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泰国新政府对华态度将趋于理性

根据《超讯》观察,泰国大选后,新政府将会改变巴育政府过于亲中的态度,对中国态度更加理性,从两点迹象中可以看到这一转变。

《超讯》2019年5月号

3月24日,泰国大选正式启动,28日,泰国选举委员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对100%选票的非官方统计结果。其中人民国家力量党获得840万票,为泰党790万票,新未来党620万票。尽管在非官方结果公布后传出贿选、虚假选票等问题,但泰国终归完成了既定的大选议程。

然而,这只是泰国新一轮政治风波的开始,接下来将有更多的不确定性。而在大选后,这些不确定性中最值得关注的莫过于新任总理上台后,将会对中国采取何种态度以及是否会推出新的政策,而这也将直接对中泰两国关系的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专家对中泰关系乐观

俄罗斯专家叶莲娜·福米切娃认为,泰国新政权将保留周旋于中美之间的政策。在她看来,周旋于两个强大伙伴之间,是泰国外交的通常做法:“不管政治力量如何变化,不管什么样的政府执政,与中国的关系都不会有根本性的变化。泰国华人大社区,华侨在经济中的重要作用,以及与中国在经济和军事领域的密切来往——所有这些因素都将使双边关系保持连续性。泰国军方开始与中国合作,正是为了平衡与美国的关系。美国在军事领域的影响力更强,但中国积极参与竞争。”

早前,中国传媒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杨勉也指出:“泰国历任政府总理、上下两院主席、军队首脑、政党领袖都曾对中国进行过友好访问,无论是民选政府、军人政权、王室还是泰国民众与中国的关系都是非常友好的。经济方面,中泰旅游的持续热度也一直在促进中泰双边贸易关系大发展。过去虽然有过中泰高铁专案叫停的情况,但是这主要是由于国内的政治斗争,这些和泰国政坛对中国不满没有关系。也就是说,泰国国内的政治斗争虽然激烈,但是政治斗争一般都不是针对中国的。所以,泰国的政治更迭也不会对现有中泰关系产生太大的影响。而且泰国与中国的关系是在东南亚国家中相对稳固的,所以对此不必过度担忧。”

然而,笔者并不完全这么认为。应该说,不管大选后由哪位新任总理上台,中泰两国根本关系即使不会改变,但泰国新政府将会改变巴育政府过于亲中的态度,对中国态度更加理性,并在中美关系中努力寻求平衡。何以见得?或许这可以从以下几点迹象看出。

泰国对华态度转变两点迹象

第一,在这场大选中,值得注意的是泰国民间开始出现“反中”苗头。大选前,巴育惨被曾经掌管经济部门的泰国前副总理比迪亚通亲王“扒皮”,这位亲王细数了巴育执政四年以来的“八宗罪”,其中重要的一条是“外交失衡”,指责巴育施行的政策过于亲中。在大选后,数个党派的党魁及诸多泰国人仍在不断要求巴育辞去总理一职。

而在这场大选中,笔者也关注到一个有趣的现象,新未来党之所以能成为一匹黑马,原因在于其获得了泰国参与投票的年轻人的大多数选票。新未来党总共获得690张选票,与支持巴育的人民国家力量党和老党派为泰党相差不多,甚至直接把民主党派甩到千里远,逼得民主党党魁阿披实在大选后不得不“辞职谢罪”。

他的这一“胜利”,将标志著泰国政坛格局从此被改写。新未来党党魁庄海文(Thanathorn Juangroongruangkit)外型帅气,热衷社交媒体,被不少年轻女性选民视为“男神”,而最关键的是,他的参选是在打著“反中牌”而获得支持。他在接受采访时批评军政府投向中国,认为越来越多的中国投资使军方领导人以为泰国可以在不回归民主情况下走向富强,批评军政府以为为了经济繁荣可以像中国那样行事,不必尊重民主和人权,不必维护言论自由。

庄文海说:“泰国应该跟马拉西亚的新总统马哈蒂尔学,不能跟中国太近。”这让人想起早前一篇北大教授张锡镇的文章《中泰关系近况与泰国社会厌华情绪》在泰国华人的朋友圈里走红。这篇文章指出了现在泰国从上至下对中国并非秉承“中泰一家亲”的态度,而是出现了“厌华情绪”。这样的情绪将对泰国政府在未来对华政策上产生重要影响,一方面是选票在选民手上,各大党派必须投选民所好,才能获得人民支持;另一方面,新未来党获得高票支持,未来在联合政府中的影响力也将不容小觑。

第二,随著中国“一带一路”版图不断扩张,国际舆论开始出现“中国在全球推行新殖民主义”的报导,也让泰国不得不对此产生忌惮。这种说法也有被列出诸多事例来支撑。比如,有报导称,肯雅70%的债务的债权人是中国。中国为肯雅提供了15年期30亿美元的贷款,帮助他们建设首都内罗毕到第二大城市蒙巴萨的铁路,这条铁路在建设过程中也引发环境生态破坏问题,并被指出肯雅指蒙内铁路的高端技术工作全被中国人把持,而园艺、厨师等琐碎工作也雇用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最近肯雅交通部公开了一个数据,铁路投入使用后的第一年就亏损了一亿美元。

类似的案例还有几内亚以铝土矿资源换取中国20年期200亿美元的援助贷款;吉布提82%的外债都是对中国的外债,债务从占GDP的50%上升到了85%。另据研究机构FTCR在疏理世界银行的数据后发现,老挝、马来西亚、越南、印尼、泰国、柬埔寨这六个东南亚国家的外债水准,已经明显高于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准,这些国家大多因为“一带一路”的基础建设专案而背上了高达数十亿美元的债务。这些案例都受到全球各国的关注和警惕,《纽约时报》直指中国正利用贷款和援助增加国际影响力,而还有更不客气的说法是指责中国在实行“新帝国主义”。

而中国对泰国经济的投资份额超过15%,继日本之后排在第二位,泰国也被列为中国在东南亚推动“一带一路”的重要环节,中泰高铁、泰国东部经济走廊是两国政府和人民十分关注的专案。泰国政府也在担心,未来是否会步上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后尘,成为下一个因负债而不得不出卖某种主权的国家。

当然,背后的原因还有许多,包括中国政府对他信政权的态度也让泰国官方感到不适,以及中国越来越多企业到泰国投资,把不良的商业文化带到泰国,造成商业负面影响;中国游客扎堆泰国旅游,不雅的行为举止和大声喧哗等问题都常见诸中泰媒体,让泰国人民对中国人产生负面印象。

以上种种原因,都将影响泰国政府对中国的态度。笔者认为,这些担忧也是对中国的一次考验。毕竟树大招风,作为一直宣导和平崛起的老大哥,中国要学会“罩著”这些“小伙伴们”,懂得“倾听”他们的感受,兼顾双方利益。只有真正实现双赢才是真的赢家,既赢得尊重,又实现和平发展。

 

文/陈清康,《超讯》2019年5月号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