·波斯特(Achim Post)曾撰文论述了实施“北溪-2”项目的下列三个理由:

其一,确保安全供气。目前,德国天然气供应主要有三根支柱: 俄罗斯、挪威和荷兰。但荷兰已声明,从2030年起将停止开采天然气,挪威的开采量也将会下降。而来自美国的液化天然气则由于价格昂贵而难以成为可持续且具竞争力的替代品。此外,研究报告声称,未来欧洲天然气的消耗量还将会持续上升。在此大背景下,“北溪-2”管道可以为德国和欧洲确保足够和可靠的能源供应。

其二,增强竞争力。通过“北溪-2”管道将会有更多的天然气输送到欧洲,这样欧洲天然气市场的流动性将得到提高。市场流动性越大,竞争就越激烈,从而将会导致价格下降。对于一些经济行业,如德国化工行业,廉价天然气将是提高其国际竞争力的决定性因素。届时,不仅德国,而且包括中东欧在内的其他国家的企业和消费者都是受益者。最终,在欧洲天然气市场上,天然气将被自由买卖,价格还可朝各个方向移动。

其三,通过对话找到解决方案。在实施“北溪-2”项目时,德国必须顾及欧洲伙伴的担忧。因而,德国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发起俄罗斯、乌克兰和欧盟委员会之间的对话,是正确的。德国政府已清楚表明,必须保证在2019年之后仍有天然气过境乌克兰。这在政治上是明智的。而且,鉴于欧洲天然气需求量预计还将继续上升,因而在经济上也有意义。

总之,按照波斯特的观点,在就“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展开辩论时,有关各方不应互相攻讦,而应摆事实讲道理。他还认为,当务之急是要顺利完成该项目,德国和欧洲在此期间决计不能被美国的制裁威胁吓破胆。

德美两国争端焦点

在“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上,德美两国之间的冲突已经持续了相当长时间。而近来引人注目的是,美国驻德大使理查德·格雷内尔在这个问题上竟然以写信方式介入德国内政,引起德方的强烈不满。

今年1月,格雷内尔曾书面告诫德国企业不要继续参与有争议的“北溪-2”项目,否则将会受到制裁。据称,数月以来,美国对这一正在建造中的波罗的海管道项目的攻击已使德美关系受到严重负面影响。但美国白宫当时依然对格雷内尔的干涉表示了原则上的支持。

在今年2月中旬召开的慕尼克安会全议上,德国总理默克尔留下了她的“外交遗嘱”。其中,默克尔专门提到“北溪-2”项目,并为此与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展开了唇枪舌战。

默克尔驳回了华盛顿对“北溪-2”专案的指责。她指出,德国将会比眼下更加依附于俄罗斯的责备是胡说八道,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并非取决于是否建造这条管道。默克尔表示:“俄罗斯天然气分子依然是俄罗斯天然气分子”,不管是通过乌克兰还是通过波罗的海而来都是如此。在她看来,就地缘战略而言,欧洲不可能对切断所有与俄罗斯的关系感兴趣。

彭斯则用最后通牒式的口气要求停建“北溪-2”项目,称“如果盟友依赖于东方的话,我们就不能对西方防卫作出保证。”

慕安会结束后不久,在是否让中国企业华为参与德国5G移动网络建设问题上,德美之间又爆发了激烈的冲突。美国大使格雷内尔再次跳了出来。3月8日, 他在致德国经济部的一封信中威胁道,一旦德国让中国企业参与扩建5G移动通信网,美国将对秘密情报交换进行限制。美国这一举措的目的就是要遏制华为的国际扩张。

但对格雷内尔的做法,德国人极其反感。德国原驻美大使沃尔夫冈·伊辛格(Wolfgang Ischinger)则劝诫理查德·格雷内尔道:“如果您不愿惹人家生气的话,那就决不要对您的东道国说该做什么事。德国人会热切地倾听,但会对指令感到恼火。”

德美关系未来走向

从目前来看,虽然德美龃龉不断, 但德国也不愿把事情做绝。就“北溪-2”项目来讲,德国现正设法与美国达成某种程度的妥协。

德国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1月22日就声称,政府将设法让德国拥有液化天然气码头。这样,美国的这种产品也可进入德国市场。2月13日,阿尔特迈尔在柏林还当著美国能源部副部长丹·布鲁耶特的面补充道,在能源供应方面欧洲“是不会被讹诈的”。此外,这位德国经济部长还将设法让俄罗斯天然气继续过境乌克兰。此间有媒体评论道,阿尔特迈尔的这些应对举措甚至可以让美国大使自夸对“北溪-2”项目的干涉成果了。

当然,在让中国企业华为参与扩建5G移动通信网问题上,为了切身利益德国政府可能会相对独立地作出决定。《明镜》周刊最近声称: “尽管美国的威胁和自己情报部门的警告,德国在构建5G网络时不愿把华为排除在外。”

从现在来看,德美两国同属价值观共同体,因而还将维持“斗而不破”的格局。即使在慕安会上,默克尔与彭斯有过唇枪舌战,但据媒体报导,两人在会议期间还是进行了洽谈,且谈得“非常好”。

在慕安会上,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副手、2020年有可能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乔·拜登也登台作了演讲。他在演讲中恳请欧洲人不要因跨大西洋关系中的困难而不再寄希望于美国。他声称:“美国将不会撇下其盟友,我希望你们也不要舍弃我们。”这位现年76岁的民主党还向欧洲人允诺道:“我们会回来的。”看来德国和欧洲现都已把希望寄托在特朗普之后的年代,因为毕竟欧洲在政治、经济和军事诸方面都摆脱不了对美国的依赖。当然,美国和欧洲谁也离不开谁。从全球战略角度出发,美国也是决计不会放弃欧洲的。       

 

 

文/袁杰,《超讯》2019年5月号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