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建制网媒否定六四 vs 记者重现民运真像


香港维园每年的六四烛光都是全球最多最漂亮的。2018年资料图片

 

(法广RFI 香港特约麦燕庭)今年是中国八九民运三十周年,中国政府仍努力掩埋当年“六四事件”真相。一批香港记者为此摄制纪录位片和撰写文章,口述“六四”所见所闻,以传承真相;但另一方面,有学者研究发现,亲建制传媒由过往不谈六四以达到让人遗忘,改为由网媒主动以讽刺、批评及错误论述等方法营造“六四可以争拗”的现象。

一直以来,中国政府会透过禁止“六四”文章和悼念、迫令“六四”相关人士离京旅游及打压“六四”纪念活动等方法让中国内地人民逐渐不知道“六四事件”为何物,故此,在港的亲中人士和媒体均对“六四事件”不谈或少谈,例如泛民主派议员每年在立法会提出纪念“六四”的动议辩论,建制派均绝少发言,只会在投票时否决动议;而《文汇报》和《大公报》等传统亲中媒体,更只是象征式地报道“六四事件”,以慧科搜寻器键入“六四”二字,在2009至18年的十年间,于6月4日至5日,只有13篇有关“六四”的报道,即每年1.3篇,很多时是《文汇报》或《大公报》中只有一份报章报道“六四”。   不过,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李立峯教授发现,亲建制网媒却用了另一策略处理“六四事件”,就是主动引导舆论,制造“六四可以争拗”的现象。他向《明报》指出,研究是先把亲建制网媒“香港G报”、“帮港出声”及“港人讲地”的帖文整理,并分类为讽刺支联会“掠水”(即骗钱)、错误论述六四事实,以至批评泛民主派等主题,结果发现,“香港G报”、“帮港出声”分别分析91则帖文,“港人讲地”则分析114则帖文。分析看到亲建制网媒总计有18.6%是讽刺六四烛光集会“掠水”;至于表达对泛民主派不满的帖文,亲建制网媒合共有41.9%之多。   李立峯分析,亲建制网媒主动出击,效果是制造“可以争拗”的客观事实。他以过往多年香港大学的民意调查为例,支持、反对“平反六四”者,一般分别为四成多及两成多,这与主流传媒过往较少呈现反对声音有关,但建制网媒的言论令这现象变成并非共识,甚至带出“有市民认为‘中国无问题、学生有问题’的观念”。   他指出,面对国家压力,香港人仍坚持举办六四烛光晚会,而六四已成为香港的集体回忆,因为坚持悼念已成为道德勇气的象征,而回归后能否继续举办六四晚会亦成了衡量香港言论自由的指标。事隔三十年,纪念“六四”已不止于纪念事件本身,更包含港人三十年来的坚持,“愈纪念,愈有价值”。   另一边厢,1989年在北京采访“六四事件”的一群香港记者,眼见当年事态日渐被歪曲,部分年轻人无从了解事件经过,于是把当日所见所闻和日后所思所感再造纪录,为历史作见证。当中,制作组针对年轻人较多从视像媒体吸收信息的特性,邀请30位当年在京采访“六四”的记者拍摄数分钟短片,由5月起,以“我是记者-我的六四故事”分批上载youtube,向网民讲述当年所见所闻,包括子弹从身边擦过的经历。   另外,制作组亦请来60位记者撰文,以亲身经历讲述当年“六四”和“后六四”时期发生的事件,让读者见证“六四”的沿革,相关书籍《我是记者-六四印记》,将于六四当晚公开发售。   其次,当年《文汇报》驻京办事处主任刘锐绍亦会撰写新书《炸醒我的“六四”》,讲述他由引发六四事件的前总书记胡耀邦临终前再6月4日血腥镇压期间了解的内部和公开消息,以及事件对中国发展的影响。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