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中日力量转变后 日本趋于保守

 

据《超讯》观察,日本政府宣布改“平成”的新年号为“令和”,背后是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后,日本人的那种骄傲受到了挑战,就开始要划清和中国文化的联系了。

《超讯》2019年5月号

在2018年11月的《今日头条》栏目“悟空问答”出现了一个这样的问题:“为什么说从历史表现上看,日本比韩国要谦虚得多?”笔者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以这么一句话来结尾:随著中国国力的逐步增强,日本在言语中也开始有意划清和中国文化的联系,更加强调“这是日本的原创”,过些年,日本会不会变得像现在的韩国和越南一样是一个未知数。

 

猜测的话音还未落就得到了证实,4月1日,日本政府宣布改“平成”的新年号为“令和”。本来使用什么年号是日本的内部事务,外人无从置喙,再说日本到现在还在使用源自中华文明的年号本身就是件好事,从汉字的寓意来看,“令和”也是一个很吉庆、祥和的正面辞汇,用来做年号是很好的。但是日本政府有关年号“源自日本古籍《万叶集》,而非中国古典”的强调却似乎比年号本身更有意思。

昔日“年号”取自中国古籍

日本第36代天皇的孝德天皇从中国引入“年号”的概念,定第一个年号为“大化”,那年是唐太宗的贞观19年,此后的247个日本年号均出自中国古典,对于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的日本来说完全是理所当然的。

一直到19世纪末的甲午战争,中华文化对于周围国家仍保持著极大的影响力,跨越了民族和语言的界限,形成了一个“中华文化圈”,这个文化圈里的精英们都使用统一的汉字来进行表达;使用统一的经典来进行规范,虽然日本人认为自己和中央帝国平起平坐,也有资格使用“年号”,但年号的来源只能出自中华古典,日本人自认在文化上应该臣服于中华。

朝鲜半岛又是另外的一个例子,直到甲午战争为止的历任新罗、百济、高丽和朝鲜等所有的君主均为中国皇帝所册封的国王。藩属国君主是不能称帝的,而宗主国的中国按照“天无二日”的原则也决不允许藩属国君主制定自己的年号,所以朝鲜半岛的朝廷一直使用中国年号,以表示奉中国正朔,臣服中原王朝。

一直到大清输掉了甲午战争,朝鲜才得到了名义上的独立,实际上两名称帝的朝鲜君主,高宗李熙和纯宗李坧都只是日本的傀儡,所谓的“大韩帝国”也只存在了14年就被日本并吞了,但毕竟还是有了年号,“光武”和“隆熙”的年号均出自中国古典。

日本人承认学习中国

接下来的时期是中国历史上最黯淡的时期,中国遭到列强们的侵略,中国文化也在西方文化面前败下阵来,朝鲜和越南这些原本属于中华文化圈的国家开始努力地“脱中国化”,不要说汉字古典,甚至就连汉字的使用都被拒绝了。

但日本似乎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得很大度。日本人并不讳言日本受到中国文化的很大影响。比如日本人从未有停止使用汉字的想法,虽然在战后的一段时间因为美国文化的影响以及汉字确实有书写比较困难等具体因素使得日本人使用汉字的数量和频率有所降低,但到上世纪末期伴随著电脑带来的文字处理能力的普及,汉字的使用数量和频度又升上去了,因为日本人在根本上就认为使用汉字表示有教养,代表优雅和洗练,日本精英人士出现在公众场合时喜欢使用古僻的汉文辞汇或成语,以致于电视上不得不打出字幕,还要标上含义,否则观众、听众就无法理解。

中华文化对日本的影响比一般中国人想像的要深刻得多,日本的中学历史教科书在讲到日本的历史事件时都会加一句“相当于中国的XX时代”,这种坦率的态度让日本看上去比起越南和韩国来在文化上要“谦虚”得多。

其实这不是态度问题,而是一个民族自信心的问题。无论半岛的南部还是北部都坚决地抵抗汉字,坚持要用他们那种因为无法解决同音字问题而显得很不方便的韩格尔(“한글”)文字,他们顽固地认为用汉字会暴露他们受过中华文化影响的真相,他们认为那是一种耻辱。

但日本人对此毫不在意,无论人们熟悉与否都毫不讳言。比如日本的文官制度(国家高级公务员制度)在全世界都得到好评,新加坡的李光耀更是认为日本的文官制度是日本之所以能够成功的关键因素,但日本人在谈到这个制度时只是淡淡地说:“这套选拔制度是学习中国的科举制度而来”,而且还会顺便告诉你中国的科举制度是最早和最成熟的merit system(资格任用制度)。

日本文化日益封闭

日本在历史上一直是独立国家,在亚洲是最早实现现代化的国家,虽然有过太平洋战争败战的挫折,但不久又重新站了起来,在经济上取得了成功。日本人一直自认为是“亚细亚的优等生”。承认受过其他文化的影响不但不会影响这种自信,反而会生出一种自豪感。他们认为向外国学习先进的东西并且做得比外国人好是他们的特长,“学中国,学英国,学德国,学美国,我们永远学习最先进的东西,而且做的比他们更好”。

日本人并不因为当时的中国比日本落后而割裂与中国在文化上的联系,反而中国文化使他们自信心爆棚,所谓“小中华”的思想即来源于此。日本人一直想取代中国而成为亚洲领袖,实际上他们的潜意识中也认识到中华文化应该是领导亚洲的文化。

曾几何时,日本距离梦想的实现似乎也就一步之遥,即便二战的失败也没有使日本人放弃梦想,不如说战后在经济上的成功使得日本人的梦想更为执著。

但是随著二战战胜国的中国这些年来在经济上逐步走强,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后,日本人的那种骄傲受到了挑战,也不那么有自信了,亚洲领袖的位置已经在背日本而去。既然无缘问鼎亚洲领袖的地位,日本人就开始要划清和中国文化的联系了,因为如果不是“亚洲第一”,中国文化的影响对日本就形成了负担,这次的改元把“日本古典”也作为一个选项就是出于这种心理。

其实只要是汉字,无论出于何典其含义都几乎一样,过分强调其由来仅仅表示经济上的落后使得日本开始趋于保守,文化上也开始趋于封闭了。

 

文/俞天任,《超讯》2019年5月号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