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播撒人间佛教成《行者》

 

佛光山慧是法师以多年远足世界,传播人间佛教的历程撰书,是要给读者“诗和远方”,一种有理想、有情素的信仰追求。

《超讯》2019年5月号

佛光山慧是法师出了一本书,书名叫《行者》。行者,以佛教语言称,泛指一般佛道的修行者,又称行人、修行人。慧是法师是修行人,不过他不仅在佛道,还行走在人间,他以星云大师相赠的“人间行者”一笔字作自我期许,“在道业上,永远是行者”。

 

二十年前,慧是法师手拿一封推荐信,只身从马来西亚东禅寺来到台湾佛光山拜师。《行者》记录了他十数年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行走在佛道与人间,纵横南半球到北半球,一步一脚印人间云游,真实记绿了一位出家人秉承星云大师人间佛教理念,行走人间由世界最南端纽西兰南北岛开始。慧是法师是学设计的,他参与了创意设计到作品完成,同时也见证了星云大师如何筹划海外寺院道场,从无到有的过程。

慧是法师转辗大陆驻钖四年,从北京游走四川,走访千年菩提路,回溯几千年前曾有的鼎盛昌隆。他东渡日本,又细水长流,叙述千百年之前,唐代高僧鉴真大师为大宏愿弘法忘我,让佛教在异地本土化的真实。

西行来到佛陀的故乡印度,朝圣曾经佛陀行化的圣地,直探佛法真义,以诗歌体裁,用最原始的口述方式,呈现所见所闻,以佛法印心的美妙。

阅读《行者》,跃然纸上的文字将法师一路走来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直白的倾述,配上一幅幅图像,从字里行间依稀找寻行者路上的画面感和温度感,给读者以立体感。法师期待,再次见到佛教复兴,展现千年深厚文化底蕴。

可以说,《行者》既有宗教的意味,又符合这本书突显走出来的文化。法师十数年到处行走,捕捉可以让读者最赏心悦目的画面和用内心对人间的感受写出来的故事。这是一本走出来的故事汇聚的著作,处处体现的是一个出家人行走人间的文化,是深受星云大师人间佛教理念感染,让佛教走入人间,发现人间的纪实。

十多年来,一路行走,一路写作。作者给《人间佛教福报》、大马《普门》《人间通讯社》等撰写文章,不间断地累积了十多年。慧是法师记住星云大师所言,做任何事情,无论是说法、写文章,都要让人家明白,让人家能懂。古时的佛教太深奥,都是古文,都是咒语,高深的门槛,让人在佛法面前却步。身为现代行者,应该以现代的词汇呈现,这成为《行者》成书的动力。

叫“行者”,是因为星云大师的勉励,勇往直前不停步。十年前,慧是法师刚从大陆回山,星云大师正在写字,众弟子给他请安,大师对慧是法师说,“我刚写好字,你看哪幅喜欢就拿去。”地上有五六十幅字,慧是法师冥冥中只看到“人间行者”这一幅,随后就拿走了。

那时的手机还不能照相,法师用单眼相机把字照下来。佛光山讲分享,被其他法师看到了,纷纷来要,慧是法师还真舍不得。一天,有一位法师说,纽西兰南岛就是以“人间行者”的思维盖起来的,2007年还获选为纽西兰国家级设计大奖之前十名。慧是法师豪不犹豫就用国际快递送到纽西兰去了。

纽西兰北岛、南岛佛光山的章节放在书的前面。作为因缘在其中,纽西兰的寺院就是慧是法师设计的手笔,他参与了整体建造。慧是法师回顾说,“我们把制造菩萨的过程放进去,很用心呈献走过的每个历程。并精心挑选配图,包括得奖的照片,我把很多当初的设计稿都放在书中了。”

杭州虎跑寺拜访弘一大师,讲到“天心月圆”,为了一张配照可以形象呈现,作者花了整整一天翻箱倒柜找照片。记忆中有一张,黑夜衬托下的树叉像一个龙头追著月亮的照片,慧是法师从他数千张照片中找到了它。

这是慧是法师正在负责的一座小庙,台风要来,他把院子里的树枝修整得干干净净,免得被狂风吹的一地。月亮上来了,没有树叶的树叉,形象的似龙头追著月亮,又如龙嘴含著大珍珠。他把这场面拍下来了,正好可以用上。

“行者”行走大陆的寺院比较多,那是因为佛教的底蕰在大陆。从北京走到西南,中国超过一千五百年的寺院他都到过。有一段工作空馀时间,他跟师傅提出,想出去走走。星云大师问,你想去哪里?慧是法师说,想去日本。这位“行者”脚头很勤快,去日本24天,走了20间寺院,几乎每天一间。

1500年前,扬州出了一个鉴真大师东渡日本;1500年后,佛光山有一位星云大师。佛教要在当地落地生根其实非常不容易。慧是法师一直捉摸,这些前辈到㡳如何把佛教本土化,真的想去领教大师们对于佛法信仰的力量。

慧是法师背起背包,以像模像样的背包客去领略寺院风光。日本的永平寺,在禅宗里面相当有名气的寺院,从宋朝一直到现在,700多年历史。日本的僧人到大陆学习的佛教文化,原汁原味保留著原来的文化方式,让慧是法师感动。

行者,是一种自我勉励。慧是法师对《超讯》表示,一个出家人,慢慢你会发现,生命是孤独的,慢慢前行的生命,无论你有家人、亲友,当你生命一直在成长时,你会发现,生命要靠自己安排。自己品尝生老病死,自己体验冷暖,自己要辨别人情世故。“只有生命在向前走时,借著这本书的平台,可以重新去理解佛法的内容”。

《行者》是一本以法为乐的书,以佛法为主轴铺陈的故事。在最后的印度章节,更以诗歌形式呈现。很有灵性的印度,标点符号显得无力。充满著灵性充满著佛教意念的文字,用标点符号去作规定,会很辛苦的。所以,作者采用诗歌的方式来呈现印度的故事,让读者感受到不一样的精彩。

如果不说《行者》的作者是一位法师,读者还以为出自一个作家、一个文学家之手。深澳和浅薄都在这里,看读者是否有穿透力。大家都读得懂,那只是浅薄,懂法,追求法的喜乐者,可以从中找到更深澳的佛学理念。

慧是法师从小就非常喜欢中华文化,这也就是他来到台湾二十年,就没有想过要去其它的国家的原因。“只有台湾可以给我这样的文化环境。我出生在大马,是海外华人的第三代。很荣幸在总本山吸收有关佛法的文化和知识。”

合上《行者》,你会想到一句时尚话,“诗和远方”成为生活的一种境界。诗是有爱意的,有情素的,远方是有梦的,生活就会充实,生活就是不断要表达这样的情怀。“这个世界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这句话因触动了很多中国70后、80后的心灵成为网络心灵鸡汤。这本书,是要给读者“诗和远方”,一种有理想、有情素的追求。

 

文/纪硕鸣,《超讯》2019年5月号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