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美俄重返恐怖平衡下的“冷和平”

美俄各自宣布退出《中导条约》,俄罗斯将重点发展“杀手锏”武器。美国追求对俄绝对军事优势的目标是十分清晰的。《超讯》观察,美俄存在擦枪走火的可能,重返恐怖平衡下的“冷和平”。

《超讯》2019年4月号

继美国2月1日启动退出《中导条约》后,3月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了暂停履行《中导条约》的命令。美俄正式废约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在今年普京发表的国情咨文中,没有了以往希望美俄保持良好关系的表述,而是警告美国,如果退出《中导条约》后在欧洲部署导弹,“打到莫斯科的时间只有10-12分钟,对俄构成直接威胁,迫使俄采取非对称的反制措施”。普京还强调,俄罗斯的武器不仅指向发出直接威胁的地区,还可指向那些威胁我们的决策中心。

美俄退约将使全球战略稳定加速失衡,双方军事领域的战略竞争会紧锣密鼓地上演。从综合国力和国防投入看,美俄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今年美国国防预算为7,170亿美元,而俄罗斯仅为488.6万亿美元。14倍的军费差距,迫使俄罗斯不得不选择一条不对称武器装备发展道路,即在维持常规力量的前提下,重点发展“杀手锏”武器,从而获得摧毁美国战略目标的能力。通过建立双方心理及物理上的恐怖平衡,保障俄国家安全。

俄“杀手锏”武器很恐怖

普京显然接受了前苏联与美国军备竞赛掏空经济的教训,不和美国比体重而是比拳头。在财政捉襟见肘的情况下,“杀手锏”武器发展卓有成效。首先是把维持强大的核力量作为看家本领,俄《2018-2025年国家武器装备计划》的首要发展方向就是充实和发展战略核力量,既保持数量更提高质量。同时,重点发展一系列高新技术武器。去年普京在国情咨文中,向国际社会展示了六种新武器系统,如“先锋”、“匕首”高超音速空射导弹,“锆石”海基高超音速巡航导弹,“海燕”核动力巡航导弹,“波塞冬”无人潜航器,“佩列斯韦特”镭射武器系统等。当时普京用模拟动画展示这些武器后,西方有评论认为不乏夸张的成分。但事实上,这些武器研制和装备部队的速度很快,“先锋”已投入生产,“匕首”、“佩列斯韦特”已加入战备值班,“海燕”试验获得成功,“波塞冬”将于今年春天下水。  

这些武器的高性能主要表现在速度、智能和强大的杀伤力。例如“锆石”具有10倍音速,能轻松突破航母战斗群防空网,一枚即可摧毁一艘航母。核动力巡航导弹、水下潜航器,可长时间在100公里以上空间和深海巡航,隐身性能好,自主选择航线,使美国现有的反导系统形同虚设。这些高新武器可加装核弹头,爆炸当量能根据需要在几百吨和几十万吨间调整,战争爆发后,俄有能力对美国本土和海外军事及其它重要目标进行报复性毁灭打击。

美追求对俄绝对军事优势

美国是唯一全球军事部署的国家,对俄有整体军事优势,但五角大楼认为一些尖端武器已被俄超越。美国政府的政策选择是加大军事投入,尽快补齐短板,全面提升核武器质量,加快发展高新技术装备、太空和网络战能力,加强常规军事力量,以获得对俄绝对军事优势。退出《中导条约》就是给自己松绑。特朗普的核政策比上届政府更具进攻性,加大对核武库的投入,著力发展新型小当量核武器,降低核门槛。普京曾建议2021年到期的《第三阶段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续约五年,被白宫明确拒绝。在研发高超音速武器方面,上世纪60年代美国就研制出时速可达7.3马赫的超燃冲压发动机,21世纪初又推出一小时精确打击全球目标的武器研发计划。目前美空军、陆军在研的高超音速打击武器有HSSW、HAWC、TBG等多种型号,计划2022年前装备部队。美国经过数十年的建设,已拥了有较完善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目前正积极拓展部署。近年重点提高拦截洲际导弹的能力,2017年7月成功进行了拦截洲际导弹实验。

在太空和网络领域,美国始终处于领先地位。近期特朗普组建新的太空部队,2017年美军网络司令部升格为美军第十个联合作战司令部,网络作战力量已扩充至6200人,其太空技术和网络战能力已大大超过俄罗斯并继续领跑。美国追求对俄绝对军事优势的目标是十分清晰的。

美恐怖平衡下的“冷和平”

美国的强横和俄罗斯的反制,使既有国际军控体系加速崩塌,国际安全体系和全球战略格局进入新的重塑期。在此背景下,美俄关系很难在短期内转圜,即使白宫易主,政治博弈和军备竞赛仍是主基调。维护世界和平需要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但遏制战争的最有效手段,还是战争相关方的力量平衡。当前,美俄迫切建立强大的威慑体系,一方面追求“首次突击就能摧毁对方主要工业中心、战略武器基地,使对方基本丧失反击能力”;另一方面又要具备有效防护和包括核报复在内的二次打击能力。普京在今年的国际咨文中告诫美国,采取任何战争步骤前应评估一下风险,“计算一下俄罗斯武器系统的射程和速度,然后再做出威胁俄罗斯的决定。”当下的美国和俄罗斯越来越像冷战时期的美国和苏联,由于美苏核武库中有成千上万核弹头和运载工具,达成了确保相互摧毁的恐怖平衡,使双方谁都不敢挑起战争,北约、华约维持了近40年的“冷和平”。美国和俄罗斯正在重新走上老路,政治上对立,经济上“脱钩”,一个凭借全面军事优势,一个凭借“杀手锏”武器,正在一步步建立起新的恐怖平衡,新时代“冷和平”的大幕已经开启。当然,这种“冷和平”不是没有冲突,美俄存在擦枪走火的可能,但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很低,较多出现的将是地缘政治断层地带的“代理人战争”,乌东战乱和叙利亚战争就属这种性质。

还应注意的是,进入21世纪,战争界限模糊、作战方式融合的“混合战争”,日益成为大国间争夺的重要形式。即通过“代理人战争”、网络战、情报战、舆论战、心理战、贸易战、制裁战等多种手段的综合运用,达到战略竞争和军事对抗的目的。可以判断,在较长时期内,“代理人战争”和“混合战争”,将是“冷和平”时期的“新常态”。当然,从另一角度看,追求恐怖平衡背离时代潮流,俄美在内外压力下,或像当年美苏一样,重新回到谈判桌讨论军控问题。

文/成然,《超讯》2019年4月号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