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博弈“北溪-2” 俄美欧各有盘算

俄德共建的“北溪-2”输油管线,背后俄美欧都各有盘算。从长期来看,“北溪-2”项目按计划建成、输气没有大的问题。当然,美国不会轻易善罢甘休,俄美欧的战略博弈还会上演新的剧目。

《超讯》2019年5月号

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针对美国西方的经济制裁、外交孤立和军事围堵,俄罗斯既表现出政治、军事上的强硬,又不时利用美欧矛盾和俄欧扯不断的利益关系,争取战略主动和经济收益。当前俄德共建的“北溪-2”输油管线,就是普京走出的一枚战略棋子,利用欧洲对俄的能源需求,携手德国,稳住欧洲,分化欧美,以图获得多重收益。

“北溪-2”是继“北溪-1”之后的又一条由俄罗斯直接向德国输送天然气的管线,“北溪-1”于2011年建成,目前每天输气量达1.647亿立方米,已超过设计能力的10%,为缓解压力,俄罗斯携手德国,在波罗的海铺设第二条天然气管线,起点为俄罗斯北部港口城市维堡,终点为德国东北部城市卢布明,全长1200公里,目前已铺设完成三分之一,预计年内建成,2020年上半年输气。据估算,俄对德国的天然气出口每年至少翻一番。

能源从来不是一个简单的商品,其背后有着巨大的经济利益和地缘战略利益。大国围绕能源的争夺由来已久。俄德共建“北溪-2”,在当下美国西方针对俄罗斯大有重回冷战的趋势下,美国强烈反对,欧盟通过一段时间的摇摆,由分歧转为接受。“北溪-2”成为俄美欧战略博弈的一个新焦点。

俄美欧的各自盘算

俄罗斯把能源输出作为首要经济支柱,其财政收入的一半来自油气出口。普京积极推动“北溪-2”,首先看重的是经济效益。2018年,普京连任总统后确立了一系列社会经济发展目标,经济保持了总体平稳,但财力不足仍是最大困难,延续赤字财政,多数重大基础设施建设一推再推,面对日趋严峻的外部安全挑战,国防支出仅相当于美国的十四分之一。摆脱经济增长缓慢状况是紧迫的任务。“北溪-2”的投产,俄可以每年增加几十亿美元的收入,且是长期稳定的财源。其次,目前俄罗斯向欧洲供应天然气的主要管道过境乌克兰,紧张的俄乌关系导致天然气纷争不断,俄成为被美国西方拿捏的角色。“北溪-2”将改观这一状况。第三,“北溪-2”建设使欧洲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进一步加深,既拉近了俄欧距离,又多了一个对欧盟施加影响的杠杆,有利于分化美欧,从而减轻来自西方的战略压力。事实上这一效果已经显现。

美国坚决反对“北溪-2”建设,因为输气后德国60%-70%的能源来自俄罗斯,特朗普公开指责德国“在能源上成为俄罗斯的俘虏,这对北约非常不利,这件事情根本就不应该发生”。去年12月,美国众议院通过了一项反对“北溪-2”管线的非约束性动议,认为该项目将导致欧洲安全和美国利益的倒退,呼吁特朗普政府采取一切措施,减少欧洲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美国政府和国会的立场并不奇怪,冷战时期美国就强力阻止苏联对欧洲的能源供应,现在当然不能坐视被制裁下的俄罗斯从欧洲获得能源收益,因为这和美国用制裁压垮俄经济、迟滞其发展的目标不符。当然美国更不能坐视美俄在欧洲地缘政治博弈中,欧洲对俄罗斯的立场松动。俄欧关系走得越近,美欧关系就越远,普京从中渔利。特朗普说这是“倒退”。

当然,美国的盘算还不仅于此,另一个焦虑是经济利益的损失。近年来美国搞“页岩气革命”,在特朗普推进下,从能源进口国变成了天然气净出口国。花旗银行称这是“美国迈向能源独立的里程碑”。欧洲是美国重要的天然气出口市场,如果欧洲大量购买俄罗斯的天然气,美国的市场份额就会被挤占,美国不能眼看到手的钱放到了俄罗斯的口袋里。特朗普拿出惯用手法,将经济议题同防务、安全等议题挂钩,打压俄欧能源合作,为美国液化气出口铺路。

欧洲对“北溪-2”态度,项目开始时比较分化。站在头排反对的是乌克兰和波兰等对美国言听计从的“新欧洲”国家,而“老欧洲”则不同,德国坚持要建,法国和相关国家表示理解。德国所以坚持,原因是这个欧洲第一大经济体,近年来也在进行一场“能源革命”,即逐步减少煤炭、核能发电,大力发展清洁能源,除水利、光能、风能外,天然气成为首选。作为全球最大天然气进口国,购买俄罗斯天然气成本最为合算,俄外长拉夫罗夫称,“北溪-2”长度只是乌克兰输欧管线的二分之一,天然气成本仅相当于乌克兰管线的三分之二。如果购买美国的液化天然气,价格将是俄罗斯的三倍。“北溪-2”通气后,德国不仅可以满足自身需要,还将成为俄天然气输往其他欧洲国家的重要枢纽。

德国建设“北溪-2”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特朗普执政以来,坚持“美国优先”,不断在贸易议题、军费开支、伊核协议、中导条约等一系列重大问题上伤害欧洲及德、法等国利益,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曾说,有美国这的朋友还需要敌人吗?德国等“老欧洲”国家,对美国的不信任度已达到冷战以来的新高点。对美不满成为德国坚持推动“北溪-2”建设的重要因素。

美国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俄罗斯和德国不听命美国,但也没有采取强硬的对抗立场,而是既斗争又妥协,以保证“北溪-2”能顺利建成。普京和默克尔都表示,新管道建成后,不会停止通过乌克兰管道向欧洲输气,这一重大让步,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乌克兰、波兰等国的不满。普京为打消欧洲顾虑,该项目建设接受了欧盟比较苛刻的条件。在“北溪-2”成本分摊上,俄将承担95亿美元的50%。俄罗斯还与德国等欧洲相关国家成立了“俄欧联合公司”,由多方合股管理经营,绝不出现建设、输气、运营由俄罗斯一家垄断的情况,使“北溪-2”建设、运营完全符合欧盟法律。在欧洲内部,德、法两个领头大国达成了一致,联合向欧盟提交了修改提案,将海上输气管道纳入欧盟能源市场相关法规的管辖范围,“北溪-2”将接受欧盟的严格监管,得到了欧盟27个成员国的赞同。为安抚美国,欧盟表示还将继续向其购买液化天然气。目前看,“北溪-2”项目按计划建成、输气没有大的问题。当然,美国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对“北溪-2”的打压也将长期化,俄美欧的战略博弈还会上演新的剧目。                  

文/成然,《超讯》2019年5月号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